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如果童话故事这样说-灰姑娘

真是的真是的,店主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这位表现优异的员工呢!再说,当初我答应做的工作可是说故事给客人听,可没有答应要帮这家脏兮兮的店打扫呢!这真是太太太太过分了,简直就是后母的行为嘛!

是吧是吧,你也同意对不对,可是啊──说到后母就会想到灰姑娘,但是我偷偷偷偷的跟你说哟,店主人可是比灰姑娘里的后母还要来的可恶许多啊!……哎呀哎呀,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就让可怜的小小小店员在下我跟你说个故事吧,这样的话,你就一定会了解店主人是多多多多会奴役超优质员工了!

故事是从一栋宅邸开始的,这栋宅邸原本的女主人因为生病而去世,留下她美丽的女儿还有毫不起眼的男主人。一点也不重要的男主人因为不甘寂寞,所以不久后就娶了一名有着两个女儿的寡妇,在故事里,我们称呼她们为后母、大姐和二姐。

站在宅邸的大厅里,女孩抬起她小小的头,眯起她圆润的大眼,嘟着小巧的嘴巴,观察起她那不知从哪里捡到福分娶到她母亲的父亲所带来的三个正扬着温柔微笑的女人。

──莫名其妙就对我笑的这样温柔,绝对有问题。

「罗罗,她们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人了唷!」

男主人憨憨地笑着,完全没注意到他可爱、倔强、固执的宝贝女儿正对她的观察下了什么样的结论。

在女孩懂事之前,她那伟大、女神般、拥有绝世美貌却不幸香消玉殒的母亲就跟她说过神秘的东方有个一句流传千世的伟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行拂乱其所为。」

所以她那高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美如天仙的母亲才会从小要求她自己做所有的事,像是在拿的起汤匙之后就开始自己吃饭、可以站立后就要求她自己走、在她哭稀哩哗啦的时候不理她,甚至将满脸鼻涕口水眼泪的她赶走等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她那美丽、神仙般、世上绝无仅有的母亲为了让她以后可以过好日子才锻炼她的呀!所以每当不懂她那……………的母亲辛劳的父亲千方百计想要帮助她的时候,她才都会鄙夷地瞪向她那痴呆、懦弱、毫无用处的父亲,顺便甩开他的手。虽然她也知道父亲是因为爱她才会这么短视近利,但她无法原谅任何想妨碍她达成目的的人,就算是父亲也一样!

噘嘴看着蹲下身的大姐和二姐,女孩仍在努力转动她那小小的脑袋,想要看穿她们三人的阴谋。

「以后我们就是妳的姐姐啰,我们的妈妈也会变成妳的妈妈唷!」

突然,女孩松开不满的双唇,弯起了她红如梅果的嘴巴。后母还有后母的女儿,完美的荆棘之道,果然她那尊贵………………的母亲最爱她了,就算回到圣主怀抱后还是在帮她安排可以通往大道的路啊!

「妳可以尽情跟我们撒娇唷!」

「妳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都会给妳唷!」

咦?

弯起的嘴角石化般凝固住,女孩不可思议地看着大姐和二姐,觉得事情的发展正往奇怪的地方歪去。

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我一定会很疼妳的唷,罗罗,一定比疼她们两个更疼妳!」

女孩的笑容完全垮下,在她理解这三人的到来将为她带来怎样的阻碍时,女孩的眼眶逐渐聚集泪水──母亲,她神圣……………谁也比不上的母亲不是该为她安排好一切吗?为什么派了这三个家伙来破坏她未来嫁给什么皇族的计画呢?

「啊──不哭不哭唷!」

「来,姐姐惜惜──」

「要不要妈妈抱抱呢?」

用力甩开大姐、二姐与后母的伸出来要摸她、惜她、抱她的手,女孩哭着跑回房间。

「妳们不是后母和后母的小孩吗?不是该讨厌我、虐待我吗──」

在如雷般的关门声传来前,女孩夹杂着泪水、哀怨、怪异期望的吼叫声确实地传到站在门口的四人耳里。

「抱歉,这孩子有点奇怪,可是请妳们一起疼爱那没有被妈妈疼惜过的孩子吧。」

摸着头发已经有些稀疏的头,父亲有些不好意思伤脑筋地对张大嘴吃惊的三位新家人说。

「你不用道歉啦,爸爸。」

「对呀,我们一定会好好疼她的,父亲。」

「真是可爱的孩子啊──」

大姐、二姐还有后母望了望彼此,心有灵犀地漾起温柔的笑容。

──她们一定会好疼惜这可爱又可怜的女孩。

……什么?你说这跟你听过的不同,唉──所以我说啊,你都在这住那么久了,当这里是家怎么样的故事屋啊?当心被店主人发现,把你赶出去喔!啊啊啊啊!别走!我不再说你就是了。咳,那么就让我们继续看女孩与这三位新家人会谱出怎样的故事吧──唉,你怎么能说我在装模作样呢?什么我平常都疯疯癫癫的,这真是太太太太失礼了!

接下来的日子,女孩都过得像是炸起毛的猫一样。

等等等等等,别跑啊,小家伙!猫只是种比喻,不是说女孩真的变成一只猫,而是说女孩就像是受到惊吓而竖起毛的猫一样过日子……啊啊,我也同意,被吓到的猫蓬松起来的尾巴就像松鼠一样,好笑极了。

接下来的日子,女孩只觉得烦死了!

每当她拿起扫把想要打扫的时候,就会发现大姐、二姐慌张地跑到她旁边,抢走扫把,不是叫已经扫过一遍的仆人再次清扫根本没有灰尘的地板,就是自己动手扫。

还有在女孩卷起袖子,穿上围裙想要命苦地为宅邸里的人烹煮晚餐时,后母、大姐和二姐都会抢走她手上的锅具,并塞给女孩她们早些时候在街上买回来的美味又高级的点心。

欸?你问女孩有没有吃掉点心?这还用问吗?当然有吃掉啊!因为虽然她追求极度的命苦,就是那个前面说过得天将降大任什么的,但是面对那些甜美的诱惑──尤其是蛋糕类的──她还是会违背着良心,非常痛苦的吃下去──但也只限于蛋糕──唉,别再扯这些有的没的了啦,那个很很很很重要的王子殿下都还没出现欸……什么?我才没有因为你没给钱就想敷衍了事,你可知不知道,店主人的口号就是顾客至上,但其实也真的只是口号啦……欸欸欸欸,拜托你不要把我刚才说的说出去,不然我可能会丢了工作又跑到街上要饭了啊!好好好好好,我现在就仔细、细腻、精彩地把故事继续说下去──

那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大姐、二姐还有后母还会在她拿起脏衣服,想要拿去洗的时候,从不知道哪里杀出来抢走,唱着胜利的战歌在她面前炫耀地洗完那些衣服。

更甚是买漂亮、昂贵、全新的礼服给她穿──这真是完完全全的不可理喻!

已经十六岁的女孩生气地回想过去的种种,气愤地双手插腰挺直胸膛。别老把她当成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女孩,她可是已经长大到可以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了!

「不对不对不对!我敬爱的、亲爱的姐姐大人啊!您们不该拿这些漂亮的、全新的礼服给我啊!」

被女孩尖锐的喊叫声逼得退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大姐和二姐垂着与她们母亲相同的黑色眼眸,委屈地看着她们亲爱的妹妹把她们特地买给她的礼服丢到地上。

「可是,我亲爱的妹妹,王子的舞会就快到了,妳没有漂亮的礼服要怎么参加呢?」

「是啊是啊,快把那身沾满灰尘的衣服脱下来给我洗洗吧?妳漂亮的脸蛋都被埋藏在灰尘里了。」

嘟着嘴,女孩鼓起被灰尘盖住的红色粉颊,闹脾气般大声叫道:

「就说不对了嘛!妳们是听不懂吗!」说着,女孩大步走向紧张地抓着彼此的手的姐姐们,「妳们应该要欺负我,叫我扫地擦窗户洗衣服才对啊!怎么变成姐姐大人您要为我洗衣服呢!」边指责姐姐们没有尽到欺负她的职责,女孩边用手戳着二姐的白净的脸庞。

「快快快,我把您的脸弄脏了喔!姐姐大人快点骂我快点打我啊!」

面对着距离一步并不断叫喊的灰姑娘,二姐眨着湿润的黑色眼瞳,透明无色的温热液体不断在眼眶中打转,最后终于──

「母亲!罗罗又逼我欺负她了啦!」

用手挥掉影响视力的泪水,二姐悲戚地跑在空荡的走廊上。看着妹妹抛下自己逃走,大姐鼓起精神回头望向女孩,但所有的心里建设都在见到女孩烧着愤怒的蓝色双眼时垮成一滩烂泥。

「妈妈!罗罗把我们买回来的礼服丢在地上啦!」

跟从二姐的脚步,大姐也一同跑向在走廊深处的女主人卧房。

瞪着姐姐们消失在视线外,女孩鼓起双颊,将华丽的礼服塞入放满礼物的衣柜里,接着打开在房间一角破破烂烂的扫具柜,从里面拿出水桶还有刷子,装好水后来到走廊,于是,女孩开始刷起一点也不脏的走廊地板。

边刷边哼起歌,女孩开心地──不不不,伤心地烦恼王子的舞会。

为了庆祝王子成年,国王与王后举办了场舞会,邀请住在首都里的少女们一起争奇斗艳,看谁可以得到王子的青睐,这样搞不好就可以一辈子雍容华贵,不用担心有一餐没一餐,只需要担心游泳圈会不会突然冒出来。

很快地──到了王子的舞会当天,女孩待在她房间里,面露悲伤的陷入沉思。

如果要参加王子的舞会,那么她就需要有礼服,女孩无视礼服满到关不上门的衣柜,坐在被她换掉高级丝绸床罩改成粗糙麻布的床上,女孩烦恼地想着该怎么让大姐、二姐还有后母答应让她去参加王子的舞会。

「罗罗,妳看这件礼服怎么样?妳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对啊,罗罗,搞不好王子会看上妳呢!」

睁着圆润的蓝色眼睛,女孩立刻拉回漂到远处的思绪,皱起眉头,生气地跳下床,脚步沉重地逼近擅闯入她房间的姐姐们。

「怎、怎么了呢?罗罗?妳、妳看这件礼服,很、很美对不对……」

「是、是啊,罗罗,今天妳就穿这件去王子的舞会……吧?」

强忍着想落跑的双脚,二姐、大姐死撑着快要落泪的双眼,颤抖地看着一脸怒气的女孩。

「我说,我亲爱的姐姐们──」

「哦嗯……。」

「是……。」

「我说过很多很多很多次了,妳们应该要禁止我去王子的舞会,叫我留在家里打扫……停,不要打断我说话!还有,妳们不该买这样漂亮的礼服给我,而是该穿很虽然有点漂亮,但有点俗气的礼服炫耀给我看,嘲笑我穿这样破旧的衣服,没有那样华丽的礼服可以穿!」

「可是,罗罗……」

「罗罗,我们有……」

「停!为什么妳们总是教不会呢?为什么一直听不懂我说的话?妳们应该要欺负我啊!而不是做这些扯我后腿的事!」

碰一声,女孩用力地关上房间的门。

「孩子们。」

随着突然出现的声音望去,大姐、二姐看见后母就站在后面,面带笑容地看着她们。

「妈妈……」

「母亲。」

强忍着泪水,大姐、二姐脚步凌乱地跑到后母的面前。

「孩子们,听我说,如果想让罗罗参加王子的舞会,这样的办法是行不通的,来,我有个好点子──」

在干净到可以映出倒影的走廊上,后母悄悄地告诉大姐、二姐她的计画。

呵呵呵呵,就让你来猜猜后母想到了什么点子吧?……咦?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立刻就猜到答案?这真是太太太太让人挫败了,我竟然输给了区区区区……啊啊啊,抱歉抱歉,别生气了啦!你不会想把故事听完吗?……是是是,没说完故事不舒服的是我,但你难到不会好奇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吗?

好好好,在下小人我立刻继续说下去。

女孩深受感动地看着终于懂她的后母、大姐和二姐。

「哼!我、我们要去王子的舞会了,真、真真……真可惜罗罗妳,不对,真可惜灰灰、灰姑娘妳不能去,谁叫妳没有可以、可以穿出门的礼服呢?」

「对啊对啊,灰姑娘,妳就在家里打扫吧。」

「孩子们,别理这个肮脏的丫头,我们赶紧出门吧!」

虽然大姐结结巴巴的,而且不时还透出哭腔,二姐像是念台词一样平板的毫无感情,但是!后母的表现完全就是完美的「后母」啊!

看着后母她们搭上马车离开,女孩差点忘了她现在应该要很难过地等待奇迹,而不是高兴到要掉出眼泪。

「我、我该怎么办呢?」

坐在地上,旁边摆着装有干净的井水的木桶,女孩拿着好不容易才弄脏的布巾擦拭刚刚不小心掉出来的眼泪,看似难过且绝望地看着空荡荡的大厅。

叩叩。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接着大门打开,一个白发的老妇人走进她家。

「妳谁啊?」

「呵呵呵!女孩儿,我是妳的神仙教母,来实现妳的愿望啰!」

「神仙教母?」

「是啊,女孩儿,妳死去的母亲拜托我来照顾妳,实现妳的愿望啰!」

「母亲大人!我那美丽、伟大、无人能出其右的母亲大人?」

「……呃,是的。」

「这真是太棒了!那我亲爱的神仙教母,请让我可以去参加王子的舞会!」

「好──」

白发老妇人随即走出大门,推进一个木箱子,打开箱子后,里面就是稍早前姐姐们拿给女孩看的礼服,但女孩一点疑惑也没有,瞬间抢过礼服,一刻也不容缓地在大厅就换起衣服,闭起眼睛让老妇人化妆,接着盘起头发,戴上饰品,最后,感动地套上与她的脚完全吻合的高跟鞋。

女孩眨巴着眼睛,看着在镜子里的自己,高傲的仰起头,满意地扬起嘴角。

「哼哼哼,我果然是最美的!」

「呃……是啊。」

「那么,神仙教母您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啊,马车在外面,随时都可以出发。」

「不不不,我是说像注意事项啊!那类的。」

「那夜晚会有点凉,小心不要着凉了。」

「不是不是啦!像是几点之前要回来的注意事项啊!」

「不,我没有被告知到这样的限制,看妳要几点回来都可以吧?」

「不行不行不行!神仙教母!您要说我要在十二点之前回来才可以!」

「但,现在也不早了,十二点前就回来不会玩不尽兴吗?」

「就是要那样啊!多灾多难,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快点!神仙教母,快警告我必须十二点之前回来!」

「呃……好吧。」

被女孩逼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老妇人拿出手巾擦了擦被喷满口水的脸,疲惫地扬起笑容。

「女孩儿,妳必须在十二点之前回来。」

「欸──为什么?」

女孩露出失望地表情,从一数到三后又立刻摆出有些勉强的笑容。

「算了,可以去王子的舞会我就很高兴了。」

在原地无意义地转了一圈,女孩开心地蹎着脚步跑出门外。

「谢谢您!神仙教母!还有我那美丽如女神、神圣如上帝的母亲!」

接在女孩喊叫之后的是马车出发的声音。

坐倒在女孩方才坐过的地上,与后母相交甚好的邻居老妇人疲惫地叹了口大大的气。

就跟女孩想的一样,愚笨的金发王子立刻被她完美的外貌给吸引住,女孩完美的表现她精湛的演技,害羞地与王子跳过一轮又一轮的舞,每当王子想要换舞伴或是有其他愚蠢的少女想要与王子跳舞时,她总会适当地瞪向对方。

这可是她灰姑娘人生里的高峰,别人凭什么来破坏她的幸福!

啊?妳說大姐、二姐还有后母有没有看到女孩到会场了?这当然是有啊!而且啊,她们还在一旁阻止有人要靠近王子,就连一开始让女孩受到注目,都是她们三人用细小但旁人听的到的声音,讲悄悄话般感叹女孩的美貌,渐渐地,会场就会开始喧腾,等王子主动接近女孩,被女孩抓住,那她们的计画就成功达成了。

什么?王子很可怜?唉?谁叫王子是愚蠢的金发呢?……欸?店主人也是金发?你你你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蠢话,店主人的金可是与王子的金不同,可别以为我会就这样跳入你设的陷阱里喔!我才不会蠢到说,店主人拥有一头愚蠢的金发!

……!店主人!你你你你您刚刚听到的不是我的真心,而是这只死老鼠骗我说的,所以是这只老鼠认为您有头金发,或许是愚蠢的……啥?不不不,我刚刚完全没说什么愚什么蠢的词!……啊啊啊,店主人!我才没有偷懒呢!我可是很尽责地把我不小心倒洒的银粉扫起来,都是那只老鼠突然出现,说他想要听故事!啊?不不不,我最喜欢钱了,免钱的事我才不干呢!像我会说故事给老鼠,完全是因为我有个钮扣掉到柜子后面,用讲故事来跟他换剪钮扣的劳力啊!

什么?钮扣在哪?在在在在这啊!……不不不不,我才不是刚刚才从袖口拆下来的!店主人您要不要去重配副眼镜?我觉得您的度数不太合啊?……啊啊啊!真的很抱歉,我不会再说店主人有头愚蠢的金发和眼睛有问题了!请饶过我吧!不要赶我出去啊!

啊!喂喂喂!死老鼠,我故事都还没说完你跑什么跑啊,我不都说了故事没说完我会很难受吗!……咦咦咦?什么?我才没有很爱说故事呢!什么既然我这么爱说故事,就把刚刚的故事说一百遍,这实在是太太太太过分了!比灰姑娘的后​​母还过分!

……,什么,刚刚故事的结尾?店主人您想听就说嘛──我会勉为其难地说给您听的!欸欸欸!等等等等,故事没人听很寂寞呢!店主人您听我说,我拜托您听我说!

……在、在午夜的钟声响起时,女孩硬将她的高跟鞋塞给王子,拉起王子的领口,蓝色的眼睛瞪的老大。

「王子殿下,如、如果您想要找到我的话,就循着这只鞋吧。……我相信我们一定很有缘分,是天生一对,如果您没找到我,或者娶了其他杂……女孩,我想我一定会难过地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所以王子殿下,请、请您一定要找到我!」

边抹掉眼泪,女孩表现地就像伤心欲绝的高塔里的公主一样,悲伤且绝望,但又相信她那白马王子一定会来救她。

吓得一身冷汗的王子只能唯唯诺诺地答应,胆颤心惊地接过女孩的高跟鞋,接着松口气地望着女孩渐行渐远的背影。可是在王子将鞋子交给仆人将心神放在寻找真的温柔婉约的舞伴时,大姐和二姐突然挡在他的面前。

「王子殿下,相信您一定对我亲爱的妹妹,罗罗,很有好感吧?」

「真的不好意思打扰了王子殿下,虽然我妹妹的个性实在很别扭,但这都是因为她缺乏人家疼爱啊!如果王子殿下您娶她并疼爱她,她一定会变得比现在还要更可爱的!」

「虽然我相信王子殿下一定会找到罗罗的,但是为了罗罗的幸福,我觉得还是要偷偷跟你说我们住在哪里……我们就住在国王街的街底,在那最大户的宅邸就是我们家了。」

「相信我妹妹的家世不会让您蒙羞的。」

「罗罗是个有点爱做梦的女孩,希望您可以挨家挨户的拜托各个少女试穿这只鞋,可是千万别让除了罗罗以外的人穿进去。」

「当您到达我们家时,我妹妹或许会害羞地不敢出来,还请您稍微等待一会儿,就算要搜索我们家也是可以的。」

「罗罗就拜托您了!王子殿下。」

「万事拜托了王子殿下,真的很谢谢您。」

死撑着已经发软的双腿,王子在那奇怪的姐妹都走掉之后,彻底地晕了过去。

舞会过后,首都的少女们都在哀叹一个让人心碎的消息,听说王子因为在舞会上认识的一个女孩害了相思,整天卧病在床,等到他可以走下床去寻找那个女孩已经过了三个月。

据不知道哪来的小道消息说,王子在下床后的地一件事就是确认那位女孩遗留下的鞋子是不是真的存在,好似怕那一切都不过是场梦境,然后发疯般地寻找那个女孩,吐着口水,冒着眼泪,不断颤抖,命令手下的所有仆人士兵,循着他唯一的一个线索,一只鞋,依依拜访各户人家。

最后,王子在国王街底的一个宅邸里寻到了那个貌如天仙的女孩。

听说王子在见到那个女孩的时候激动的落下眼泪,那个女孩还害羞地不敢相信自己是这样的幸运,直直呼喊着这是她在天国的母亲赐予她的幸福。

就像每个故事一样,从此两个人过得幸福快乐的日子!

……咦?店主人?死老鼠?怎么都没有人在啊!你们难道不知道说故事没有人听是很寂寞的吗!算了算了,我才不稀罕你们会懂勒!……欸?吱吱?啊啊,老鼠你这个混蛋!刚刚竟然抛弃我跑掉!……什么?不不不,这才不是什么寂寞的眼泪,这是快乐的眼泪啊!谁叫我这么幸福拥有这么好的工作呢!我是因为太太太太感动了所以才会掉眼泪的,……什么?我才不是为巴结店主人才这样说的呢!你想我是那种人吗?什么那样丑陋的谄媚表情,这真是太太太太过分了!

咦?店主人──什么?死老鼠你别吓我啊!喂喂喂喂!怎么就这样走了,而且那一脸不屑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等等等等──既然你都听完故事了,好歹也帮一下我的忙吧!什么啊!

啊啊──我真是比灰姑娘还可怜好几倍的小小小小员工啊!

【短篇小说】如果童话故事这样说-灰姑娘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如果童话故事这样说-灰姑娘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