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不愿出嫁的儿媳,婆婆定期揍儿媳

在公园的格子栅栏边,每天都会不约而同的聚集很多男女,大都是中老年。

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一块小纸板,或者拿在手里,亦或是挂在脖子上,上面写着各种征婚信息。

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太快,很多年轻人忙于事业,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谈恋爱,这也急坏了家中的父母。因此,也就有了这寻缘栏。

这日,寻缘栏来了一位特殊的老者,大家唤其为李大婶。

李大婶两鬓斑白,带着一副棕色老花镜,手里拿着纸和笔,仔细地看着每一份征婚启事。

她脖子上也挂着一个征婚板,上面寻缘信息大概是:“女,刘芳芳,南方人,91年,身高162CM,高中学历,美丽善良,性格好。”旁边还附上了照片以及联系电话什么的。

没多久,就有一位稍胖的大妈上前搭讪,一个劲地摇头:“啧啧啧,这模样倒是可以,可惜就是学历有点低,不符合我儿子的择偶标准!”

李大婶听了倒是不乐意了:“你儿子又什么学历?”

“我儿子呀?985大学毕业,现在在美国留学,年底就要从美国回来了!”胖大妈得意洋洋地说着。

李大婶根本就听不进去,心里纳闷了:“这人根本就不是来找儿媳妇的,是来找茬的吧?”

“这年头甭管是找儿媳还是女婿,学历什么都不重要,看的是人品,这人品好啊,一家做什么都顺!这人品不好啊,万事皆衰!”

李大婶带着一些暗讽的口吻怼了回去,这胖大妈听后心里也不痛快了:“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在骂人呢?”

“我可没那个意思啊,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们呢,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也不想高攀什么海归,祝您呢,早日找到满意的儿媳妇!”

李大婶扭头就走,她觉得与其浪费口舌,还不如赶紧物色目标呢,说不定就有合适的呢?

“我看啊,这不光没学历,估计人品也不怎么样!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胖大妈说得很低,但是还是被李大婶听到了。

“我儿媳妇的人品好的很咧?你别瞎逼逼。”

说自己倒也算了,但说自己儿媳妇的坏话就是不行,在李大婶的心里,儿媳妇可是非常重要的人。

两人这你一句,我一句两人争得面红耳赤。

“儿媳妇?”

众人听到儿媳妇之后开始交头接耳,众说纷纭。这样的场景,李大婶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这里大多是为自己儿子或是女儿又或是侄子外甥之类的寻找相亲对象,但是婆婆给自己儿媳妇找对象的事情,也还真是头一回听说,直让人跌破眼镜。

甚至,连李大婶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做,可是她的的确确是想给自己的儿媳妇刘芳芳找一个如意的丈夫。

李大婶将儿媳刘芳芳的故事娓娓道来。

02

刘芳芳是个孤儿。自己出生的时候,父亲便去世了。

后来母亲改嫁他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弟弟之后,就把自己送回了年迈的奶奶家。

除了每个月定时打到账户的生活费和学杂费,一年到头是见不到母亲的面的。

初中毕业后,母亲便不再给自己打生活费,学费也没了。靠奶奶捡破铜烂铁维持生活。

刘芳芳从小就非常羡慕那些有完整家庭的孩子,她想象着每天回到家都能见到妈妈和奶奶。

可是后来有一天,奶奶打着伞出门捡路边的塑料瓶子,就再也没能回来,刘芳芳也辍学了,跪在奶奶坟前磕了三个响头后,刘芳芳去了外地一家电子厂打工。

刘芳芳有个同事叫做赵刚,也就是李大婶的儿子,两人相识也是纯属偶然。

那日刘芳芳去厂里食堂吃饭,天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刘芳芳没有伞。

此时,站在一旁的赵刚突然开口说道:“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用一把伞吧!”

刘芳芳打量着赵刚,他不高、不胖、不瘦,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湛蓝厂服,脸上挂着一副童叟无欺的笑容。

见刘芳芳不说话,赵刚又问了一遍:“介意的话,那我就走了啊?”

刘芳芳突然躲进赵刚的伞下,一脸娇羞:“那你送我去宿舍好吗?我宿舍里有伞。”

按照刘芳芳所说的地址,赵刚将刘芳芳送到宿舍楼下。

临走的时候刘芳芳留下了赵刚的联系方式,想着日后感谢今日的帮助,不然自己真会淋成落汤鸡。

后来,刘芳芳以感谢为由请赵刚吃饭,两人相谈甚欢,也才发现原来竟是同乡。有了这层关系,两人见面的机会也就多了。

这你来我往间,互相产生了好感,爱情的种子也在两人心底萌芽。

年关,赵刚约刘芳芳一起坐车回家,在路上好歹有个照应。谁知刘芳芳却哭成了一个泪人。

“自从奶奶去世后,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一个人了。回去了,也是冷冷清清,还不如不回。” 刘芳芳声泪俱下。

赵刚这才知道了刘芳芳的身世,对她更是疼惜。

“跟我回家过年吧!”赵刚说得认真坚定。

刘芳芳抬头望着赵刚:“你的父母会同意吗?”

赵刚拍拍胸脯说道:“能带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回家过年,我爸妈巴之不得呢!”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刘芳芳的心颤了一下:“女朋友?”

赵刚一本正经地拉过刘芳芳的手:“做我女朋友,可以吗?虽然,我没什么钱。但是我保证,只要我有一口饭,绝对不会饿着你的。”

一股热流从内心深处传来,刘芳芳脸变得绯红,含羞地点点头,那被眼泪洗过的眼睛,清澈如水,动人心魄。

刘芳芳去了赵刚家过年。

赵家早就为她收拾出了一间房。粉红色的被子,粉红色的拖鞋,以及其他女孩子的日用品,都给她备了齐全。

吃饭的时候,赵刚父母为自己夹满了菜,一个劲地叫自己多吃点。

赵家一家三口,有说有笑,让刘芳芳也倍感温馨。她第一次有过年的感觉,更准确的说第一次有家的感觉。就在那一刻,她迫切的想要真正的成为那个家的一份子。

那个除夕的晚上,赵刚走进刘芳芳的房间,非常直白的跟刘芳芳说:”我想和你睡觉,生娃娃。”

赵刚露骨的话,让刘芳芳羞得像个熟透的红苹果,心扑腾扑腾地狂跳着。

而春节过后,那粉红色的四件套也换成了鲜艳的大红色。赵家在家里摆上了十几桌,在热热闹闹的鞭炮声中,刘芳芳真正的变成了赵家人。

她不再是孤儿,她有了爱自己丈夫,明事理的公公婆婆。

03

赵刚和刘芳芳结婚后,双双辞去厂里的工作。

两人决定开个蔬菜店做点小生意,然后再生一个大胖子小子。

那时候赵刚每天起早去批发市场批发蔬菜,刘芳芳则打理店里事务。

夫妻俩做事都比较勤快,为人真诚,卖的价格也便宜,生意越做越大,不到两年的时间,夫妻俩就买了套二手房,一辆小面包车,还有了存款。

婆媳关系也处的可以,一家四口过得非常和谐。可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人一直怀不上孩子。

刘芳芳的月经比客户的货款都要来的准时。

这也愁怀了刘芳芳,一有时间就往医院跑,可是根本就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医生建议平时多调理,心情放轻松。

起初赵刚也安慰她,可能是两人和孩子的缘分没到。顺其自然,兴许就怀上了。

后来,赵刚几乎很少碰刘芳芳,说是太累。

再后来,丈夫直接搬去了书房,美其名是制造新鲜感,这样行房的时候才更有激情。

一开始,丈夫说什么,她都信。以为是为了俩人能更快的怀上孩子,特意为之。

直到后来有一天。

她在洗衣服的时候,隐隐约约闻道赵刚的衣服上有一股香水味道。

刘芳芳有过敏性鼻炎,对于气味非常的敏感。自己从不喷香水,老公赵刚也没有那个爱好,而那香水味明明像是女人用的。

刘芳芳夜不能寐。回想起最近丈夫的变化,心里越发忐忑不安了。一个不该有的想法涌上心头,丈夫赵刚可能在外有人了。

自此之后,刘芳芳变得异常敏感。她时刻警惕着,就像是守卫堡垒的哨兵一般,盯着赵刚的一举一动。

一日,丈夫赵刚给酒店送完一批菜回来后,接到了一个电话。赵刚特意躲到门外边,话语温柔。

随后,赵刚装好一些新鲜的蔬菜,没打招呼便出门了。

平日,进货多少出货多少都必须过称,即便是拿回家吃也要记在账本子上的赵刚,竟然一反常态。这几日这种情况频频出现,刘芳芳都看在眼里。

只见丈夫骑了个摩托车离开了,刘芳芳跟隔壁的商户打好了招呼,跟在了丈夫的后面,想要一探究竟。

为了避免丈夫发现自己正在跟踪,刘芳芳没有开车还特意叫了辆的士。

十分钟后,丈夫在一个小区停下。

随后一位身材姣好的女子出来开门,脸上浓妆艳抹。女子一把抱住赵刚的脖子,赵刚并没有拒绝,反而和妖艳的女子有说有笑的,好不暧昧。

刘芳芳掏出电话来,想要试探一下丈夫。

“你在哪?”

刘芳芳拿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抖动起来,又用左手覆上去,支撑着右手。

“我在给张大爷送菜呢!”

刘芳芳期待着赵刚说真话,这样或许她还能原谅他。

可是,丈夫却对自己说了谎。那一刻,她的爱情堡垒顷刻之间坍塌,她溃不成军。

刘芳芳泣不成声,她不知道丈夫之前的每次给张大爷亦或者李大爷送菜,是不是就是来私会这个妖艳的女子而打的幌子?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安慰着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可眼睛却是诚实的,泪水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她呜咽着催促师傅赶紧开车离开,这个耻辱的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停留。

甚至,她都没有想去抓包。她没法去质问丈夫为什么出轨,然后可怜巴巴的祈求他留下来。

而她不会冲上去,给那勾人丈夫的狐狸精一个耳光。她觉得那样做只会脏了自己的手。

对待爱情她是认真的,对待家庭她是忠诚的,她需要对方也是如此。

而当初那个信誓旦旦说要给自己幸福的男子,如今却是毁了自己幸福的罪魁祸首。

刘芳芳觉得自己有些可怜,只有及时止损把他踢出局,或许才是对自己好的保护。

刘芳芳走后,妖艳的女子也从赵刚的身上下来,一本正经地说着:“她走了!我们上去吧!”

赵刚回过头来,望着的士远去。

刚才的笑容消失殆尽,脸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像是哀伤又像是在庆幸。

04

刘芳芳乘坐的的士离开后,赵刚也跟着妖艳女子上了楼。

等赵刚从女子家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刘芳芳正好在厨房里做饭,像个没事人一样。

赵刚试探性地问着:“你还好吗?”

刘芳芳一脸疑惑地看向赵刚,像是完全听不懂赵刚的话:“你是不是饿啦?你先吃点桌上的零食垫垫肚子,我这里还要一会才可以上菜!”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她刘芳芳越是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说话,自己这心里也就越难安。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她大口大口地嚼着饭菜,还时不时地把菜往自己里碗里夹,这心里的压力和那碗里的菜一样越堆越高,堆成一座小山丘。

他宁愿刘芳芳撒泼,然后跟自己闹离婚,可是她并没有。

而刘芳芳不是不在乎丈夫出轨的事情,而是在回来的路上,她想清楚了。只要他们有个孩子,或许丈夫就不会再去拈花惹草,自然会回归家庭。因此,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深夜,公公婆婆已经休息。刘芳芳穿了一套丝绸吊带睡衣,悄悄地走进了赵刚所睡的书房。

此时,赵刚并没有休息,在电脑上写着什么。见刘芳芳进来,立马关掉了屏幕。

“你,怎么过来呀?”赵刚很是惊讶。

只见刘芳芳解开绑在腰间的腰带,又褪去外衫,完美的曲线一览无遗。

“我们再加把劲好吗?我想要个孩子?”她欲脱下吊带。

一双略微粗糙且温热的手,制止了刘芳芳的下一步动作,赵刚咽了咽口水说道:“芳芳,我们离婚吧!”

“就为了那个狐狸精?”刘芳芳一语道破。

赵刚木在那里,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望着刘芳芳,眼里竟是刘芳芳看不懂的眼神。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拍在赵刚的左脸上。

刘芳芳啜泣着,骂了一句:“赵刚,你混蛋。我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刘芳芳哭着跑出了书房,“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又是“砰”的一声,刘芳芳关上了自己卧室的门。

已经是凌晨十分,那关门的声音 ,格外刺耳。

赵刚父母也被吵醒,忙过来询问,赵刚什么都没说,便把两位老人打发了。

那一夜,赵刚能清楚地听到刘芳芳房间里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呜咽声,而赵刚也是一晚上没休息,不是睡不着,而是不想睡,他想再听听她的声音,哪怕是哭声。

05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

刘芳芳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那个曾经给了自己温暖的地方。

那个曾经深爱过的男人,现在却成了自己最恨的人,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而另外一边,赵刚坐在门后边的地上。房间里烟雾缭绕,地上满是烟蒂。

等刘芳芳离开后,赵刚才从书房里出来,快步走向卧室。

刘芳芳带走了她所有的私人物品,没留下任何关于她的蛛丝马迹。

赵刚失望地躺上两人曾经缠绵过无数个夜晚的床上,黯然落泪。

赵刚的父亲觉得到不对劲,而赵刚的母亲李大婶也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要这样做,心里很生气,但也不好去干涉。

四个人一起吃早饭变成了三个人,大家都有些不习惯,每个人都默契的不说话,每个人都怀着心事。

离开家后的刘芳芳在店铺的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等着民政局上班那天去办理手续。

以前是丈夫赵刚订货,而今两人就要离婚了,店里所有的事情自然也都落到了刘芳芳身上。

刘芳芳只得招一个店员。

店铺招聘贴上去一天,就有几个人来应聘,大多是嫌弃工资过少,不愿意干。

翌日,店里来了一个女子。

只见女子径直走向刘芳芳:“老板娘,您这还招人吗?”

乍一看,女子有胸有屁股,化着淡妆,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完全不像是来找

工作的,更像是来买菜的。

仔细一看,此女子正是和丈夫勾搭一起的那个狐狸精。

刘芳芳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操起一把扫把就将人往外轰:“请走吧,我们这里不招人!”

女子支支吾吾的:“其实,我不是来找工作的!我有话想跟嫂子说!”

刘芳芳直接扫过女子的高跟鞋。“赶紧走!我跟你可没什么亲戚关系!”

女子突然大声地说:“我跟赵刚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刘芳芳只觉得面前这个女子可笑至极,抢了自己老公,如今还要到自己店里来炫耀。

谁知女子竟然说赵刚是他表哥,她只是配合表哥在演戏的时候,着实是把刘芳芳吓了一跳。

听完女子的话,刘芳芳扔下扫把,拦了辆的士匆匆离开了。

06

刘芳芳回到家里的时候,赵刚躺在席梦思上。仅仅只是隔了几天,他整个人看上去却像是瘦了好几斤。

婆婆则坐在一旁直抹眼泪。

赵刚发现刘芳芳回来后,生气地靠坐起来:“你回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你要让我背负弃夫的骂名吗?老婆抛丈夫得了睾丸癌的丈夫吗?还是你根本就从来没有爱过我?”刘芳芳哭着质问着赵刚。

赵刚欲言又止,刘芳芳趴在床前,大声哭泣:“你要是敢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赵刚摸着刘芳芳的头,眼里含着泪,她还是知道了,当时自己去医院查不孕的病因,却意外地查出了睾丸癌,也是为了不拖累刘芳芳,让她以后能尽快重新开始。

于是就找了刚从北方打工回来的表妹帮忙,上演一出丈夫出轨的戏。

否则,自己去世后,刘芳芳带着寡妇的名声再嫁,终究会被人说三道四。那还不如制造假象,让她刘芳芳和自己离婚,彻底忘记自己。

而那个妖艳的女子就是赵刚的表妹。表妹深知表哥深爱嫂子,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嫂子,可是表哥却要背负负心汉的骂名离世,自己终究是不忍心。

明明两人相爱,却为何在人生的最后时日相互折磨。

于是她跑去刘芳芳的蔬菜店,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刘芳芳。

刘芳芳回到家中,照顾了丈夫赵刚一个月,丈夫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究还是撒手人寰了。

赵刚下葬的那天,刘芳芳并没有哭泣,所有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可是刘芳心里的苦却无人知晓,她答应过要笑着送他离开。而赵刚父母也一夜之间白了头。

而刘芳芳依旧忙碌着,每天早上给二老做好早餐,然后去蔬菜店。

晚上回来的时候做晚饭,而两个人老人也渐渐从悲痛中走出来,在赵刚去世的第七七四九天后的那天早晨。

刘芳芳早起准备做早餐,刚打开卧室门就闻到来自厨房里传来的菜香。

“我儿赵刚已经去世了!按理来说,你也就不是我们赵家的人了,我们也不能拴着你,吃完早餐后你就走吧!”

刘芳芳深知婆婆的用意,这婆婆不是真的赶自己走,而是希望自己过得更好一点,他们是怕拖累自己。

“妈,你说什么呢?我当初嫁给了赵刚,我就是赵家的人,即便他不在了,我依然还是赵家的媳妇。这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

刘芳芳扒拉了两口炒粉,拿上钥匙准备出门。 刚走到门口,又倒回来。

“妈!晚上回来我做饭,你就别动手了。白天若没事的话,多跟邻居家走动走动。”

望着刘芳芳瘦弱的背影,赵刚母亲泪流满面。望着墙上的黑白照:“儿子,妈妈该怎么做哟?”

刘芳芳24岁嫁到赵家,不到2年,丈夫便去世,守了寡。

这能守一年两年不奇怪,可是这能守一辈子吗?因此,赵家二老才想让刘芳芳离开,让她去重新追求自己的幸福。

而刘芳芳呢,虽然算不上什么大美女,但也是浓眉大眼,普通人里较为出众的一个。

追求者也不是没有,而不少男子自从得知她死了丈夫之后,有几个表现出那方面的意思,但也都被刘芳芳拒绝了。

不是刘芳芳不愿意再找,而是公公婆婆只有赵刚一个儿子 ,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二老已经够伤心。

倘若,自己再离开,那日后两个老人连个送终的人都没了。

再者,公公婆婆将自己视如己出,给了自己家的温暖。

而在生活上大家也从没红过脸,相处的也是十分愉快。而自己工作也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谈恋爱。

然而李大婶也不想委屈了自己儿媳妇,便决定给儿媳妇找一个丈夫因此就有了开场那一幕。

众人听了李大婶的故事之后,都觉得刘芳芳是个不错的姑娘。

有几个老太太都要了刘芳芳的联系方式,而李大婶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故事完)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不愿出嫁的儿媳,婆婆定期揍儿媳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