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红楼里冷子兴和兴儿茶余饭后闲谈了多少百姓的家常-红楼梦里人

在曹雪芹的经营、铺陈与匠心独运的刻画中,人物书写的内涵随各时期的稿本而逐渐蔓延扩大,终于使得《红楼梦》成为诸多女性命运的总集合与古典生活艺术的浮世绘。曹雪芹的写作策略之一,是透过两位兴字号的外围人物,来为荣宁二府重要女性做角色的定位与定性。

首先是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管家周瑞的女婿冷子兴对老友贾雨村评论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至于贾府四姝命名的来历,冷子兴也一清二楚:只因现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余者方从了『春』字。就连林黛玉的母亲,冷子兴也指陈历历:目今你贵东家林公之夫人,即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时名唤贾敏。不信时,你回去细访可知。

贾雨村听说,立刻拍案笑道:怪道这女学生读至凡书中有『敏』字,皆念作『密』字,每每如是;写字遇着『敏』字,又减一二笔,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听你说的,是为此无疑矣。怪道我这女学生言语举止另是一样,不与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今知为荣府之孙,又不足罕矣。我们从冷子兴的说明和贾雨村的附和声中,于此开篇第二回,便得以想见林黛玉是如何地与众不同了!

 

及至小说第六十五回,作者在透过贾琏的小厮兴儿绘声绘影地介绍荣国府的女眷们,此处又再度提及元、迎、探、惜与黛玉。他先从李纨说起:我们家这位寡妇奶奶,他的浑名叫作『大菩萨』,第一个善德人,从不管事,只教姑娘们看书写字,针线道理,这是他的事情。前儿因为他病了,这大奶奶暂管了几天事,总是按着老例儿行,不像他那么多事逞才的。我们大姑娘不用说,是好的了。二姑娘浑名儿叫『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儿』,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刺扎手。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四姑娘小,正经是珍大爷的亲妹子,太太抱过来的,养了这么大,也是一位不管事的。奶奶不知道,我们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下少有。一个是我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黛玉,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这样的天,还穿夹的,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我们这起没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还有一位姨太太的女儿,姓薛,叫什么宝钗,竟是雪堆出来的。每常出门或上车,或一时院子里瞥见一眼,我们鬼使神差,见了他两个,不敢出气儿。尤二姐笑道:你们大家规矩,虽然你们小孩子进得去,然遇见小姐们,原该远远藏开。兴儿摇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经大礼,自然远远的藏开,自不必说。就藏开了,自己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说的满屋里都笑起来了!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先后透过冷子兴与兴儿来描述众女儿的出身背景与人物情态,在冷子兴的演绎中,我们得知女儿们的家世,从中也具体理解了主要角色林黛玉出众的人品与气质。此后,在小厮兴儿的印象式批评中,更见众女性的品貌、声容,以及给予外人的观感。前后两位兴字号的人物,皆井然有序地以配角衬托主角的方式,烘托薛、林之美。同时因两人的身分、年龄与观察的角度不同,因而在不重复叙事的前提下,带给读者层层翻新的阅读视野。

有趣的是,此二人的名字皆为兴,曹雪芹为小说人物命名,经常出于特殊的设计,在此又得到了确实的印证。根据宋代学者朱熹《诗集传》解释: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特别是在文学的源头《诗经》时代,兴始于情触于物而发为歌咏,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阅历不同,所以会在偶然的机缘下,面对某些事物而触动了从前的经历与回忆,有时还能引发很深的感慨!

其中冷子兴在小说里出现的篇幅虽然很少,然而他却是个阅历丰富,而且充满回忆的人物重要,因此他能够在荣府的历代家世上,兴发议论。他是一位古董商人,又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女婿,因此见多识广,又与荣国府沾带着亲戚的关系。凭着外围人士客观而清醒的认识,以及对于有年份的物事具有独到的鉴赏能力。他藉由贾雨村的同宗这个话题兴起了谈论荣国府的念头,于是宁荣两府这座钟鸣鼎食的府邸,在他的演说之下,更具有故事性与说服力。同时因为他姓冷,这个字也颇有冷眼旁观、冷静理智,且眼光独具的意味。而且在他陈述荣府时,这座昌旺的家族已经萧疏得不似当年光景,且淡淡地流露着繁华落尽前冷清的预兆。

当贾雨村不解地问道:我去岁从他金陵老宅子门前走过,路北,东是宁国府,西是荣国府,两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大门前虽然无人,里面殿台楼阁,也还都峥嵘轩昂,花园子里树木山石也还苍翠,哪里像个衰败之家?冷子兴慧眼独识地冷笑道:亏你是进士出身,缘何不通?古人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虽说不似先年那样兴盛,较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气象不同。如今生齿日繁,事物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居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又不能将就节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谁知这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尽一代不如一代了!他的判断和分析可谓一针见血,如此透彻,实非府中人所能自省得到。

至于兴儿的演说,则又是另一番风光!小说第六十五回,他将荣国府的人物情态很形象化地告诉了尤氏母女,那一席话说得十分有趣!他的口吻很诙谐,说林黛玉是多病西施,又说薛宝钗是雪堆出来的,其比喻十分具体,很符合小孩子家说话与形容的方式。而且品评得什为妥当贴切,使书中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活灵活现地凸现出来。通过兴儿的人物议论,作者也写活了兴儿知人论世的视角与伶牙俐齿的典型形象。兴儿对于凤姐、平儿、黛、钗、纨、迎、探等人的评议,虽然都是从某些侧面夸饰地突显了她们的特色,然而这幅群像画展中,最突出的还属他的自画像!因为我们若接连着阅读至小说第六十七回,则看到他不小心说漏了嘴,不仅提到了新奶奶,还把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之事和盘托出,接下来引发的严重后果是死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尤二姐,至此读者便可深深体会到兴儿这号人物,在整体悲剧中所产生的关键性意义,他往往透过一话题兴发出下一个话题,直到态势一发不可收拾,而他自身却始终是个事不干己又好兴发议论的局外人。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红楼里冷子兴和兴儿茶余饭后闲谈了多少百姓的家常-红楼梦里人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