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我生而有罪,我生而无罪。

太宰治的书我到目前为止只看过《人间失格》和《御伽草纸》,对太宰治的了解也不深,只知道他是有钱人、女人缘很好、喝酒、自杀多次,还有是无赖派(但什么是无赖派我也没有深入去了解),将一个作品太过深入去代入、衍生、诠释也不是我的调调,所以我只能就我注意到的点来说,而且也无法说出什么个太厉害的东西。

《斜阳》描述的是一个贵族的没落,面对这种情景,家族成员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是平静面对,还是激烈反抗,或是颓废逃避。
在《斜阳》中,我一直注意到的是过着放荡生活的弟弟直治,身为主讲述人的姐姐和子我倒没很关注,或许是因为《御伽草纸》里那只兔子的描述让我对太宰治的女人观感到有偏见吧,所以直觉的就是没兴趣,但后来找了些心得来看,发现关于和子,其实是个与直治相对照的角色,她代表了积极性,直治则是消极的态度。
让我比较注意直治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一直让我想到《人间失格》的主角,也因此就连接到了太宰治。(但我对太宰治的思想只限于这三本书,实在无法做更多阐述,因此两者间的关联就先在此打住)
如果是在以前的社会,贵族理所当然拥有很多钱,享受荣华富贵,平民就是要拼死拼活才能挣一口饭来吃,那么我想,《斜阳》中的直治的矛盾就不再存在。

「诞生在贵族人家,是我们的罪孽吗?」

我想直治最大的痛苦,就是他是有钱人这一出生。他生而享有富贵,但很敬佩、羡慕那些辛苦赚钱养活自己的平民,所以他想要像他们一样拥有强而有力的生命,可是却发现他做不到,于是他沉迷于毒品里,想让自己粗俗一点。
可是不管直治怎么做,他仍旧还是有「贵族」这一包袱在。
直治对上流社会反感,而且在他选择堕落的同时,上流社会也排斥他,但是他想要加入的「平民」却始终认为他是个「贵族」。
失去了容身之所,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于是直治就失去活下去的动力。
但直治的这些作为应该会让人觉得他很不惜福,完全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是这就是直治的矛盾,他不认为自己生在贵族是有罪,但同时又认为自己身为贵族是不该的。
他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所以他无法没有愧对的活下去,可是与此同时他又无法脱离贵族般的生活。

关于主述人,书中的「我」,和子。
我只能说我不了解太宰治的爱情观,这大概跟我的经验不足有关吧。
但从和子身上可以看到她对社会普遍价值观的反抗,她勇于追求自己所爱,因为那是她活下去的动力,就算那是不被世俗接受的也无所谓。
与直治的消即逃避相对,和子为了活下去会用尽一切办法。
面对活着这一「战争」,就算必须匍匐在地苟且偷生,我想和子也会正面迎击的。

关于母亲的部分。
我很喜欢里头对母亲的描述,直治在说他之所以没在母亲活着的时候自杀,是因为如果他死了,也伤害到母亲,因为有「孩子」,才会有「母亲」。

我生而有罪,我生而无罪。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我生而有罪,我生而无罪。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