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帕瓦罗蒂》(六)

通过各种检查,我很快被确诊为肾上腺瘤,也很快安排了手术。在我手术第二天,躺在病床上,和大家一起焦急等待切片结果的时候,Liz发短信给我:“他们要砍树!”

我给Liz打了一个电话。她带着愤怒的声音立马穿透手机:“你都想象不出来!我那天正往树上挂装饰品,几个市政府的园艺工人过来说你不要搞了,这一片的树会被砍掉,然后建造一个小花园。这棵树的位置会是一个现代雕塑。”

小狗, 狗, 宠物, 衣领, 狗项圈, 白色的小狗, 白狗, 国内的, 家犬

“呃?你怎么又在挂东西啊?感恩节还没到呢?”

“我在挂黄丝带,孩子。祈祷你平安归来。”

“我又没去打仗啊。”

“怎么不是?你是和疾病展开了一场战斗。反正我就挂了不少。但是,Lui,听到重点了吗?他们要把树砍啦!”

“那可怎么办呢?咱们小老百姓能干什么?”我心情不好,没力气和她并肩战斗。

Liz顿了一下,说:“怎么就没办法了?我孙女是个律师。她说可以要求公众听证会的。她说会帮我。你赶快好起来,很多事情要做呢。没有你们,我这个老太太闹不出多大动静。”

“好,我也想想办法吧。”

Liz很快发过来一张照片,那棵冷杉的下半圈,挂满了飘扬的黄丝带。

托她的福,我的切片结果为良性。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Liz经常来家里看望我,也因此认识了我的家人。她特别羡慕我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我也因为树的事情认识了Liz的孙女Jessica。她说市政府已经把听证会列入议程。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宣传,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也鼓励大家到时候出席听证会,并且积极发言。

我很快开始回到公司上班,也开始了有规律的锻炼,感到元气渐渐回到了体内。过去的一个月像是一场梦一样。我来不及多想,也完全把Sydney忘在了脑后。业余时间,我帮着Liz管理Change.org,帮着她写传单,并且站在路口给来往车辆散发宣传资料。我们想告诉大家,这些树成长起来不容易,它们是这个街区历史变迁的见证。很多热心人在我们的Instagram账号上留言,都说Leni’s Tree陪伴了他们很多年,每次经过的时候,看到上面的装饰品,都温暖了他们的心。大家舍不得这棵树。

就在听证会之前的两个月,Liz病倒了。我想她就是太累了,还有些焦虑。我自己在周末的时候和Jessica一起把圣诞装饰挂在了树上。在Instagram上认识的一个小建筑承包商开了他的卡车过来,又在上面架了个梯子,我们在树顶上安放了一个五角星。然后我们还安装了太阳能供电的彩灯。到了晚上的时候,这棵树特别的漂亮,成了街坊邻里的一个拍照景点。Liz躺在家里,很开心。我们计划下个周末,也就是圣诞节后的几天,在树前开社区小派对。我会在派对上唱歌。

 

可是Liz忽然病重,送去急诊以后就一直住在医院。她被确诊了癌症晚期,身体每况愈下。我很想在那棵树上挂满黄丝带。我握着她的手,告诉她我会带一棵小圣诞树来病房,上面挂满我折的千羽鹤。她笑笑说:“没有哪棵树比得上Leni’s Tree。孩子,别麻烦了吧。不如你给我唱唱歌?”

我靠近她,悄声唱了《我的太阳》,然后唱了动画片《Lady and the Tramp》里面的Bella Notte (美丽的夜晚)。Liz拿她浑浊而湿润的眼睛看着我,面带微笑,显得很开心。

“我更喜欢你放开嗓子唱。第二支歌很好听哟。记住了,给女朋友做意大利面吃的时候唱这支歌啊!记住只能做一盘面啊,一盘!这样才有机会两个人叼着一根面条的两头,慢慢吸进嘴里,然后……你就可以开始唱了。多浪漫啊!”她说着就像个孩子一样笑了。

我却哭了出来。

那天回到家,我跑进浴室,放开嗓子唱了好几首歌,录下来,发给Liz。

第二天下午我还没下班,Jessica打电话过来,说Liz去世了。她是听着我的歌走的,面带微笑,特别安详。她说Liz早上的时候特别告诉她,不要举行葬礼。希望我们在Leni’s Tree前面开派对的时候,跟大家说一声,她会在天堂保佑这棵树。她也希望我好好地在派对上放声歌唱。

派对那天早上,Jessica来到树前,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我打开一看,是一个男式别针。金色的别针是一棵冷杉树。

“这是Liz给你准备的圣诞礼物。她忘了给你了……..”

我戴上别针,在树下,在人们的环绕中,开始唱歌。我为Liz唱了一首《重归苏莲托》Torna a Surriento。

 

Look at the sea, how beautiful it is,
it inspires so many emotions,
like you do with the people you look at,
who you make to dream while they are still awake.

……

But do not leave me,
do not give me this torment.
Come back to Surriento,
make me live!
……
And you say: “I am leaving, goodbye.”
You go away from my heart,
away from the land of love,
And have you the heart not to come back?

But please do not leave me,
do not give me this torment.
Come back to Surriento,
make me live!

我唱哭了自己,唱哭了Jessica,也唱哭了在场的人们。我们在Leni’s Tree下面献给Liz一个最深情的葬礼。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帕瓦罗蒂》(六)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