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一“戏”之间 _ 饱尝了世事沧桑与人间的艰难风霜

整部《红楼梦》在以戏点题的创作意识下,小说中每回出现戏曲场景时,总牵动着读者穿越时空,预知未来的阅读欲望与神经。

自从第十八回元春省亲,钦点了豪宴、乞巧、仙缘、离魂,继而又让龄官自主演出相约、相骂以来,众家铨释总环绕在脂批所云四出戏按照演出顺序,分别伏下:贾家之败、元妃之死、甄宝玉送玉,以及黛玉之死的伏笔。在此大关节之下,相约、相骂两折又隐藏了大观园内诸多风月情事。


继而在第二十九回贾母率领众人到清虚馆打醮,在神前拈戏,神明谕示了三出戏,首先是演刘邦斩白蛇起义的《白蛇记》,接着演郭子仪七子八婿、一门荣耀的《满床笏》,最后上演了淳于棼享尽荣华,醒来却是一场梦的《南柯记》。此三出戏连续演出,再度预告了贾府终将繁华落尽的悲剧结局。
从十八回到第二十九回,看戏的人沉浸在欢乐的当下,贾母福深还祷福、凤姐犹自作威福、宝黛小儿女正值痴心爱恋,偌大一座府邸,人人活在当下的荣景中,谁也没有想到未来。却是读者透视了前方的人生道路,早已叹息连连。

作者使用了一种层次井然的艺术处理,将《红楼梦》由故事里到故事外,亦即小说人物、戏台上的搬演,和所有心生怵惕的读者,一连做了三种层面的文学设计。戏台上演出《长生殿.乞巧》的同时,唐明皇正对贵妃唱道:
双星在上,我李隆基与杨玉环,情重恩深,愿世世生生,共为夫妇,永不相离。有渝此盟,双星鉴之。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誓绵绵无绝期。

戏文影射台下观赏戏曲的贾贵妃,连同她未来的悲剧命运也在《长生殿》的故事主轴中,被充分地暗示出来。然而元春此时看得入迷,她尤其欣赏龄官的演出,浑然未觉戏中对自身命运的暗喻与讽刺。也正因为小说人物无动于衷,这才使得读者不无触目惊惧,心生喟叹。
贾府家班继而演出《牡丹亭.离魂》,戏中杜丽娘为了梦里的秀才柳梦梅,愿意与他同生同死,甘愿做一个病婵娟、粉骷髅,此时戏台下的林黛玉倒是随着众人接驾、饮宴、吟诗、观戏,纯真无邪得尚未能够意识到戏里的女主人公早已影射和预告了自己无限憾恨凄凉的人生终局。然而读者呢?自脂砚斋评点了:伏黛玉之死以降,每当人们读到戏中的杜丽娘诉不尽海天悠悠、整一片魂断心痛的时刻,又看到戏外的林黛玉仍是一派浑然天真,尚未理解人间情爱将带来的苦痛挣扎。于是戏里戏外出现了时间的空隙与落差,读者的阅读和领悟,填补了其间的意义。于是这部小说在尚未完成的状态下,已教读者饱尝了世事沧桑与人间的艰难风霜。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一“戏”之间 _ 饱尝了世事沧桑与人间的艰难风霜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