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好看的短篇小说】这是不是你的心愿呢?

知识,使我们对世界认识更深,看得更远。知识,让我知道毕氏定理是什么,知道要怎么把一枝箭从十五楼送到对面大厦的三十七楼。知识让我知道六十八米,永远都是六十八米,不会多也不会少。人们都说,知识让你一帆风顺,让你平步青云,让你飞黄腾达,是世界的真理和方向。然而,在这些斑斓的泡沫之下,是否还有一些更简单、更基本、更重要的东西,是一直被我们遗忘的呢?

人群中,他们笑了,你就一起合群地笑了。初中同辈里,他们排斥某某,你就跟着齐心的排斥某某了。这世界,人人说该走那条路,你就顺应时势地走上去了。笑容是你引以为傲的保护色,追随世俗是你自信过人的本领。当我还停留在童年的花园,憧憬着未来的灿烂之时,你早就穿过了青春迷宫,在那片广阔深邃的成人海洋中打滚了。对于我来说,你的存在就是一种神秘,一种高深,一个看不透的隐形高手。

有时候,你在他人面前强颜欢笑,哗众取宠,故意让人注意你可笑的一面,把真我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内。课堂闷极生厌之时,你就说肚痛要去厕所。派了试卷,他人问你分数时,你总是说才四十九分,故作谦虚。甚至是在运动会上因迟到被点名,你依然是从容自在,不急不慢的走出去。社会告诉我们,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敌人面前,你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暴露丑态,借此转移视线。像我这种未曾入世的小伙子,当时觉得你是个有趣的人,仅此而已。不过,心中忽然飘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是你是我理想中一定会出现的人。并不是花心女孩想像自己未来梦寐以求的男神,然后梦想成真那样。是我心底里想像未来会出现的一个神秘而冷酷的同学,而你却出奇地吻合我的想像,而且在全班同学中,你给我的这种感觉最强烈。明明互不相熟,偏又感到格外亲切。

直到有一天,老师说要调位,你就坐到我的后面了。数学科是你最不擅长的科目,却是我最擅长的科目。数学课时,你总是在后面嘟哝不停,苦恼不堪。每次有不明白的地方,你就发牢骚,一直说这个不明那个不懂。其他同学不屑理他,老师也不耐烦,唯独我一个人好心教你。我本性就是爱帮助人,而且喜欢一帮就帮到底。日子久了,你就越问越多,我也继续不厌其烦地耐心教你。慢慢地,你就主动叫我放学留下来教你,我也从起初的有点不情愿,到一种没有违和感的状态,就像人家叫你递茶,你就自然去帮他的那种感觉。是不是我的数学天份,就是要为了要帮助你而存在的呢?我独自教你的时候,你的冷酷形象逐渐融化,显露出褪掉保护色的那个你。虽然神秘感依然存在,但是那种真诚的感觉绝对是让我耳目一新。这个不加掩饰、和我一样坦率的你,才是真实的你。当你在谈话间仍不忘趁机嘲笑我一番时,我竟奇妙地感到窝心。更奇异的是,当我回家时,我发觉你一直跟着我,我发现你竟然就住在我对面的大厦!而我,却不曾发现过有这么一位奇怪的邻居。对你的感觉,不知不觉多了几分缘份和庆幸。或许,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理想中的人成为我的邻居,就像一个作家与故事中的人物相遇那样,让我感到暗自兴奋。

大半年过去,你依然是班上一个奇特的人,惹笑的小丑。当你我单独相处时,你才会做回自己。你在学校也会与其他人作伴,也许我并不是唯一一个能有幸窥见你真面目的人。但是隐隐约约觉得,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与其他人不同,放学时和你做的事也不同。你和别人一起时会嘻哈取闹,和我却会说些别的。你常取笑天真是我最大的弱点,我也常说天真是我自豪的优点,因为这使我能容易和他人坦诚相处,包容和接纳他人。你回敬道,天真只会使我被人利用和欺骗。我也理直气壮地说,世界还是会有美好的一面。每一场辩论,我总是被反驳得体无完肤,想证明我的想法却又无话可说。我的心思在你面前全然裸露,你的心思对我而言却是迷雾重重。世界对你来说是了如指掌,对我来说却像是一无所知。每一次你叫我舍弃天真时,你的话都一划一笔刺在我心里,让我难受但又不得不承认。过了好一段日子,我好似越来越接近你,却发现我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知识告诉我,你居然就住在前上方的六十八米之处,就是这么一个冷漠而不讨人喜欢的数字。知识看似万能,却连人心都无法掌握,更无法告诉你改变人心的方法。人心,总是在东躲西藏,让人捉不到、摸不透。就连近在咫尺的同学,我都无法了解他的想法。

你经常说,现在一定要好好读书,努力学习,将来一成年就马上搬出去住,靠自己打工过活。这是一个不惜代价也一定要达成的目标。当我感受到你对未来的执着,一次又一次听到你那坚如磐石的决心时,我就觉得你这个人真的不简单。当其他同学还思想幼嫩,对未来充满向往时,你就已经非常了解成年人之间的金钱瓜葛,要怎样在不同场合展现不一样的自己,如何对潜在的敌人保持警惕。你就像看透世面的智者,每一句都是金玉良言,处处不忘对人设防,稍有破绽就被你洞悉。谁知道,在不久的未来,我将会深刻的体会到现实的残酷,经历我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转捩点。

那一天,上体育课时有同学扭伤了脚,老师为了送那位同学去医院,于是体育课提早结束,改为自习课。当我正想和其他人返回课室,你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喂,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与你们这群凡人不同?」我心头一颤:明明我都没问过你,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想法?我还没开口,你继续说道:「看你那懵懂的样子,跟直接告诉我『你说对了』没分别。想猜都没机会了!看,你这种人长大以后肯定被人玩死,被人算计都没发现。到现在,你还不承认天真是你最大的弱点吗?」我不甘示弱的反驳道:「人性本善,你应该有什么误会才导致你难以再相信他人。我相信人们在心底里都是想真诚相对,好好相处的……」「够了吧你!为什么听完我的劝戒之后,还是不肯离开那个虚幻的童话国度,不肯摒弃那些迂腐的想法,要像个白痴一样被人唾弃吗?看来,不让你见识我的悲惨身世,你是不会醒悟的了。」风扇停止转动,水龙头停止滴水,灰尘滞留半空。我屏息以待,静静地聆听着你的故事。

原来,从小到大你都是个被家人讨厌的存在,不知道拥抱是什么,也不知道亲吻为何物。家人生意失败,遭同事排斥,被老板革职,一切沉重不快的压力,都被无情地砸到你头上。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何事,家人看你不顺眼,你都可能被责打,就如一个出气袋般让人发泄不满。对他们来说,你不值得被疼爱,也不值得被关怀。真诚沦为歪理,虚伪才是正道。家人需要你帮忙时,就说「家人要互相扶持,互助互爱噢!」他们说你去帮忙是应该的。但当你出手相助,他们却责怪你碍手碍脚,再随便找个理由责打凌辱你一番。更不用说你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是怎样露出厌恶的嘴脸。你与这些所谓家人的关系,更像是卑贱奴隶与傲慢主人的关系。粗口辱骂,铁尺体罚,没收手机,各种惩罚层出不穷。总之就是想尽办法百般刁难,让你难堪,让他们开心过瘾,多么可悲啊!每一次回家都是冷言相对,大家只是毫不相干的共居住客。「哼,死小孩,你奈我不何,谁叫你未成年!」「找社工告发我吗?你等着被送进儿童院吧!」「闭嘴!乖乖的讨我开心就对了,功课不懂自己搞定吧!」「臭小子!你对家人的态度要尊敬一点,因为我们可是『友爱融洽』的一家人啊!你身为我的儿子,就要乖乖听我的话!」……

听到他的遭遇,家人对待他的态度如此恶劣,语气如此虚伪,让我感到想作呕,使我十分难受。以虚伪维系的家庭,难怪如此恶劣,如此恐怖。他的家人比《灰姑娘》中的后母更恶毒,比《小红帽》中的大灰狼更狡猾,比《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红心皇后更残暴。你每天都忍受着这种非人的对待,难怪会看不起我这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幸福小孩。每天都在死忍着家人的怨气,步步为营避免触怒他们,常常被迫听着他们生活上的遭遇,所以你才对社会如此了解。未曾见过世面的我,当然不可能会理解你「世溷浊而莫余知兮」的心情了。那么既然我又天真又无知,像个蠢小孩一样,为什么你会愿意找我倾诉心事呢?此时,下课钟声腰斩了我们的对话。我看着你那无奈而空洞的眼神,想为你做点事却又爱莫能助。种种的懊悔、悲伤和无力感如海啸般吞没了我,把我拉进大海的深渊中。从那天起,你原来给我的印象破碎了,记忆碎片在龙卷风中飞舞相撞,拼贴出一个陌生的你,让我久久无法释怀。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仰视六十八米以外的你的家,想到你还在地狱中备受煎熬,从不曾知道爱为何物。知识告诉我的,只是我与你永远都存在着六十八米的距离,我只能在六十八米以外眼睁睁地看着你受苦。「世界就是如此现实,你还是快点抛弃那无聊的幻想吧!」「记住,知识就是王道,他人受苦时,小心自己不被牵连就好。」「区区一个中学生,别妄想去改变人心了!」唉,以为你很痛苦,其实整天一厢情愿为你着急,想去逃避现实的我才是最痛苦的人。但是,被老师责骂,被同学嘲笑,也远远不及被至亲的人凌辱那般心酸。原来,人生不如意事果然十常八九,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无奈。就是这六十八米的距离,使我感受到自己的软弱无力。傻仔,难道只有被玩死的份吗?生活有知识就够了,帮不了的就忘掉他……真的仅此而已?

眨眼已到高中,我们相识三年了。今天,我在校门再次碰见他。每一次见到他,我就知道又要听他诉苦,要不就是去教他数学。路上,我们一直沉默着,等待着。这一次,我率先打破沉默。「你,是不是又要跟我诉苦?还是有什么不懂……」「不,没什么。颓气话说完了,计也计过了。始终,烦恼是要自己面对的,知识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可是,人总是不完美的!所以才会需要朋友去一起同甘共苦,共度患难……」「你又要跟我说教吗?看,我在地狱生活多年,已经练成了百毒不侵之躯。我不会让别人伤害我,也不会结识朋友留下把柄。世界就是如此险恶啊!」「世界太纷乱,一个人难以解决所有烦恼啊!你不也试过想要独自解决家庭的问题,发现不能之后就找我倾诉吗?」「我也说过了,你只是我的同学,不是我的朋友。我们只是有时候刚好碰面,凑合地聊几句而已……」这时候,对话停顿了,谁都没办法说服谁。此时此刻,我们需要的是片刻的安静。熟识的朋友,不用特意地去对话,只凭眉头眼目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或者是,大家已经完全了解对方,所以就没话可说?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你是无法否认人是需要朋友的。就算你获得全世界,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听你倾诉,让你抒发种种烦恼,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呢?既然人是不完美的,软弱一点又何妨?天真一点又何妨?

「你愿意找我分享心事,不就代表你承认我是你的朋友了吗?虽然你一直都是嘴硬、倔强,不允许自己表现出有一丝的软弱,但是你有无法解决的家庭问题,也不懂做某些数学题。我就很容易相信别人,也不是很懂相处之道。我们都是本性善良的人,渴求得着真诚的朋友,也渴望被人理解和得到认同。你就学习一下卸下防备,放下警惕,尝试​​去相信一下别人吧。也许世界充满艰险,也许你有一天会被朋友背叛,可是,生命就是一场冒险,不是吗?有舍才有得,放下自我,一起从容面对世界吧。」他,静静地凝望着天空,思索着我们刚才的对话。好像,从初中到现在,我们是第一次这么平淡地,又如此舒服地对话。之前,我们都是一直在坚持己见,不肯放弃自己的想法。现在,我真的感觉到,你我终于彼此接受了对方,愿意相信对方了。

「哼,这一次还真被你说中了。好吧,我承认你是我的朋友了。不过,我以后看你不顺眼的地方,还是会直接说出来的。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会输给一个大傻瓜!」他跟我道别,转身回家去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真挚的笑容。虽然我们依然有不了解对方之处,依然各有不同的烦恼,但是只要想到有一个彼此支持的朋友,于我,于愿足矣。

现在,我将要踏进社会闯荡打滚,但仍未觉得自己准备好面对这个疯狂的世界。这些年来,亲友离别,朋友背叛,我也算是浅尝了人生的甜酸苦辣。然而,当我想到六十八米以外的你时,才发觉我对世界仍是所知甚少。你依然要我教你数学,听你诉苦,受你嘲讽。而我是心甘情愿,甚至是希望你多点找我,分享你的相处之道。为了在世界生存,我也变得越来越内敛,越来越害怕对别人分享心事。尤其是互联网那令人畏惧的传播速度,使我整天担心自己会被流言蜚语缠绕。但是,我真的有勇气撕破我的面具,冲掉我的保护色,坦荡荡地面对世界吗?自己理直气壮地说应该要尝试相信别人,却发现这是一件需要很大勇气的事。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仍抱持着赤子之心,只是不随意外露而已。在能与我坦诚相对的朋友面前,我会尽情地展现真我。我很开心能认识到你,大家可以毫无顾忌地分享心事。如果不是你,我很可能会处处碰壁,被人看不起。你教我的那些圆滑相处技巧,也许没有「虚伪」那么极端,只是帮助我减少无谓的敌人。有时候我会想,圆滑和虚伪只是一线之差。想保持初心但又要活得有智慧,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今天的我,跟以前一样都有「帮人帮到底」的本性,所谓「本性难移」就是这个意思吧。看来,我的目标就是找一个不惹麻烦、有智慧但又不违本性的生活方式,以及帮助你脱离苦海的办法。在知识与本性之间,如果我被迫要舍弃一样,我一定会决断地选择前者。但愿有一天,我和你之间再无芥蒂,大家再无牵挂、再无烦恼的时候,我们能真正跨越这六十八米的距离,成为肝胆相照的挚友吧。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心愿呢?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好看的短篇小说】这是不是你的心愿呢?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