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报恩

杨伯伯养了一条叫做吉利的黑狗,杨伯伯说,它是自己跟他回家的。说是有一天到公园散步,他在小摊前买了蚵仔煎,热腾腾的,他一口都还没吃,却一个不留神,落在了地上,刚好被路过的黑狗给吃了,之后,黑狗就不离开他了。他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吉利,反正杨伯伯年纪也大了,应该是七十五六吧?反正这个问题,你问他,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他常晃着白秃的大脑袋,说人活到这个岁数,年龄都只是参考用的。

就像我们也不会在那棵自从被雷击过后,不再长出新叶的大树下,去计算每天地上又掉了多少落叶,我想,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杨伯伯在浴室跌了一跤,从此就只能靠轮椅行走,他的老伴很早就过世了,儿子和女儿都到大城市了,我从没看过他的子女回来过,偶尔过年的时候,爷爷会让我去巷尾喊杨伯伯到家里吃饭,说是人多热闹,有一次我打电动打得入迷,便随口应了一句:「杨伯伯又不是我们家的人,为什么每年要喊他来吃饭?」,爷爷气得要拿起拐杖揍我,好在被爸爸给拦了下来,我从没见过爷爷发这么大脾气。

有时候下课得早,我会在附近溜达,这里除了星期三下午收二手家电的卡车,平常很难有什么汽车经过,周围就是一些小菜圃和蚊子田,在巷尾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小河大概就是到大人的腰际,由于流速很慢,一般时候也都清澈见底,所以暑假总能看见小朋友三五成群的到那里玩耍,平日里,倒显得清幽。有时候你会听见一阵宏亮的狗吠声,远远地就可以看见吉利和推着轮椅的杨伯伯,有时吉利还会在后头推着杨伯伯,他们最常到这小河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可能是因为这里离杨伯伯的家,不到五分钟的路途,也可能是因为杨伯伯脚受伤之后,变得更加孤僻了,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总是两眼直直地看着远方,好像正在寻找什么,又好像根本什么也没在看,那个眼神很难形容,就像是在看穿世界的本质,最后又会挟着落寞,然后同吉利一起回家,后来听爸爸说,杨伯伯的身体是越来越差,那阵子,我才看到他那些子女。

杨伯伯的子女在某一天的下午,开着一辆又一辆名贵的车停在了巷口,因为里头路面不大平整,都是碎石子铺成的地,车子进去也不好出来,他们只得在巷口下车,然后穿着华贵的衣裳,拎着年节我们家才会出现的肉干还有礼盒,来到了杨伯伯家门口,吉利那阵子叫个不停,不像平时那样温顺,没日没夜地叫着,我问爸爸,是不是因为不欢迎他们呢?爸爸冷笑了一下,然后摸了摸我的头说,只是因为吉利太久没有看到这么多人,不习惯而已吧!那阵子放学回家,路上经过菜市场,都会听见菜贩们在讨论,说杨伯伯的子女们,是回来分家产的,说是每一个人突然变得很孝顺,一个一个地说要接杨伯伯回自己家住;有一次我听得入迷,插嘴了一句:「有人孝顺不好吗?」,卖菜的大姊捏了我的脸一把,然后说:「长大你就懂了!」 那年除夕,杨伯伯没到我们家里吃年夜饭,他的子女们都回到了杨伯伯家,甚至还住了下来,这是以往都没有的光景。

不知道为什么,那阵子春雨没日没夜的下,小河的鱼虾有时候都给淹上了岸,杨伯伯的家人,十余口大大小小都回来了,甚至还破天荒地住了下来。那天一早,爸爸听见巷口汽车的声音,就和妈妈说了一句:「听医生说,就是这几天了。」 我没怎么留意,这话来得没头没尾,但显然妈妈和爸爸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爷爷那天比平时更没有胃口,半碗饭都没能吃完,就下了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菜不合他的口味。除夕那晚,雨下得特别的大,还能听见雷声轰隆隆的响,我很早就入睡了,睡梦中,我走出了大门到街上,远远地,我就看到吉利,可吉利旁边没有轮椅,也没有杨伯伯。我走上前去,摸了摸吉利的头,然后问了一句:「杨伯伯呢?」 吉利没有像平常一样摇尾巴,也没有开心的吠叫,他突然狠狠地咬了我的手,然后就往巷尾跑,我拿起了一旁的小树枝就追了上去要打他,跑着、跑着,我就来到了小河边,杨伯伯坐在那里,神情呆滞地看着小河。

就在这个时候,吉利突然狠狠地往前一撞,杨伯伯连同轮椅,就这样跌进了河里,而它咧开了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的梦就在这里惊醒了。醒来以后我想要到河边去看看,却发现巷尾被拉了好长好长一条黄色的封锁线,好多警察围着杨伯伯的家进进出出,后来我才知道,昨夜听说有歹徒闯入,十余口无一生还,而吉利和杨伯伯去不知去向。不消几日,警方很快地找到了凶手,凶手就在河边,一直怔怔地望着河水发愣,听说是个有精神病的,到了警局,一句话也说不清楚。大人们每每说到杨伯伯一家,都是摇了摇头,要嘛一句「真惨哪!」、要嘛一句「 报应哪!」其他便不再多说。班上多嘴的同学,一天下课得意洋洋地说自己知道杨伯伯一家的惨案,说是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听见父母在低声谈论著。

说杨伯伯一家身体被切成了肉末,手脚被肢解像蹄膀一样吊在了客厅,血水就这样滴滴答答地流了一整晚,他们的头颅还挂着惊恐的表情,被排排放好在沙发上,就这样惊愕地盯着自己自己的手脚,直到送早报的见她家大门敞开,一进了屋,就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回了家里,之后才结结巴巴地通知了警方。我们几个吓得说不出话来,还有几个同学被吓得去报告了老师,老师脸色铁青地把我们都训斥了一顿,要我们不许再胡说八道,但老师究竟也没有告诉我们杨伯伯一家是怎么过世的。整整一个月过去了,警方仍旧没有找到杨伯伯和吉利,警察不管怎么问凶手,他只是笑,笑完就说要吃饭,最好,还要有肉。

黄色的封锁线已经撤除了,大家还是照旧到小河边戏水,钓青蛙,但每次我走到巷尾,就会想到那个梦,好几次我到了小河边,却又折了回去。那阵子天气时好时坏,听朋友们说,小河很混浊,又是泥啊又是沙的,不像天气好的时候,河里有几尾鱼都看得清清楚楚。某天,我还是禁不住大伙的邀约,想到河边钓青蛙,我们把自制的小竹竿藏在了书包,等放学就要直接到小河边、那天天气阴阴的,看起来快下雨的样子,但这并不足以让我们打退堂鼓。到了小河边,我们就定位,就准备要开始大展身手,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一阵狗吠声,正当我转头想确认声音来源的时候,一道闪电划破了天际,轰隆隆的雷声吓得我们捂住了耳朵,旋即大雨刷地落了下来。

我们赶紧收拾了钓具,正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小伙伴大叫河里有东西,我们转头一看,吓得没命地往家跑。大人们联络了警方,警方很快地到了河边,最终循着轮椅和吉利的尸体再往下游找,找到卡在石缝中,杨伯伯那变形的尸体。算起来,那日正巧是杨伯伯一家命案后第四十九天。长大之后,我每每想到这个故事,就不禁在想,吉利和杨伯伯为什么会到河边呢?而梦里它又为什么要把杨伯伯推下河里呢?可如果那天杨伯伯没有坠入河里,那么,杨伯伯会不会和他的家人一样… …

【短篇小说】报恩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报恩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