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帕瓦罗蒂》(三)

我开始留胡子。可是第二天Pako看了,严肃地对我说:“你就算是坐在里面,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形象啊?连胡子都不刮了?”

“我要留络腮胡子呢。”我也很严肃地回答。

“你要留胡子也找个长假开始呀。这个样子邋里邋遢的。唉……..”他摇了摇头,扭身走了。

猫, 年轻的动物, 小猫, 灰猫, 灰色小猫, 猫科动物, 宠物, 好奇的

我心里哼了一声。他不喜欢也没办法,除非他因为胡子把我炒鱿鱼。但是他的话提醒了我,也许留一把好看的络腮胡子是个技术活呢。我马上上网去学习,发现我那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统在留胡子这件事上还真挺有用。我的毛发比大多数亚裔更适合留络腮胡子。我也学习了如何修出适合脸型的胡子形状,学会了修剪和保养。

一个多月以后,我看起来真的更像是帕瓦罗蒂了。这把漂亮的胡子和我的啤酒肚相得益彰,我得意了起来。公司里很多人,包括老板,都说我这样看起来很帅。Sydney看着我的变化,总是咯咯地笑。有那么好笑吗?

Sydney工作很认真,所以她总是一头钻进样品室就不出来,连午餐都在里面吃。我和她在工作上有一定的接触,觉得她很和善,很乖巧。她在公司里属于比较安静的人,所以也没什么朋友。不过别看我说话声音响多了,我也没什么朋友。所以这一点她和我很像。

很快迎来了我爸的生日。我一进家门,大家就惊呆了。我妈仔细研究了一下我的脸,说:“这样能保持卫生吗?你吃东西本来就邋遢,以后更得小心。老大不小了,也没个对象。这样看着更老气横秋的。”

我在心里叹气。看在爸爸过生日的份上,我就笑了笑而已。

那天我又唱了歌,又喝多了,在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醒来觉得头痛、脖子痛。我看大家还没起床,就给我妈留了个字条,自己出门叫车回我的小窝。

那是个周六。经过公路边那棵经常披红挂彩的树的时候,我惊讶地看到了装饰它的人。我告诉司机停车,然后走了过去。我看到一个头发雪白的小老太太,身形单薄,正从一个大购物袋里掏出饰品往树上挂。这次她挂了很多粉彩色的蛋形饰物,应该是为了复活节吧?

“嗨!你好。需要帮忙吗?”我出其不意的一句把老太太吓了一跳。

“噢,年轻人,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呀?”她用灰色的眼睛快速但是全面地打量着我。“好吧,搭把手,可以快一点。”她说着把大购物袋放在我面前。我也没多说,开始帮她把饰品挂在树上。我比她高多了,所以今天树上的装饰品也挂得比较高。

“你住在附近吗?看着有点眼熟呢。我叫Elizabeth,大家都叫我Liz。”

“喔,就住在不远的几条街。我叫Luciano,大家都叫我帕瓦罗蒂。”我这么说着,想到自己的络腮胡子,不由得几分得意。

Liz又仔细地看了我一眼:“难怪我觉得你眼熟呢。真的像帕瓦罗蒂呀!太可爱啦。”她握着拳头激动地说,眼睛闪闪发亮的。我忽然有种见粉丝的感觉,开心起来,头也不疼了。

“那你会唱歌吗?”

“一点点。”

“介意给我唱两句吗?咱们一边干活一边享受音乐可好?”

我四下看了看,有点害羞。我还从来没在外面唱过呢,而且是对着一个陌生人。但是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我就开始低声唱起来《我的太阳》。

“Che Bella cost na jurnata ‘e sole (多么美丽的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的心情也一下子亮丽起来。我一边哼唱,一边帮Liz挂小玩意到树上。唱了一会儿,我发现她停下手里的活,专心看着我唱歌。我不好意思地笑了,觉得自己脸红了起来。

“哎呀,这是我去世的老公最喜欢的一首歌。谢谢你孩子。真好听。我觉得你要是放开了唱会更好的。”

我们过了不久就把所有的挂件都挂在了树上,我看她身边一大包拆下来的旧挂件,就说可以送她回家。一问之下,她家离我住的地方才隔一条街。于是我提起袋子和她一起走。

“Liz,我可以问你为啥要装饰那棵树吗?”

“这个嘛,开始的时候是为了纪念Leni 。她就是在这个岔路口丧命的。后来就是喜欢看到这棵树漂漂亮亮的。想到每天那么多人开车经过,能看到我的爱的礼物,就很开心。”

我心里一惊,果真是有亲人过世啊。估计是很多年以前了吧?

“你知道这是棵什么树吗?”

“呃,松树?”

“不是。”

“圣诞树!”

“哈哈,是哦。这是冷杉。松树,柏树和杉树都可以当圣诞树,孩子。这是冷杉,长得很快,一年能长一两尺呢。活到五十年的树可以长到五六十尺高。以前Leni最喜欢在它底下撒尿。”

我差点笑出来。原来Leni是条狗。可是我也明白,对Liz来讲,Leni就是她的家人,所以我也很难过。想到她现在孤单一人,我不由得叹了口气。也许这棵树对于她来讲,真的很重要呢。

“你用Instagram吗?”Liz忽然问。

“用啊。怎么,你也玩Ins?”

“对啊,又不是年轻人的专利。我的账号就是这棵树。要不要follow我?”

我们已经走到了她门口,于是我拿出手机,加了她的账号Leni’s Tree。她也加了我的Pavarotti-in-kitchen(厨房里的帕瓦罗蒂)。她迫不及待地翻看我的帖子,对于我做的菜和一边做菜一边唱歌的录像大为赞赏。我又感到了见粉丝的愉悦。昨天的酒彻底醒了,我告别Liz,脚步轻快地回到自己的小窝。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帕瓦罗蒂》(三)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