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既不回头 何必不忘,初恋回头没好心

夕阳的余晖透过玻璃窗,照在林子烟精致的五官上,让本就漂亮的她,更添一抹动人。

林子烟给自己倒了杯酒,叹了口气,兀自将一整杯伏特加一饮而下。

徐遇森端着酒杯犹豫了一下,也只能跟着一仰头,干了杯。

徐遇森的酒量似乎不怎么好,从两人落座开始,已经被林子烟连着灌了三四杯,烈酒入喉,徐遇森已经开始有些晕了。

“当初我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可结婚以后,王瑞他整个人就变了,以前的温柔和体贴全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就只有冰冷。“

“一天到晚不回家,回家之后就发脾气,甚至有几次喝醉了酒,因为工作上的不顺而拿我出气,对我拳脚相加,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

“而且我和他结婚这么多年,连个孩子都没有,我婆婆甚至我父母,全都把责任推到我头上,责怪我不生孩子。“

“可他们哪里知道,不是我不生,而是王瑞根本不碰我。“

林子烟满心的委屈,端起杯子又是一杯酒一饮而尽,徐遇森也只好陪着又喝了一杯。

“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你老公他,他出轨了?“徐遇森满是关切的问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出轨,我只知道,在和他的婚姻里,我每天都无比的痛苦。“

“子烟啊,不是我说你,你现在的婚姻过成这样,与其忍气吞声的遭罪,不如直接离婚算了,其实……其实我还一直,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呢。”

林子烟的脸上露出些不可思议,但转瞬就换成了自嘲。

“别开玩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你要真对我念念不忘,怎么不早点来找我?”

02

徐遇森是林子烟的初恋,上高中的时候,两个人着实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那时候徐遇森是学霸,人长得又好,非常招女生喜欢。

不过两个人终究没能熬过高中毕业这道坎。

大学第一个学期期末,徐遇森和林子烟提出了分手。

表面上的理由是两个人大学不在一个城市,与其这么辛苦的谈异地恋不如早点结束,其实是徐遇森喜欢上了别的女生。

那晚林子烟喝了很多酒,在电话里哭着求徐遇森别抛弃自己,可徐遇森早就铁了心了,不过徐遇森这人,在那时就已经颇有心机了。

他绝口不提自己移情别恋的事情,反而找各种理由,并且每一个理由看上去,都是为了林子烟好。

这就是徐遇森的聪明之处,他的人生信条就是绝不给自己树敌,生命里所遇到的每个人,在将来都可能为自己所用,或者说是所利用。

最后,两个人还是分手了,之后,就彻底的消失在了对方的生命当中,直到半个月前,两个人才“偶然”相遇。

03

“哎,其实你刚才的话,说到我心里去了,和我老公这样的婚姻,我也过够了,而且我也很多次想过离婚,但他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说着话,林子烟有意无意的向前挺了挺胸脯,本就有着傲人的资本,这一挺,更加的惊心动魄了,看得徐遇森眼睛都直了。

几杯酒下肚,徐遇森的小腹本就已经有点燥热,此刻被林子烟这么一挑逗,更加受不了了,色眯眯的眼睛使劲的往林子烟的胸脯上瞧。

“你要是……要是信得过我,这事就包我身上了。”徐遇森把自己胸脯拍的啪啪直响。

“包在你身上?你,是什么意思?”

徐遇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忽然握住了林子烟的双手,原本色眯眯的眼睛也变得一片深情。

“子烟,真的,自从我们分开,我就后悔了,开始想你,日日夜夜不停的想你,可当我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你的时候,却发现你已经结婚了。”

“如果我能早点知道你婚后生活的如此不幸,我早就来把你抢走了。子烟,如果,你是真的想离婚,我可以帮你。”

徐遇森忽然的深情表白,让林子烟很惊讶,但林子烟并没有躲闪,而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徐遇森,似乎想看出点什么。

“你怎么帮我?我老公王瑞是当官的,他做事滴水不漏而且认识的朋友又多,他不想离婚谁也没办法强迫。”

徐遇森听完,忽然很自信的笑了笑,端起酒杯和林子烟碰了下杯。

“还没跟你说,我开了家侦探社,之前接过不少类似的业务,相信我,只要他有任何的蛛丝马迹,我都能查个一清二楚。”

说完,徐遇森喝光了杯里的酒。

“就算没有,我也能给他制造一些事情,让他不得不离婚,而且,还得是心甘情愿并且把所有财产全都给你。”

林子烟满脸的惊喜,“真的?如果你真的能帮我离婚并且让我得到财产,我就,我就和你在一起。”

经历了和王瑞这段婚姻里的难过和煎熬,徐遇森的出现,让林子烟看到了一丝希望,她真切的渴望,这个男人能带自己离开那婚姻的坟墓。

04

“放心,子烟,只要你相信我,我会倾尽全力帮你的,不过你要……”

徐遇森的话还没说完,林子烟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王瑞的电话,林子烟急忙拿着手机跑出门外。

“都几点了你还不回家?赶紧给我滚回来。”

电话里传出王瑞的咆哮声,林子烟都没来得及说些什么,电话就被挂掉了。

“子烟,我会帮你脱离苦海的。”

徐遇森从身后环抱住林子烟,林子烟下意识的想挣扎,但顿了一下,便任由徐遇森抱住自己。

“恩,那我先回去了,咱们保持联系。”

“好,那你要小心,不要被他看出破绽,我会找到足够的证据扳倒他的。”

林子烟临走之前,在徐遇森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随后打了辆车离开酒吧回家,现在,林子烟要做的就是保证一切正常,不能让王瑞起疑心。

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徐遇森嘴角逐渐上翘,刚才那副色眯眯的模样也逐渐消失,不仅如此,就连那副醉态也不见了。

“终于上钩了,这条大鱼钓的还真不容易啊。”

徐遇森此刻就如同变了个人,看着出租车消失在了视线之内,徐遇森重新回到酒吧,点了两杯比刚才喝的要烈的多的酒。

服务生刚把两杯酒放在桌上,一个穿着黑丝袜,打扮的性感妖娆的女人便一屁股坐在了徐遇森对面。

“怎么样,一切顺利么?”女人给自己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对徐遇森问道。

徐遇森端着酒杯轻笑道:“当然,一切顺利。经过这半个多月的相处,林子烟已经相信我对她是旧情复燃了,现在只要按计划进行,最后所有的钱,就都是咱们的。”

女人很妩媚的一笑,夹着烟的手顺势将自己的衣服又撩开了一些,“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这次,你估计咱们能拿到多少钱?”

这女人,叫林婉,是徐遇森的炮友,一开始两人只是肉体关系,但后来徐遇森发现林婉对付男人非常有一手。

于是徐遇森说服林婉,两人合作,用某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获取钱财。

这一次的目标,就是林子烟以及她的老公,王瑞。

根据林婉调查来的资料,王瑞利用权力之便可贪污受贿了不少钱,而且调查里,林子烟也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基金经理,手头有不少投资资源。

“首先可以敲诈王瑞一笔钱,然后可以利用林子烟,再骗取一笔基金投资,最少也得一两百万吧。”

05

酒吧里的一男一女继续商量着后续的计划,而此时林子烟已经到了家门口,手里拿着钥匙,犹豫着,却不敢开门。

电话里王瑞很明显情绪不对,所以现在回家,很有可能将面临王瑞的狂风暴雨,深吸一口气,林子烟还是开了门。

门才刚拉开,一只花瓶就飞了过来,直接摔在了墙上,碎成了一地残渣。

“你还有脸回来?都几点了?饭也不做?“

林子烟都不用看,一进门满屋子的酒气就知道,王瑞又喝醉了。

王瑞不喝酒的时候,对自己是冷暴力,一旦喝醉了,如果自己没照顾好,那就成了家庭暴力。

“赶紧给老子弄点吃的,妈的,一天天不知道你都在干些什么。”

林子烟忍着委屈,一句话都没说,给王瑞做了宵夜,一直折腾到半夜,王瑞才骂骂咧咧的沉沉睡去。

这时林子烟才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给徐遇森发了条微信。

“我真的受不了了,他喝醉了,对我又打又骂。明天他出差,你来我家,找找有没有什么证据,徐遇森,我现在只能依靠你了。“

很快,徐遇森就回了消息。

“好,我明天中午过来,子烟你千万保护好自己。对了,你把王瑞出差的行程发给我。“

林子烟很快就将王瑞的行程发了过去,看到微信上,徐遇森回复的ok手势,林子烟终于松了口气。

“一切顺利,徐遇森,接下来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林子烟看着手机,会心一笑。

06

第二天一早,王瑞就出门了,这一趟出差,差不多需要一周的时间。

两个小时之后,徐遇森开车到了楼下。

“他已经走了,你看看要找什么东西就找吧,你说的证据什么的,我也不太懂。”

林子烟将徐遇森迎进了屋里,然后倒了杯水说道。

“恩,好,你平时有没有注意,他有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

徐遇森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书房。

林子烟果然也转身指着书房说,“他的东西基本都在书房里,你要找的什么证据,应该也在。”

徐遇森点了点头,不疑有它,果然,没过一会,徐遇森就在书房里拿出一摞文件,很激动的道:“有了有了,都在这里,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将这摞文件放在桌子上,徐遇森一份一份的拆开,看得很仔细。

“这是去年王瑞调查一家化工厂的报告,我看看,果然,这里面的资金有很大的遗漏,这个也是,这里也有……”

当徐遇森看完所有资料,脸上满是震惊和贪婪,这些资料里显示,从上任到现在,王瑞一共贪污受贿数百万……

“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有了这些资料,王瑞死定了。”

徐遇森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但同时也有一点点疑惑,他总觉得这一切都太过顺利了,就在徐遇森心中疑惑刚起的时候,林子烟忽然抱住了徐遇森。

然后在徐遇森耳边吐气如兰的道:“太好了,幸亏有你,那接下来要怎么办?”

徐遇森很是得意的道:“接下来就用这些资料威胁王瑞,让他主动和你离婚,并且大半财产归你。”

“再然后,当你俩所有关系和财产都分割清楚,我就把他那部分财产的受贿资料举报出去,那时候,他就彻底玩完了。”

徐遇森的计划,其实挺狠毒,如果真按他计划的发展,那王瑞最后不仅人财两空,恐怕下半辈子还得在牢里度过。

“这会不会太残忍了啊?我就是想和他离婚……”

07

“子烟,你要知道,像王瑞这种人,如果你不把他一次搞垮,那他肯定会疯狂的报复你。”

徐遇森看着林子烟仍旧面带犹豫,又道:“而且你想想,你和他结婚这么多年,他是怎么对你的?喝了酒就对你又打又骂,而且平时也是各种冷暴力,甚至结婚到现在,都不愿意碰你一下。”

“他对你根本就没有感情,你又何必顾着他?听我的,等你俩离婚了,我立刻就娶你。”

在徐遇森的再三劝说下,林子烟终于是点了点头。

“好,那你在家等我,对了,之前我说的,给我侦探事务所的那笔基金……”

“就快到了,有五十万,你放心,这件事我会上心的。”

徐遇森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时徐遇森才注意到,今天林子烟穿的格外的性感,黑色的丝袜将一双美腿包裹的恰到好处。

上身穿着吊带,大半个胸脯都露了出来,尽管徐遇森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林子烟的人而是她和王瑞的钱。

但不能否认的是,林子烟真的是个性感的尤物。

不过徐遇森心里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

又和林子烟交代了一番,徐遇森便带着资料离开了。

回到家里之后,徐遇森给林婉发了条微信。

“我这边一切顺利,资料已经到手,你可以开始了。”

很快,就收到了林婉的回复。

“ok,我这就开始行动。”

徐遇森和林婉计划的第二步,徐遇森得手之后,由林婉勾引王瑞,等两人发生关系并且初步取得王瑞的信任以后,徐遇森开始敲诈。

这时候有林婉在王瑞身边推波助澜,敲诈将会容易得多,敲诈得手再逼王瑞离婚。

离婚之后林子烟的基金也会到位,那时候自己抽身而退,赚的盆满钵满。

08

飞机上,王瑞正靠着座椅半梦半醒,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声,王瑞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林婉端着一杯水,扑倒在自己身上。

王瑞坐的是头等舱,而且旁边的座位正好没人。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林婉端着的水,小半杯水都“碰巧”,洒在了王瑞的裤子上。

王瑞还没来得及指责,林婉已经惊慌的拿着抽纸给王瑞擦。

“对不起啊,我给您擦擦,刚才没注意脚下……”

林婉满脸委屈和歉意,一双眸子里甚至都挤出了一抹泪水……这让本因为被洒了水而愤怒的王瑞,把嘴里的话又咽了下去。

面对一个娇滴滴又性感的美女,绝大多数的男人是发不出脾气的,就算对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也会轻易的原谅。

“没事没事,美女,没有哪里伤到吧?”

看着林婉娇好精致的脸,王瑞的呼吸开始迅速的急促了起来。

王瑞当官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场面也见过不少,虽然没有做过越轨行为,但很多时候去KTV,也会叫上几个美女一起唱唱歌喝喝酒。

再加上王瑞和林子烟结婚到现在一直没有发生关系,王瑞本来就一直压制着欲火,也不知怎的,今天一见林婉,身体就像打开了闸门的大坝,一股股汹涌的荷尔蒙不断喷薄而出。

“最新款的催情香水果然好用,才几秒钟就迷得这男人晕头转向了……”

林婉来勾引王瑞,自然不会毫无准备,早就在身上喷了强效催情香水。

“人家的脚扭到了,有点痛呢。”

林莞说着,将高跟鞋轻轻脱掉,嫩白如玉的小脚丫,轻轻踩到了王瑞的大腿上。

原本就因为催情香水而心生欲火的王瑞,这下看见林莞的美腿和白嫩的脚,眼睛瞬间就直了。

某物,也迅速昂起了头。

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王瑞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放在了那嫩嫩的脚裸上,“我……我帮你揉揉……”

一个漂亮女人勾引男人,其实很简单,没有男人不好色,特别是面对主动送上门的尤物,很难把持得住。

09

不过由于是在飞机上,王瑞也就是趁机多摸了几下,没有再更进一步,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林婉给王瑞留了手机号码。

临下飞机的时候,林婉给王瑞抛了个飞吻,用手势比划出,晚上电话联系的动作。

H市,夜里十点,一家五星级酒店的皇家套房内。

王瑞和林婉靠着墙,忘我的热吻着……

一阵翻云覆雨之后,王瑞无比的满足。

就在这时,王瑞的电话响了……

“喂,请问是王部长吗?”

“对,是我,你是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这里有一些东西,王部长可能会很感兴趣。”

“什么意思?你谁啊?”

“王部长别急,等你看完东西,我们再聊……”

没等王瑞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掉了,随后王瑞的微信里弹出好几张图片,图片里有银行账单,还有王瑞收的几笔贿赂的汇款记录。

王瑞一下子就傻了。

“怎么了,我听电话里,说什么证据?你被人敲诈了?”

林婉伏在王瑞耳边娇滴滴的问道。

“怎么会,我的那些资料他怎么会有?”王瑞愣愣的,似乎还没回过神。

林婉沉吟了下。

“你这样,你给他们一笔钱看能不能解决,现在敲诈的人啊手段厉害得很,无孔不入,不过他们也很守信用,基本一次性给了钱,以后就不会再找你,毕竟人的忍耐是有限的。你试试。”

“你是说,我要是给了钱,他们就会放过我?”

“恩,是的,毕竟他们的目的只是钱,又不是为了拉你下马。”

有了林婉在旁边不停的暗示,王瑞很快就彻底的走进了圈套,联系上徐遇森,在得到他的承诺之后,先后两次转了钱。

可是当徐遇森提出让王瑞和林子烟离婚的时候,王瑞忽然犹豫了,王瑞并不傻,相反在官场混迹多年的他,心思非常的缜密。

刚才是激情过后突然接到电话,一时间让王瑞没反应过来,现在当他逐渐冷静下来之后,他开始发现这件事的蹊跷了。

“如果只是敲诈,为什么要让我离婚?而且照片里的文件,应该是被我放在家里书房的,他为什么会有?”

王瑞心里开始飞速思考,这时,林子烟给王瑞发了短信。

“家里被盗了。”

只有五个字,却让王瑞心里一惊。

随后林子烟发来了视频通话,同时发了文字消息:开视频你看下家里,你很多文件都不见了……

10

王瑞心中焦急也没多想就接了视频,视频对面是自己家的书房,一片狼藉,随后林子烟出现在画面里,一脸的惊恐。

没等王瑞问出什么,就看到视频里林子烟的脸色变了,然后,王瑞才猛然间想起,自己现在在酒店里,赤裸着身体,而旁边,还坐着林婉。

果然,林子烟一眼就看见了依偎在王瑞身边,只穿着内衣的林婉……

“王瑞,你不是出差吗?出差还出到床上去了?”

王瑞就感觉脑袋嗡的一声,一时间哑口无言。

王瑞的心底里,对林子烟其实还是有一些感情的,但这种感情被他一直深深的压在心底。

因为王瑞的心里有一道坎,这道坎,他一直无法跨越过去。

这道坎就是,结婚那天晚上,王瑞发现林子烟竟然不是处女。

王瑞是个思想极其封建的人,他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竟然不是处女,从那一刻,王瑞就从一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变成了一头随时随地会暴怒的狮子。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王瑞再没有对林子烟有过好脸色,而且结婚到现在,硬是没有碰一下。

但现在,王瑞真的有点慌了。

他还有大好前途,如果被人知道,他婚后出轨还被老婆抓了现行,那他肯定会接受调查和处分。

更何况他刚被徐遇森敲诈,万一他贪污受贿的事情败露,那他这辈子就完了。

“子烟,你听我解释,我……“

这时林子烟的表情很冷,“天黑之前到家,明天去离婚,不然,我会把这段视频公布出去,那时候你的下场如何,你心里清楚。“

王瑞再也没了别的心思,赶紧穿上衣服,然后在包里拿出一张卡,恨恨的看了林婉一眼。

“这里面是五十万,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你要是敢说出去,哼。“

男人有的时候翻脸的速度,并不比女人慢多少。

11

傍晚王瑞终于赶了回来,什么出差他也顾不得了,晚上,林子烟和王瑞最终达成协议。

明天协议离婚,家里现有的财产,林子烟拿百分之七十,然后那段视频林子烟彻底删除,以后,两人各走各的,永不再见。

王瑞虽然心底里不情愿,可林子烟彻底的占据了主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离婚总比林子烟把那视频曝光出去要好得多。

两个人离婚的过程很顺利,没有争吵没有纠缠,就如同两个人只是出去散个步而已,但这一次“散步”,最后回家的,却永远只有一个人了。

林子烟和王瑞离婚的第三天,徐遇森收到了一张支票,同时还有一张便签,便签是林子烟写得。

大意就是感谢徐遇森帮助自己脱离苦海,现在自己终于自由了,同时,也感谢在徐遇森的帮助下,恶人,终于有了恶报。

一开始徐遇森还很兴奋,因为这张支票,就是林子烟答应自己,给律师事务所的一笔扶持基金,有了这笔钱,再加上在王瑞那里敲诈来的,足够自己挥霍很长一段时间了。

可还没等徐遇森去庆祝一下计划的顺利,一大批检察人员已经破门而入,二话不说开始将侦探事务所查封。

“徐遇森,涉嫌敲诈勒索,因金额巨大,现被人民法院下令抓捕,另外,你所拥有侦探事务所彻底查封,所有财产充公。“

徐遇森手里抓着那支票和便签,彻底傻眼了。

12

“徐遇森,连我都敢敲诈,胆子大到天上去了……而且还敢进我家入室盗窃……“

徐遇森愣住的功夫,王瑞满脸阴沉的走了进来。

王瑞回家之后,从书房被翻乱的文件上,找到了徐遇森的指纹,顺藤摸瓜很快就找到了这个敢敲诈自己的家伙。

“说,我那笔钱哪去了……“

当徐遇森再去查那笔钱的时候,早就空空如也了,至于那笔钱到底去了哪,只有此刻在飞机上的林子烟和林婉才知道了。

“姐,干杯……“

林子烟和林婉轻轻碰了下杯,杯里的红酒晃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终于结束了,呼,这下咱们姐妹两个,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这场没有硝烟战火却依旧惊心动魄的战争里,林子烟和林婉经过周密的计划,终于成了最终的胜利者。

林子烟和林婉是姐妹,从林婉偶然约到徐遇森的那一刻,姐妹两个便开始了这场设计。

“徐遇森那个渣男,当年趁姐姐喝醉酒,和姐姐发生关系,现在又想利用我骗姐姐的基金,哼,他活该有现在的下场。“

林子烟和王瑞结婚当晚,王瑞发现林子烟不是处女而大发雷霆,导致之后林子烟备受折磨,而罪魁祸首就是徐遇森。

要不是他当初趁林子烟酒醉夺去了她的初夜,林子烟绝不会遭受那样的对待。

所以,林子烟要报复,报复徐遇森,报复王瑞,表面上装作自己对徐遇森信任有加甚至秋波暗送,暗地里和林婉合谋。

徐遇森敲诈王瑞的那笔钱,早就被林婉分了几十次转到了不同的银行卡,并且最终通过网上支付,将最后的痕迹也抹去了。

而徐遇森收到的那张支票当然也是假的,因为林子烟根本就不是什么基金经理,在计划开始之前,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

一个对爱情失望透顶,从而挣扎着逃离的坚强女人。

徐遇森之所以对林子烟判断失误,是因为他派去调查林子烟的人,正是林婉。

不仅如此,徐遇森能轻易拿到王瑞的资料,也是林子烟故意提前准备好的,而那些资料里,虽然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更多的都是林子烟伪造的。

所以当王瑞离了婚仔细思考整件事情的时候,就发现那徐遇森敲诈他的证据里的漏洞,因此他才敢顺藤摸瓜找到徐遇森,并且实施抓捕并反告了徐遇森敲诈勒索。

林子烟对王瑞最终还是留了情。

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对我虽无情,但我对你并不愿彻底无义,否则,我和你,不就毫无区别了么?

随着飞机降落在土耳其机场,这场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男人,千万要记住,被惹急了的女人,绝对会比你想象的更加绝决。

(故事完)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既不回头 何必不忘,初恋回头没好心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