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造物主的儿子完结篇

夏天独有的闷热又带有湿气的风从夏与青年之间吹过,新奇地看着手中三角椎状的褐色饼干,与上方三角椎状白色与褐色相连的冰淇淋,青年兴奋地舔了几下,又拿着观看。

「再不吃会融掉喔!」看不下去青年的行为,夏出声警告青年。

「喔喔!」看到夏手中的冰淇淋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小节饼干在他手上,青年加快他吃冰淇淋的速度。

「喂!」看着已经吃完冰正在玩湿纸巾的青年,夏无聊地问:

「你说,你是神的孩子?那你的爸妈,也就是神,是什么神?是上帝?佛祖?还是阿拉?」

听到夏终于对自己感兴趣,青年先是对着夏露出笑容,才悠闲地回答:

「这是只有神才知道答案的问题,而我只是神的孩子。」

夏压抑着差点举起的拳头,直接问另一个问题:

「那我要叫你什么?」

「我没有名字。」青年爽快地说。

「唉?那叫你神子好了,神的孩子,所以叫神子。」

「欸,真难听。」

「不然你自己取啊!」

「我不需要名字,需要名字的是你。」

「那就闭嘴!神子!」

「……。」

难得神子没有回话,夏好奇地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但夏立即脸颊泛红,动作僵硬的躲进一旁的半开放式商店。

「诶?夏你在做什么?」

发现夏躲进店里的神子,站在店外大声地问。

「不、不要那么大声。」夏紧张又结巴地说。

「那……夏你在做什么?」

「也不用再问一次。」

「那你到底在做什么?」神子疑惑地问,「那群人里面不是有你喜欢的人吗?就是那个直头发的女──呜……。」

夏动作虽然依旧僵硬,但还是迅速敏捷地捂住神子的嘴巴。

「不要那么大声!」夏用气音小声地说。

「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声音虽然很激动,但音量依旧很小。

「因为我……」神子拨掉下的手,举着右手食指,一副老师的样子。

「是神子。」

「你要这么说也是可以啦。」丝毫没有因为被打断而心情不好,神子扬起抹微笑。

瞪着青年的笑容,夏有种自己正一脚踏入陷阱的感觉。

「可是啊,夏,你既然喜欢她就去告白啊!」神子站在店外,对着又跑进店里的夏理所当然地说。

「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夏皱着眉,盯着神子看。

「但是你没听过人生苦短吗?」神子困惑地说。

「就算我没听过那又如何?」夏没好气地说。

夏看着似乎真的在烦恼的神子,突然想到自己是刚才莫名地被他缠到,正要哀叹自己的衰运时,夏又立刻被神子所采取的行动吓一跳。

「不行,我还是觉得这样不行。」神子不知是得出什么答案,摇摆着手就要往前走,嘴里还嚷嚷着。

「诶诶!同学!夏他喜欢妳!」

「啊啊啊──」

几乎在同时,夏发出了惨叫。

「谁叫你多管闲事了!」

冷汗冒满了全身,刚才好险同学在人群中没听到神子的叫喊声,夏拉着神子跑到别处,还没等神子站好就直接大吼。

「你不知道人的一生是很短的吗?」对夏的大吼没有任何反感,神子一脸正经地问。

「那又如何?」

「所以想做的事要快点做啊!」

「啊──真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

「去跟那女生说你喜欢她啊!因为你们人类可以迟疑的时间是很少的。」

对神子的话语感到极不耐烦,夏口气更冲地说:

「那是对你们神而言!你没看过有人类形容自己的人生是『漫长的一生』吗?喔──真是够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与一个刚认识的人辩论这些!」

「但是人的一生确实是短的。」神子依旧平静地说。

「我说了那是对神而言。」

「人生苦短啊。」神子耸了耸肩。

夏焦躁地左走右走,随便地抓了抓头发,最后瞪向神子,沉闷地说,「一直说人的一生,人的一生,那神的一生呢?」

「没有那种说法。」没有丝毫迟疑,神子立即回答。

「哈……神生漫长啊。」

「是吗?」神子歪了歪头,似乎真的很疑惑。

「我怎么知道!你不就是神吗!」夏用手指指着神子。

「我只是神的孩子,而且我们也没有那种说法。」

「神与神的孩子有差吗?唉──算了」

不想在与神子争辩下去,夏颓了颓肩,负气地转过身离去。

看着夏越来越小的背影,神子轻声地说道:「人生苦短啊。」

走在沿着马路开设的商店旁,夏甩了甩头,拍了拍脸颊,口中不断地碎念着:「忘了吧忘了吧,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哇!」夏语气低落地呢喃了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吓的身旁的路人不禁瞪了他一眼。

「喔!差点忘了刚刚打算要做什么!」夏一点都没有被瞪的自觉,自顾自地说。

沿着马路走,夏不知道眼前这看似不断延伸的马路是通往哪里,他现在也没兴趣知道。

夏望向从道路分支出来的其中一个小路,并向那里走去。

他在经过转角的时候发现鞋带松了,他蹲下身正要重新绑鞋带时被身后传来的惊叫声给吸引,他好奇地回头看,然后,瞠大了眼睛。

瞪着直直往自己飙来的车子,夏忽然全身发冷,背脊也瞬间僵直,周围的尖叫声明明应该很大声,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仿佛聋了般,什么声音都传不进耳中。

那瞬间,夏觉得世界白茫一片,可是他又清楚的看见,朝自己冲来的车子是绝望般的漆黑。接着,他瞄到站在不远处的神子,对方把一直戴着的红色鸭舌帽高高抛起,像是在为自己送别。

夏瞪大眼睛看着不断往自己逼近的车头,脑袋完全放空,突然一句话清楚的响起,就像在白纸中点上黑色的墨汁般,是那么的清晰。而在那句话出现的同时,他也不禁露出了苦笑。

──人生苦短啊。

时间似乎暂停了?

夏瞪大着眼睛盯着离自己不到一公尺的车子,明明是狂飙过来的车子却在这时候突然停止。夏想要惊呼,却发现嘴巴张不开,想要往旁边看去,却发现眼睛无法转动。

他瞄到了远处的神子正保持一定的速度往这里走来,神子的红色鸭舌帽停滞在空中,没有戴帽子的头发,褐中带点金亮,漂亮的脸蛋也泛着些亮光。

神子悠闲地走着,脸上带着微笑,丝毫没有为夏的处境感到扼挽或是惊愕,泰然的表现就像他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件事。

「这里被我做了一些调整,时间过的无比慢,其他人感觉不到异状,能够察觉得只有你,但是你也无法讲话与动作,因为你的时间跟不上。」神子走到夏的旁边。

无法动弹的夏,,看不见神子,只听得到声音。

「原本你该被那台车给撞死的,是当场死亡喔!」就算看不到,夏也知道神子在此时举起了右手的食指。

「但是,突然我不想看到你被撞死,所以我就对这里的时间做了点调整。」就算处境依然危险,夏还是没听漏神子小声说的,「毕竟还没告白就死,真是太惨了。」

「我是负责观察人类的神的孩子,人类啊!感激我吧,你将因为我得救,而且不用任何代价。」

夏是被拖走的。

他保持车子冲过来时的动作,被神子抓着肩膀往旁边拖。在他一离开会被车子冲撞过去的范围时,时间就恢复原来的速度。他惊险地看着车子在眼前冲入店家里,瘫软地坐在地上,全身都是冷汗。

「本来我想要控制影子的,但是光是调慢时间就耗掉我全部的力量。毕竟我只是个孩子嘛。」

站在夏旁边的神子,悠哉地转着不知何时回到他手中的红色鸭舌帽。

「……那……那那个个……吃吃……车子子子……怎怎怎怎……怎么么么……」惊魂未定的夏,抖着声音问道。

「酒驾啊,大白天的就猛喝酒,你们人类还真是奇怪。」神子边说边把鸭舌帽戴上。

「我们到别的地方说话吧,这里等一下会很多人。」

看着慌乱成一团的人类,神子把夏从地上拉起。

「……嗯、嗯。」夏无法停止的颤抖。

「动吧!影子!」断定夏在一时半刻无法恢复,神子愉快地说。

「我会来观察你是因为,我想要知道人类在接近死亡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举动。」

还没等夏恢复,移动到其他地方后,神子劈头就是这么说。

听到神子理所当然地说着,夏很想给他一拳,但碍于还无法随意的行动而作罢。

「但结果真无聊,因为人类根本不知道自己快死了。」

夏两手紧紧交握,虽然已经有力气站着,可是双脚还是有些颤抖,他有气没力地盯着一脸失望的神子,心有余悸地问:

「……那……那那个……有有人看到我被撞……怎怎么……」

「人类是种很棒的生物,会把该忘记的东西忘掉。」神子一脸赞赏地说

虽然神子似乎是在称赞人类,可是听在耳里总有那么点不是滋味,但是夏也没心情去管那么多。

「因为不会被记起,所以你就救了他?」

突然传来的声音令夏吓了一跳,他颤颤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他看到一个大叔样的人,站在神子旁边。

什什什……什么时候出现的啊?

「欸?老爸你怎么来了?」神子疑惑地说。「而且怎么打扮成这样?真难看。」

「诶?我觉得还满好看的啊!」大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行头,但又随即抬起头,大声说道:

「不、不对啦!我打扮成怎样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你怎么改变了这个人类的一生。」

神子无所谓地看着被他爸指着的夏,若无其事地说:

「反正人生事事难料,谁也无法预知未来。」

被指着的夏,愣愣地看向指着自己的人。

这……这人是神?

夏一脸的不可思议,一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像是寻常大叔的人会是神!

啪!

突然响起的拍手声把夏从不敢置信中唤回,他看向拍手的人,也就是一脸兴奋的神子。

「嘿!老爸!不然就这么办!」

神子举起他右手的食指。

「就把这当作事事难料中的一个事吧!搞不好未来就是该这么走,反正我们只负责观察,就当做这是观察中所发生的事吧!」

「你也知道我们只负责观察!」

即使被斥责,神子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唉……算了,救都救了,就这么办吧,人类啊,记得人生苦短啊。」

瞪着神子看了一会儿,又瞄向夏,大叔一脸无奈地说。

「啊?……喔喔。」突然被点名,夏呆了一会儿,才会意过来。

「那夏拜拜啦!我会再来找你的!」神子愉快地挥着手。

「诶!等等!」看到大叔与神子转身似乎就要离开,夏急忙说道。

「你是神吗?」语句直接且毫不客气地指着对方。

「你要那么说也是可以啦。」

「什……!」

愕然地瞪大眼睛,夏还来不及回话,神子与似乎是神的大叔就在眼前消失。

隔着玻璃看着街上的景色,形形色色的路人,互不关心的走在街上。方才是跟谁擦身而过,还是与谁并肩走着,更或是刚错身而过的人其实是神等等关于其他人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人注意或是察觉。

商店的店员一再地跟不同的顾客说他们所买的物品的价钱,店里的空调依旧大方地送出冷气,天空依然湛蓝,空气仍旧灼热。

想着刚放暑假时遇到的生死一瞬间,和在那瞬间领悟的事。

其实自己的人生也没什么改变。

在那之后依然没有去告白,每天仍然无所事事地在街上逛,当然今天也是如此。

救了自己的神子曾经说过,人类是种会把该忘的东西忘掉的生物,但是他却觉得,人类是种擅长把自己不想理会的东西故意忽视的生物,因为他就是如此。

人生苦短。

他谨记在心,却没有任何实际作为。

嘛──现在活得好好的啊。

「诶!夏你怎么还没有去告白?」

被突然传入耳中的声音吓一跳,夏大动作地转向声音的来处。

「你不是回去了!」

夏反射性地大叫。

「我无聊啊,反正还有其他人在,而且我只是个孩子啊!」戴着红色鸭舌帽的神子无所谓地耸耸肩。

「不是人,是神吧?」夏直接忽略最后一句话,语气疑惑地说。

「欸,管他的。」

「……。」

也不想与对方争论这件事,夏拿着已经结好帐的饮料走出商店。

「夏你怎么还没去告白?」神子紧跟在夏的后面,也跟着走出商店。

「我没去告白也不关你的事吧?」

「我都救你了。」

「……。」夏停下脚步,无言地看着神子。

「所以说,人类啊,去告白!」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命令。」没有太大的反应,夏颓着肩望着神子。

「因为人生苦短阿!」

「那也不关你的事啊。」

「你都死过一次了,怎么还这样。」

「这就是人类啊──」夏再次提起脚步往前走。「死性不改。」

「搞不懂,我完全搞不懂。」神子困惑地说,但没过多久他又兴奋地叫,而且还胡乱地拍打着夏。「夏!那、那个!」

「又怎么了?」夏不耐烦地拍掉神子的手,往神子另一只手比的方向看。

「冰淇淋!我要吃!」

「……。」

夏呆愣地直视着神子,思索着遇到神子究竟是幸运还是带衰。

「人类啊!我要吃冰淇淋!」

神的孩子,神之子,神子,漾着笑容神气地说。

【短篇小说】造物主的儿子完结篇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造物主的儿子完结篇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