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民间故事):张木匠和尕马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木匠张三四十出头。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做木工的好手艺,榫卯雕花,飞檐吊角,样样在行。尤其他做的寿房,样式美观,严丝合缝,从未出现过脱卯开裂之类的事。

而且他从不乱要工价,也不挑剔饭菜烟酒,遇到贫寒家庭和孤寡老人,还会主动减免,所以他很受乡亲的信赖和尊重。

由于做木工的收入,张木匠的小日子挺不错,只可惜有个很大的遗憾,就是结婚二十年了,老婆的肚子一直没个动静,夫妇俩因此郁郁寡欢。

张木匠和尕马爷虽然同村人,之前却很少交往,一来因为属于两代人,二是因为他们是不搭调的两路人。他们真正的交往,是从张三的脖子上长了个疙瘩开始的。

一天,张三从镇卫生院出来,路过尕马爷的摊儿上买东西,尕马爷不急着问他买什么,却看着他的脖子问道:“你的脖子怎么了?怎么老是缠着纱布呢?”

张三说:“咳,提啥哩!两个月前脖子上长了个疙瘩,三天两头化脓,卫生院给开了好几次药,动了两次刀子,到现在也不见好。”

尕马爷走过去揭开纱布看了看说:“嗯,是个火疙瘩。要不这样吧,你今儿个准备一支新毛笔,一张黄裱纸,再准备一瓶白酒,我晚上回去了给你治治。”

张三说:“这是个啥治法?尕马爷啊,你要能给我治好了,别说一瓶白酒,我还要给你宰一只下蛋的老母鸡。”

尕马爷眼皮一翻道:“我不吃你的鸡,也不喝你的酒,那白酒是给你治病的!”

当晚,尕马爷来到张三家,开始给张三治病。他盘腿坐在张三身后,倒了一碗白酒,拿了一张黄裱纸,闭着眼睛念念有词。然后把黄表纸点燃,放进白酒碗里搅化,含了一口酒,噗噗地喷在疙瘩上。然后用毛笔蘸着白酒蘸,在疙瘩上飞快写字。写一会儿,再含一口白酒噗噗地喷几口,继续飞快写字。

如此几番以后,尕马爷说:“我年轻时也得过火疙瘩,是一个老道用这个法子给我治好的。我出于好奇从老道那儿学来,曾经给别人治疗过,效果很好,就看对你有用没有了。”

张三本来是有病乱投医,并没有抱多大希望,谁知第二天肿胀部位就慢慢消下去,第三天化脓溃破的部位就开始结痂了。这也许不是什么巫术,毕竟白酒是可以消毒的,毛笔在疙瘩上写字也有按摩活血的作用是不?

张三立刻杀了一只肥母鸡,烫洗干净之后,登门感谢尕马爷。尕马爷推辞不过,只好收了肥母鸡,说道:“其实我不图你的吃喝,只不过看你是个好人。”

尕马爷此人,本是地主家出身,上过乡公学,跟他父亲学过医,算是个文化人。由于七拐八拐的关系扯下来,他在村里的辈分比较高,所以大家都叫他尕马爷。

他曾经娶过老婆,可是娶来后几年不生养,后来在他老爹的主张下,就把他老婆给休了。谁知他老婆被别人纳为小妾后第二年,就生了个白胖小子,所以大家都怀疑是尕马爷有毛病。

尕马爷自然还要娶老婆,可是在他家下聘后不久,土改开始了,地主少爷成了不大光彩的角色,再加上之前的各种传闻,所以尕马爷从此打了光棍。

八十年代头上,政策放开了,尕马爷考虑要做点小生意。正在这段时间里,一个城里人突然找到尕马爷,说是收破烂的,专收年头老的旧碗罐、旧桌椅、旧字画、旧铜钱什么的。尕马爷清楚,这哪里是收破烂,分明就是收古董的。

他手头也没啥古董,但是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何不自己收购再卖给他呢?两人一商量,那人也乐意啊,毕竟从城里到山里来一趟不容易,只要有人做下家也好,于是就给尕马爷留了个地址,让他收到了就送过来。

尕马爷第一次生意很顺利,不到三天就收购了一百多个旧麻钱,一个五分钱,花了五块多。他迫不及待来到凉州城,按照那人留下的地址找到他。那人也痛快,一个麻钱两毛全部收购,尕马爷得款二十多块,这在当时可是普通干部半个月的工资呢!

尕马爷花了一块半吃肉喝酒,然后去集贸市场批发了头巾袜子、针头线脑、水果糖、作业本之类的东西。回来后就到镇子上摆了摊儿,一边卖东西,一边用批发来的新玩意兑换旧玩意,两头得利。

他一开始的估算挺好的,然而事实上却并不怎么理想,毕竟大家手头的铜钱不多。古董当然也是有的,但是不一定能保存下来,有个人家竟然把一个沉香木的梳妆匣子当做劈柴烧了,有什么办法呢?

但是收入总归比种那一亩三分地好多了,十天半月能够开个荤,这在当时是不错的水平。何况自己眼看到了花甲之年,做这个毕竟轻松一些。

尕马爷本来喜欢吃肉喝酒,自从吃过张三的肥母鸡之后,只要买了酒肉,就来请张木匠同享。若是张木匠推辞不去,他就会拎着酒肉来到张木匠家。

一次,尕马爷又拎着一包猪头肉和两瓶烧酒来了。酒至半酣,张木匠说:“尕爷啊,我老是吃喝你的,可是又没多的钱回请,实在难为情,以后你有了酒肉自己吃喝吧。”

尕爷说:“没事!我大半辈子了就你这一个朋友,咱们有福同享。再说……我也是有求于你。”

张三问:“尕爷有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帮的肯定尽力。”

尕爷说:“唉,我就是怕啊,到时候死了没个好房子住。我准备攒点钱买些上好的松木,到时候你给好好做个房子行不?”

张三说:“这还用你说吗?别人的我都能给白做,何况你尕爷的。”

尕马爷眼睛湿润道:“好好好,我就信得过你!来来,咱哥俩再干几杯。”他一高兴就连辈分也整乱了。

应说以尕马爷现在的收入,攒个寿房钱和丧葬费没啥问题,何况他现在才刚过六十。可是谁能料到,尕马爷突然得了中风,半身不遂躺在了炕上。

他基本上没啥亲戚,有两个侄子平时也对他不闻不问的,如今看来只能眼睁睁等死了。尕马爷试过自己了结,可是如今连自杀的能力也没有了。

乡亲们出于道义和礼节,大多去看望过尕马爷,但也就仅限于提个礼物看看而已,事实上谁也没有照管他的义务。唯有张三夫妇,看着他实在可怜,每天都会抽时间过去看看,送点吃的,帮他上个厕所,清理一下卫生。

张三嫂本来心地慈善,又因为尕马爷曾经给张三治过病,自己也吃过尕马爷不少猪头肉,所以尽力来帮他,心想能帮多少算多少吧。

有一天,张三嫂给尕马爷清理了过卫生之后,坐在炕前看着尕马爷,不由得自个儿伤心抹泪起来。

尕马爷问道:“侄媳妇啊,你这是怎么了?”

张三嫂说:“唉……,等我和张三老了,也是你这个样子啊,无依无靠的!”

尕马爷的眼里闪着泪花说:“是啊是啊,没个后真是难肠!侄媳妇啊,你明儿个叫张三过来,我有个话要跟他说。”

第二天,张三从外村做活回来,晚饭后带了吃的来看尕马爷。尕马爷说:“大侄子啊,我这里有个治疗不育不孕的方子,要不你去抓个药,让你媳妇吃着试试。”

张三说:“唉……,不吃了吧,省城的大夫都看过,吃的药都有一火车皮了,何况她都是上四十的人了,只好认命吧。”

尕马爷说:“四十岁还能生啊,你一定要试试!要不你听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张三说:“你说吧,我听着哩。”

尕马爷说:“事到如今,我也没啥不好说的了,其实我尕马爷并没有毛病,我本来也是有子嗣的。”

张三吃惊道:“尕爷你说的什么啊?”

尕马爷道:“当年我媳妇不怀娃,看遍凉州名医也不见效,我心里也急啊,各处找来医书自己查找揣摩。后来我找了个方子,觉得配药很有道理,于是我就让媳妇服了。谁知我爹抱不上孙子比我还急,非要催我把媳妇休了。我媳妇很快被财主吴二老娶做小妾,不到七个月就生了个胖小子,可你以为那是吴家的种吗?实话说吧,如今在省城工作的吴天喜是我尕马爷的儿子,那小子简直和我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不过这话就你我说说,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对我儿子不好。”

张三半信半疑道:“真有这样的事吗?要不就试试看吧。”

于是张三就找了纸笔,让尕马爷开了方子,拿回家打发老婆去抓了药,按照尕马爷叮嘱的疗程服用起来。心想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吧,或许老天会睁开眼睛呢。

到了次年立春过后,尕马爷眼看自己不行了,就对张三说:“大侄子啊,我拖累你们夫妇一年了,可惜今生无力,只好来生再报!如今我还得腆着脸求你件事儿。”

张三说:“尕爷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尕马爷说:“等我死后,麻烦你把我这间老房子拆了,估计上面的木头够做个寿房了。我枕头下面还有五十块钱,到时候你请乡邻们吃个大烩菜,把我抬埋了可以不?”

张三鼻子发酸道:“尕爷你放心吧,到时候房子也不急着拆,等你入土后再说,我会给你做个松木的好寿房。”

尕爷含泪说:“那好啊!不过老房子是一定要拆的,而且只有你和你媳妇亲自拆!那房梁上我藏了一样东西,是我从别人手里收购的,我看是个好东西。”

张三说:“好吧我知道了,你好好养你的病,到时候我能帮多少算多少,我也不图你的啥,你也不要多想了。”

尕马爷讪讪道:“那好吧,就是拖累你了,我尕马爷来世做了牛马也要报答你!”

一月之后,尕马爷安详地闭上了眼睛。张三信守承诺,给尕马爷做了个美观结实的松木棺材。而且他自己贴了五十元,按照正常的程序办了丧事,将尕马爷稳稳妥妥地埋了。

大多人都为张三伸出大拇指,夸他是个仁义之人。当然也有人嘲讽,说是尕马爷有福气,临死前捡了个孝子贤孙。人间百态,啥样的人都有啊。

尕马爷七七之后,张三才和老婆去拆了他的老房子。房梁上也没啥金银财宝,而是一个破旧的木头匣子,一匣子破棉花里藏着两只有些磨损的青花碗。张三笑着对老婆说:“这尕马爷信不过我,用两只破碗哄我呢。”

张三嫂仔细看看碗说:“我看这碗虽说旧了,样子和做工还是很好看的,说不定真能值些钱呢。”

一晃到了夏天的一个午后,张三正准备和老婆去地里拔草,老婆却突然蹲在地上哇哇地呕吐起来。吐完之后,老婆说:“我不会怀了娃吧?”

张三白了一眼道:“做梦去吧!”

张三嫂说:“不行不行,我得查一下去。”

张三嫂一溜烟跑到卫生院,医生查完以后说:“恭喜你,怀孕了!大龄产妇啊,可得多加注意。”

张三大喜过望,小心伺候老婆,过年前夕,老婆顺利产下个白胖的千金。谁知一发不可收拾,第三年开春,又生了个大胖小子。

张三心想,看来这尕马爷一点都没有忽悠我啊,说不定那两只碗真值钱呢。于是托了个可靠人,去找凉州城的专家鉴定。专家一看眼睛都直了,这是上好的明代御用青花瓷!

如今,木匠张三夫妇早已来到凉州城享福,他们的儿女都上了大学,有了不错的工作和小家庭,一大家四世同堂,幸福美满。

尕马爷和张木匠都是普通人,可是正因为他们互相帮助、坦诚相待,所以两个看起来不怎么搭调的人,却成就了一段金子般的友谊。

张木匠的善心和善行,并不带有多少功利目的,但是他最终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善良的人,老天也会眷顾他的。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民间故事):张木匠和尕马爷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