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邮差》

我站在街对面,望向那个淡蓝色外墙勾着白边框的房子,目光久久不愿离开二楼的一个窗口。六月温暖的风把窗户里面的白纱吹得轻柔起舞,屋子里一定很凉爽吧?站在炙热的午后阳光里,我有点汗流浃背的。再看一眼,就一眼,我就去接着工作。多么希望在这最后一眼的遥望中,可以看到窗口出现一个男孩子小小的脑袋,然后是挥舞着的小手,大声叫:“爸爸!爸爸!”

大象, 水坑, 小象, 动物, 厚皮动物, 自然, 河, 墙纸, 背景, 大象

我转过身,继续我的行程。这个设计得横平竖直的小区,横街短,竖街长,房子与房子之间的距离很近。我数过,横街要两百步,竖街四百步,两个房子大门之间一般是二十步。我迈开右腿,第二十步的时候向右转,走上砖头铺的小路,上三级台阶,把一堆信件和广告塞进了邮箱。

我是一个邮差。我已经在这个小区服务了快一年了。

一年多以前,我不是一个邮差。我是一个工程师。我以前就住在这个小区,后来搬走了。但是我现在是个邮差,天天都回来工作。所以,我其实并没有离开过。

走下台阶,顺着砖头铺的小路走到街上,向右转,我确定先迈右脚,开始数下一个“二十”。

“爸爸,你一定要先迈右脚!” TT稚嫩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他喜欢和我手拉手走路。自从他学会换步子以后,就不停地换,以达到和我步调一致。但是他的小短腿儿怎么可能和我步调一致呢?再后来,他发现如果和我步调一致的话,甩胳膊就会打架。于是聪明绝顶的他开始把步子和我调得正相反。这样两个人可以手拉手,一起舒服地甩动。我也会把步伐变得和他一样细小。有时候我故意先迈左脚,他就会大叫“错啦!” 有时候我会在他小心翼翼调整步伐的时候忽然“跳”一步,就是想看看他气急败坏的小样子。

他会仰着头,皱起小眉毛,跺一下脚,拉长声音叫:“爸~~!” 然后我会把他一把拎起来,扛在肩上,任他蹬着脚,小拳头轻轻地捶打我的后背,抓我的头发,咯咯地,放纵大笑。

“嗨,詹姆斯!今天好热啊!” 前面绿色房子里走出来的一个中年女性向我问好。

“怀特太太!你好啊!真的是夏天啦!” 我把邮件交给她,点头致意,接着往下一家走去。怀特太太种了好几株柠檬树,白色的小花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气。我回头看了看蓝色房子前面的那棵柠檬树,长高了。当初和TT一起种下的,长得真快啊!

下面这个棕色房子是陈先生一家。我和他们很熟悉。这条街就我们两家亚裔,所以我们很快成了朋友。他们家的女儿比TT大几岁,但是两个孩子可以玩儿到一起。两家的太太也是好朋友。他们有三个孩子,老大今年要上大学了。我记得从去年十二月底开始,陆陆续续地给他们投送了好几个来自大学的信封,有大有小。据说大的是录取通知,小的是拒绝信。陈先生说大多数大学不发拒绝信,都是网上自己查。我暗自算了一下,单单是有信的,就有十个大学了。现在孩子考大学要申请多少所啊?TT考大学的时候应该是十几年以后吧?我甩了甩头,把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开。继续专心工作。

我今年三十四岁,身强力壮,个头高,步子大,所以走得很快。这可是做邮差得天独厚的好条件。刚开始的时候我走得太快了,每天下班就膝盖疼。邮局里的老邮差笑话我,问我干嘛那么着急。我也不知道,就是想早点送完邮件,然后在车里坐一会儿,看着熟悉的街道,想点心事。或者睡上一觉。将醒未醒的时候最美好,我呼吸着和以前一样的空气,迷蒙中看到和以前一样的景致,会感到和以前一样的平静和幸福。

有时候我明明已经醒了,但是还闭着眼睛。想象着也许下一秒,TT会飞身跳到我肚子上,把我砸得生疼,大声叫唤让我不要装睡。当然我知道,这一秒将是无限长,无限长,TT永远不会再跳到我身上了。

周五下班以后,我绕道去超市买了一些海鲜和水果,开车去我爸妈家。

“小詹回来啦?” 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

“妈,等我先洗一下手,马上来帮你洗螃蟹。今天我买到膏很多的。”

我把六个螃蟹倒进水池里。爸爸从客厅走过来一看,开心地笑了:“真是肥啊!今天打算怎么做?”

“你们喜欢怎么做都行啊,姜葱?清蒸?还是避风塘?” 我一边系上围裙,一边问。

“你看着办吧。” 妈妈说。

我抓起螃蟹,拿了一个刷子开始清洗。爸爸忽然来了一句:“米晶喜欢避风塘的。要不你做好了送一些给她吧?”

“不然喊她来一起吃?” 妈妈举着锅铲回头充满鼓励地看着我。

“Ouch!” 一个螃蟹狠狠地夹住了我的手指。爸爸赶来帮忙,拧下了那个蟹脚,抓住我冒着鲜血的手在水龙头底下冲。看到血混着水在水池里流动,我的胃里翻江倒海,别过头去不想看。

“好了好了,没事。” 我抽出手来。妈妈帮我包好,爸爸接过来洗螃蟹的工作,我跑到浴室里干呕了两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陌生感。这一年多真的是变得又黑又瘦的。以前大家都说TT长得和我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现在应该不像了吧?

我清蒸了螃蟹。米晶不喜欢清蒸的。这样妈妈没有理由让我见她。不过饭后,妈妈还是把话题绕到了她身上。

“你们俩应该好好谈谈。都一年多了…… 你们以前感情那么好。唉,老天爷狠心,可是你们不要再惩罚自己了呀。还是原谅彼此吧。”

“妈,不是说好了以后不谈这个了吗?我们这样挺好的。少见面,少想以前的事情。你们别操心啦,我自己过得很不错。现在身体很棒,血脂血压都不高,血糖也特别好,想吃什么都敢吃。我觉得挺开心的。” 我越说声音越低,似乎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唉……” 妈妈又叹了口气,转身去厨房收拾,留我和爸爸坐在一堆螃蟹壳前默不作声。

今天蓝色的房子前面正好有一个车位。每到这种情景,我都特别兴奋,赶紧把邮车停在那里。我在车里面整理邮件,眼睛瞟向房子旁边的铁门。透过铁门栏杆的空隙,我可以看到后院的一角,看到那棵大树上吊着的秋千。那是我给TT做的。如今这个房子变成了新屋主的出租房,房客都是大人,那个秋千被冷落了很久。

我把挎包背上,准备出发去送信。迈出右脚,才走了五步,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

“詹姆斯!今天我陪你走走?” 我回头一看,是后面第三家的尼尔森。

“尼尔森!你气色不错喔。好!一起走走。” 我喜欢和这位七十多岁的老邻居一起送信。虽然走得比较慢,但是他总是有好玩的话题。他宽厚的笑容和满不在乎的神情,还有不停地冒出来的老故事和人生智慧,每每让我觉得比早间咖啡还有味道。有时候他太太会让他带自己烘焙的点心给我吃。不过最近老太太玛丽身体不是很好,我心想,今天干完活应该去看看她。TT以前总是喜欢在他们家门口悄悄张望,就盼着玛丽正好出门,那他就会有糖果点心的款待了。

“玛丽好一点吗?” 我问尼尔森。

“不太好。不过比昨天好。她最近睡得比较多,我可以出来走走。”

“你自己也多加保重啊!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记得告诉我。这样吧,今天我下班来帮你们做清洁好吗?反正我回家一个人也没事情做。“

“谢谢你啦!没太多事情。你下班去约会啊,自己一个人多没趣!” 他朝我挤了挤眼,笑了。

“哎,总拿我开心!” 我跑着去送信,回来再和他一起接着走。

“昨天我在银行看到你太太,哦,你前妻了。她看起来还不错。我告诉她你每天都在这里送信。她说她知道。”

我看着尼尔森,不知道说什么。米晶怎么知道的?其实也不奇怪,我们那么多共同的朋友,虽然我都不怎么和他们联系了,但是我的现状他们应该知道得差不多吧。

又走了一会儿,尼尔森说他要回去了。我自己加快步伐继续工作,希望早一点可以完成任务,然后在那个蓝房子前面睡上一小觉。

我如愿以偿地坐进车里,很快地吃了一个三明治,然后开始打盹儿。我之所以喜欢在这里小憩,是因为有好几次在这里梦见TT。那种短暂又很深的睡眠,通常有特别鲜明的梦境。我曾经梦见过他和我一起除草;梦见他开心地举着冰激凌甜筒跑出来,一把抱住我的腿,然后冰激凌球掉了下去,气得他嚎啕大哭;也梦见过米晶抱着他,坐在门口等我下班,然后在我手机镜头下甜笑……

天气有点热,可是我快睡着了,懒洋洋不想去擦脑门上的汗。我看见TT穿着小背心和绿色的短裤,拿着水枪和他的小朋友嬉闹。他的小背心都湿透了,贴在身上,露出来圆鼓鼓的小肚子的形状。忽然,他消失在旁边一辆停在车道上的大吉普车的后面不见了。“TT,快出来!” 我在梦里呼唤,一声比一声焦急。可是他还是不出来。远处响起来救护车的警笛声。我的心脏狂跳,一下子醒了。

我坐起身子,大汗淋漓,头痛欲裂。警笛越来越近。我回头看到了救护车和消防车。怎么回事?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跳下车,我看到救护人员冲进了尼尔森的房子,我拔腿跑了过去。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邮差》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