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如果童话故事这样说

这里就是说故事给客人听的店。只是就算是您曾经听过的故事,也有可能随着店主人的喜好而有所改变。……不不不,在下、敝人、小子岂敢自称是店主人呢!这真是太太太太大的逾矩了!虽然如果您要那样想我也不会反对啦……什么?我刚刚什么话都没有说喔!我绝对没有低语些什么对店主人不敬的话喔!

那,好的,客人请您坐到那边的位子上,对对对──就是那张红色单人沙发上。很舒服是吗?那真是太太太太好了,请问客人您有什么想听的故事吗?还是要我随机选择想说的故事呢?

啊啊!有想听的故事啊?那么是……睡美人是吗?是那个沉睡一百年等待王子的亲吻的睡美人吗?好的好的,那么,嘘──开始说故事后请保持安静,还有请看着我的右手,盯着那些从手里洒出来的细粉,很久很久以前,就像每个故事的开头一样,在某个拥有女巫、魔法还有国王和皇后的国度里,诞生了一个有着金色头发和精致脸庞的女孩──

全国的人民都在庆祝女孩的诞生,因为这是国王与皇后结婚已久后的第一个小孩,但我们的重点不在不知是谁的问题导致一直没有小孩的国王与皇后,而是住在王国外的寂静森林里的四个女巫学徒,虽说是学徒,但其实在公主诞生的那天就已经毕业了。

拿着三张庆祝公主诞生的邀请函,四位年轻且刚学成的女巫们面面相觑,因为不管她们怎么数,这写着「寂静森林的女巫」的邀请函只有三份,而她们总共有四个人。

「该怎么办才好呢?」

「一、二、三、四,我们有四个人。」

「一、二、三,只有三封信。」

「你们去吧,被忘记什么的,我、我才不会在意呢。」

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巫轮流说着,接着,最后一个说话的女巫又再次开口:「反、反正我学的是诅咒别人的黑魔法,才不会在意被排挤在外呢。」

看着低垂着眼睛,声音慢慢变小的女巫,其它三位女巫互相看向彼此相同的面容,并同时转向正低着头的女巫。

「我们还没决定要怎么做呢!」

「四个人都不要去?」

「还是想办法让四个人都可以去?」

三位女巫又看向彼此,最后在一阵沉默之后,她们一同说道:「让我们四个一起去吧!」

「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呢!」

「让四个人就像只有三个人一样。」

「看起来只有三个人,实际上有四个人。」

「这、这样真的可以吗?」

回答小心翼翼问话的女巫的是爽朗的三合音,「当然没有问题!」

「刚好老师不在呢。」

「这是超机密的大冒险喔!」

「也要让大家记得我们有四个人。」

「其实我不去也没有关系,只是妳们都这样说了,那我就陪妳们去吧!」

于是,她们四个就假装成三个人去参加公主的诞辰典礼。

那么,客人您听到这也发现了吧,第四个学习黑魔法的女巫就是故事中将要诅咒公主的没被邀请的女巫。但诅咒公主的真的会是这个别扭的女巫吗?客人,请您喝完茶后继续盯着这些粉尘看吧。

四位女巫利用她们一模一样的长相,还有学习来的魔法毫无困难的参加了公主的诞辰典礼,很快的,经过了餐会还有音乐演奏,终于来到祝贺公主的时间。

「我祝福公主将有绝世的美貌。」

先不提因为这个祝福皇后将会多么的嫉妒,经过了众多的女巫的祝福,终于轮到四位女巫祝贺公主了。

「希望公主原谅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

「希望公主下次生日时会记得我们有四个人。」

「一、二、三、四,让我为公主介绍我们四个人。」

在三位女巫说完后,从影子里冒出了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巫,见到四位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巫站在一起,全场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如、如果公主在十六岁的成年典礼还、还是忘记我的话,那么就、就……」女巫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扭着黑色斗篷,感受着典礼里所有人的视线,最后终于受不了似地大声喊道:「就死定了啦!」

说完女巫就挥起她黑色的斗篷,消失在残影里面。

「在公主十六岁的成年礼上。」

「要记得我们有四个人!」

「不然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看着女巫的消失,被留下的三位女巫又向着国王与皇后轮流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也跟着消失不见。

瞬间,原本欢乐的典礼沉浸在错愕的安静里,打破这沉闷的气氛的是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

「我还没有祝福公主,我可以使公主免于灾厄。」

穿着花园般的礼服,说是女巫还不如说是仙子的女孩,踏着跳舞般的步伐,她轻巧地或跳或走的来到公主面前。

「在公主十六岁生日那天,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公主只是沉沉地睡着,等待真心爱慕公主的人的亲吻才会醒过来。」

说完,女孩眨着洒上金粉闪闪发亮的长睫毛,陶醉在幸福中,扬起甜美的笑容,她看着张大嘴巴盯着她瞧的国王与皇后,歌唱般地说道:「这真是太好了!公主不会死还可以遇见真心爱她的人!」

不说这位直到最后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逐出王国的女孩,时间很快地来到公主十六岁的生日。这天,国王与皇后选择不邀请任何女巫,只邀请他们信赖的人来参加公主的成年礼。但是啊,不知该说是傻人有傻福,还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公主那天在穿上特地为成年典礼缝制的礼服时,不小心被遗留在衣服内侧的针给刺到,因此实现了以睡眠代替任何灾厄的祝福。

在安置好沉睡过去的公主之后,国王与皇后心灰意冷地请来了王国内地位最高的女巫,请她施行魔法让城堡里的所有人都陪着公主沉沉睡去。

时间一年两年的过去,曾经一直在一起的四位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巫也离开彼此到各地生活了。但是在分开之前,她们一同玩了一个小把戏,四位女巫都使用同一个名字,并祝福彼此第一个分辨出自己的男子,就是会带给自己幸福的人。

当初在公主诞辰典礼时被遗忘的女巫留在王国外的寂静森林,继承了她们老师的房子。原本还在想要不要先离开这座森林去别处探险的她,在听到她的老师说国王与皇后请老师让他们都陷入沉睡后打消了念头。

为什么情况变成这样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最后她还是想不出来。

时间不断的流逝,拥有着女巫不老面容的她也遇到了一个分辨出她与其他三位女巫不同的男子,那时刚好是公主沉睡后的第八十年。在这期间不断有男子进入布满荆棘的城堡内,但无数多的人都是在见到城堡壮观的样子就打消念头,只有少数的进入城堡内遛达一下,可是都没有人见到沉睡多年的公主。可能是那位女孩祝福公主找到真心爱她的人的少女情怀造成的,荆棘迷宫有着非比一般的难度。

女巫与男子生下一个男孩,很难得的那个男孩有着魔法天赋。看着男孩渐渐长大,女巫想起了那个有缺漏的荆棘迷宫。

虽然对普通人来说那个迷宫就像是走入魔森林般恐怖,但是对于有魔法能力的女巫来说简直是一块蛋糕。当你踏入一步时荆棘就往旁边退一步,女巫与跟她长的一模一样的三位女巫就一同走进去过,毫无困难,就算闭着眼睛也可以走到公主的床边。

「孩子,你想不想去拯救公主?」抬起头看着二十岁正在练习魔法的男孩,女巫像是心血来潮般地问道。

「不,母亲您已经问过很多次了,我对于沉睡多年的公主没有兴趣。」看了眼女巫,男孩再度挥动他从女巫手上接下的魔杖。

「这次不太一样,公主就快要过一百一十六岁了,我想在睡下去可能不太好,况且当初公主会变成这样,好像跟『我们』有关。」说着,她回想起许久没见的三位女巫,心情不禁低落了起来。

看着母亲逐渐低垂的眼眸,男孩知道母亲又要开始了。虽然经过一百年,她也不再是那个别扭不会说话的女巫,但是偶尔,女巫还是会适时的利用耍小别扭来达成自己的心愿。

「先、先生,您看您的孩子,我教他所有我会的魔法,但是他却连我的一点点小要求也不想理会!」

看准男子的来到,女巫微微地低啜着。虽然女巫的演技实在不怎么样,但是这招却对那位认出女巫的男子十分有用,或说这两人有着绝佳的夫妻默契。

「孩子,你就听听你母亲的话吧!」紧紧地抱住女巫,男子夸张地对男孩喊道。

「好好好,我去就行了吧。」看着抱着女巫的男子,男孩挥动了魔杖,瞬间树木断成了两截。「但是这是最后一次,母亲还有父亲,请您们记住您们的演技实在是上不了台。」

在男孩回答「好」的瞬间,女巫就已停止啜泣,与男子一同看着说完话的男孩挥动魔杖,消失在两人面前。

「这孩子究竟像谁呢?先生。」

「我也不知道呢,女孩。」

就让安静留在寂静森林吧,我们一同看向轻易来到公主床边的男孩。

男孩低着头看着完全没有变老的公主,无声无息地松了口气,在见到公主之前,他一直想着要是公主长满皱纹还要让她苏醒过来吗?

只是男孩越看公主,越分析围绕在公主身上的魔咒,就越对生下他的女巫感到愤怒,啊啊,包括那三个与女巫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巫。要破解公主的诅咒很容易,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亲吻,只需要用魔杖轻轻点下公主的双唇就可以了。

懒得再浪费时间,男孩用他从女巫手上接下来的魔杖轻轻点了公主的双唇,接着在公主醒来之前就离开城堡。

有时候有些人真的会有莫名奇妙的好运,在王国旁边有个正想要占领王国的邻国,他们也知道公主还有城堡的诅咒,因此派了他们毫不起眼的金发王子来到被荆棘缠绕的城堡。

在男孩点了公主的双唇的同时,金发王子也踏入荆棘迷宫。一切就像是算好似的,金发王子不​​费吹灰之力,啊,如果不算他毫无意义的砍断丝毫没有碍着他的荆棘的话,金发王子可以算是轻轻松松地来到公主的床边。

抹掉在额头上的汗水,金发王子为披荆斩棘的自己感到无比的骄傲,看着公主姣好的面容,金发王子遵照传说,轻轻地吻了逐渐睁开眼睛的公主。

公主看着流着汗水的金发王子,着迷般地伸长双臂,羞涩地拥吻措手不及的金发王子。

不久后,邻国的王子与王国的公主结婚的消息传进寂静森林。女巫奇怪地看着调配魔药的男孩,呐呐地问道:

「孩子,不是你解除公主的诅咒吗?」

「是的,母亲。」男孩边说话还边丢进一只青蛙到大锅里。

「那为什么是邻国的王子娶那位一百一十六岁的公主啊?」

「因为傻子和傻子成一对啊,母亲。」搅拌着慢慢变成橘色的魔药,男孩心里想着的却是女巫和男子。

「是这样啊,孩子。」女巫看向正走过来的男子,无聊似地又说道,「真不知道未来谁会与这孩子结婚啊,先生。」

「搞不好他是跟男人在一起啊,女孩。」提点出女巫问题的盲点,男子坐到女巫的旁边,一同看着他们的男孩工作的模样。

「是啊,还有这种可能呢。」转回视线看着逐渐散出香味的大锅与男孩,女巫接着又开口说,「孩子,不管你怎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拜托您们暂时不要说话好吗!」

接在男孩饶命似的喊话后的是,「先生先生,您看,我怀孕十个月才生下的孩子已经不要理我了啊──」,女巫上不了台面的哭喊。

是的是的,客人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还请问您满意吗?……啊,您说公主与王子之后怎么样了?嗯──套句最老套的说法,从此过得幸福快乐的生活?啊,您说我怎么说的这么不确定,毕竟嘛,他们之后的结局是什么我也不在乎啊!

啊啊啊啊──客人还请您帮个忙,不要把我刚刚说的话跟店主人说,不然啊不然啊,我可能会被丢入油锅啊!……好的好的,真的很谢谢您愿意帮忙。欸?有条件──告诉您为什么银粉里会有画面?

客人您不觉得除了听故事外再看着画面会比较能够投入吗?还有呢,客人,您有听过魔术师跟您说技法秘诀吗?哎呀哎呀,说起来啊,我这个人有些大嘴巴,特别是跟很熟的人更会闲扯一些不该说出来的话啊!

咦咦,客人您真的还会再来吗!这真是真是太太太太太感谢了──是的是的,您可以点故事来听,也可以任由我们讲,好的好的,请小心台阶不要跌倒了,感谢您这次的聆听,并欢迎您再度光临。

就像每个老套的说法,希望您有个愉快的一天。

【短篇小说】如果童话故事这样说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如果童话故事这样说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