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语言多样性的胡思乱想

我的猜想还是,历史上经过很大的动荡。人口的单一性可以导致方言的类似性。而人口的单一性可能是由于历史上大动荡造成的,比如宁夏曾经几次灭绝,最后一次来宁夏填补的百姓主要来自明朝时期的屯田部队和他们带来或跟来的安徽,湖北人。 现在宁夏的方言里,还与一些与其他西北方言不一样的词语,和湖北,安徽方言相似。东北是河北加山东走关东的,所以东北口音涵盖全东北。张家口方言是山西大同的。

大动荡还可以造成多民族的混杂,而后者要么造成方言多而难懂,要么造成统一语言。根据政治,经济情况而定。比如印度,语言多如牛毛,就是因为历史上它的人群来源复杂,在“商业”经济落后而社会相对和谐和平的状况下,语言容易出现分化难懂。

但是,大动荡也可能造就缠身统一语言的动力。又比如印度,在18世纪英国占据殖民主导力量后,商业变得发达,行政更加统一,铁路建立,等,这些就促使了语言的统一 — 洋泾浜英语。 中国北方包括西南,历史上的大动荡,外族入侵,很多。因此,民族大迁徙,湖广填四川,吐蕃和唐朝的战争与和平,前秦和东晋的征战,等,舞台就是西南和西北。可以想像,要是前秦胜利,西南都会说 “白马藏语”了。吐蕃,前秦退去,汉人过来补充,岂不就像英国人替代了说各种语言的印第安人?

类似的还有,北非西亚的阿拉伯化。其实哪儿有那么大的土地上的人都说阿拉伯语呢?就是公元7世纪以来的(残酷的)阿拉伯化造成的,差点把古老的波斯都给 “扳过来”了,还好除了字母和大量的借来词,波斯语好在存活下来了。

拉丁语本来已经成为广袤的罗马帝国的同语言,主要是书写的。如果后来罗马帝国不破灭,加上商业交流增加,拉丁语就会彻底变成类似印度的英语一样。

回归本源, 语言的统一代表着几种因素,其中的必然因素是 “历史上的大动荡”。语言的大差异性,代表着和平,商业交流小。

一家之言,抛砖引玉。

 

一说到方言之复杂, 尤其是浙江江西湖南福建的所谓十里不同音, 听到的总是山高湍河阻挡了语言的交汇, 以致河东说东河西说西, 有的可以基本可以交流, 但再隔远一点就是鸡同鸭讲了。
比如湖南的益阳和长沙, 相距不过七八十公里, 说话可以交流但会产生误会,以前说过我是在长沙读的大学, 学校食堂的工作人员自然说的是长沙话, 俺班一孩子(上学时仅十五岁)来自益阳乡下, 一口益阳土话, 到食堂买菜时说要“肉和白菜”,炊事员居然给他打了六个菠菜!!
为么子?
益阳音, 肉是lou, 和(he)字发音很容易混淆与个(ge),关键是“白”,长沙音为be,而益阳话为bo,与“菠”字一样,难怪搅一坨。
若再远一些, 醴陵人和安化新化涟源人, 各自若只讲家乡话, 基本无法沟通了。
说到浙江, 温州话和宁波话,中国的语言大师赵公元任,恐怕也会被他们搞出神经衰弱的, 查一查距离,400多公里。
中国方言中, 最为奇怪的是西南方言,古里古怪的居然全属北方语系, 说成湖广填四川时(也许包括云南贵州),可是各地的人呀,不但有自称“湖北省麻城县孝感乡(这个说法和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庄一样可疑),还有江西福建乃至广东的移民(全是合法的),那时又没有中央推广普通话呀!
之间有些差别但很小, 云南话略有不同,翘舌音重些还可以用跟随吴三桂去的老少爷们也许来自华北作解释,就和四川贵州不同(四川的自贡则卷舌音也很浓)。
举四川为例,除了四川人说得出各”专县“口音的不同,而出了四川, 全是四川话了!甚至贵州话也不见了, y而成了四川话! 因为本来就没差别!
重庆的万州, 以前叫万县, 和康定远隔近千公里,说的话几乎没有啥子差别,而万县还不是四川的最东面k康定也不是四川的最西边啊!

四川的山不会比浙赣闽湘矮, 四川的河也不会不阻挡人的来往, 山更高水更险的西南地区, 为什么没有像浙赣闽湘那样造成十里不同音呢?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语言多样性的胡思乱想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