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都是风沙惹的祸

在离开沙镇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妻子在苍茫的暮色里散步,飞舞的沙粒不时地打在脸上,直往我的眼睛里钻。

“不能不走吗?”在一阵子的沉默之后,妻子一边擦拭近视镜片上粘附的沙粒,一边很无奈地问我。

我没有说话,转过脸看妻子。其实我不想看这一眼,因为每当我的目光在触摸到妻子的目光时,会有一种愧疚感,虽然妻子从来没有责备我在仕途上的遭遇,但我总是无意识地谴责自己不能用男人的智慧为妻子创造她应该得到的幸福。

收回目光,放飞思绪,让它飞扬着穿过近十年的岁月。十年里,我一直工作在沙镇,工作在穿越沙镇的这条铁路线上,漫天的黄沙曾覆盖过铮亮的钢轨,却始终没有阻挡过我前进的步伐,没有改变过我为这条铁路奉献的意志。

看着苍茫暮色中这熟悉的一切,想到自己明天就要远赴河北狮城,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觉得自己失败了,我曾用自己年轻的热血和赤诚战胜了自然,一同和铁路坚强地生活了十年,但这种热血和赤诚却战胜不了另一种环境。

“他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一位曾在仕途上倍受煎熬的同事说出了我失败的真正原因。是的,谁的眼里能容得下沙子呢?又有谁能忍受着这种疼痛去一味地坚持,空守着不变的信念走那看不到远方的路?

妻子从我的左边绕到右边,迎着风沙吹来的方向,用自己娇柔的身体为我阻挡着风沙。她心里明白她的身高不足以阻挡风沙对我的侵袭,但她还是矢志不渝地坚持,她觉得这样做或许更好些,至少在心理上能保护我的一点脆弱。

我很感动,紧紧地环着妻子的腰,然后低下头吻妻子的脸。隔着镜片,看到妻子的眼里有泪花在凄艳地绽放。我深深地知道妻子的坚强,不论她遇到多大的困难,她都不愿意轻易地让眼泪流出来。

“过两天再走吧。”我一边摘下妻子的眼镜为她擦拭眼角的泪水,一边轻轻地对妻子说。其实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也说不清这是对妻子的依依不舍,还是对我工作十年的沙镇,还有穿越沙镇的那条铁路依依不舍。我觉得自己这样走很突然,突然得象线路下的桥梁瞬间垮掉一样,让我所有的感情象行进在这座桥上的列车突然人仰马翻。

我在潜意识里觉得这次离开沙镇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是自己承认了失败,是自己改变了坚持的理由,更重要的是觉得有愧于当年许下的承诺,一个为沙镇的繁荣、为穿越沙镇那条铁路的安宁而奉献青春的承诺。而我又觉得这种愧疚很荒唐,自己的这种承诺算什么呢?十年中,有太多太多的人也给过我承诺,而这些承诺的兑现率几乎为零,每一次都是在幻想承诺兑现中惋惜地安慰自己。也就是在这无数次的自我安慰中,我也明白了承诺其实就是别人用水来勾兑自己的原浆酒,然后再让你闻着淡淡的酒香忍受着折磨。想到这儿,我反倒觉得坦然了许多,也觉得有时候选择不存在是对还是错,离开了或许是一种解脱。

“你还是明天走吧!”妻子改变了她的初衷劝我,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妻子说出言不由衷的话。妻子的决定让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让我的心里有一种更坚硬的自责和一种更强烈的冲击。我心里想,我要是象妻子一样有一双近视的眼睛该多好啊!不要努力看清这纷纷扰扰的一切,然后再用厚厚的镜片阻挡沙粒的侵袭。那样做至少可以避免眼前的离别和因离别产生的疼痛,也完全可以让自己在工作十年的沙镇站稳脚跟,也完全可以让自己的眼睛适应沙镇的风沙天气,培养出眼睛的另一种防御功能。

“那儿是平原,或许风沙会少些。”我看着妻子坚毅的目光,语气很轻地说。妻子点了点头,她同意我的说法,她又何尝不希望风沙少些,再少些,绿地多些、再多些,让自己的丈夫,还有象自丈夫一样人在绿色里看到希望,在绿色营造的春天里健康成长。

第二天,我悄悄地吻别了梦中的妻子,踏上东去的列车。当车轮滚过我曾经徒步检查时走过的每一寸铁路,我已是满眼含泪,心如刀割。虽然车窗上的玻璃为我阻挡了风沙,但眼里那种不适和疼痛依然如故,我知道那种疼痛来自于另一种风沙的残忍,可我无可奈何,只能忍着疼痛去那没有风沙的平原上疗养自己受伤的眼睛。

纵然那里有雾霾,有时也会浑浊不清,但我毅然前行,毕竟雾霾之后,定有晴空,更不会有风沙伤痛眼晴。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都是风沙惹的祸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