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董卓杀少帝,毒害何太后,颠覆了大汉。

初平元年。
董卓杀少帝,毒害何太后,颠覆了大汉。

当时天下才因灵帝最后的中平恶政所苦,又要面对穷凶恶极的董卓。
当真是家家思乱,人人自危。

关东的州牧、太守们决定起来革命。
天下有难,人人皆可讨贼。

名豪大侠,富室强族,飘扬云会,万里相赴。
大军从洛阳东面的虎牢关跟东北的孟津关,源源不绝的开到。

董卓只好带着天子迁都长安。

然而,关东诸将却开始自行其是。
串联郡守封国的,成为大者。
养大城大县的,是为中者。

甚至占据了田间小路,也能耀武扬威一番。

大家互相攻击,吞吃彼此的势力。
在这样的世道下,黄巾贼再次于青徐之间复苏。
黑山贼也不落人后,再次掠夺了并州冀州。

贼寇们乘胜转攻,战火蔓延到我的故乡兖州。
老百姓、城防军,只要远远看到烟尘卷起,就不战自逃。

那时候,我才五岁。

我的父亲因为世道纷乱,决定教我射箭的技术。
一年后,我的射术已有小成,父亲又教我骑马。
等到我八岁的时候,骑射之道,也算是略懂略懂了。

面对这战火纷乱的时代,父亲每次出兵征伐,经常都会带上我。

我十岁的那一年,父亲南征荆州,到宛城时,张绣投降。
但才到傍晚,张绣又反了。

我的兄长曹昂,堂兄曹安民,都不幸遇害。
但我会骑马,我逃出生天。

修文习武,就是这么「行」!

生于中平末年,长于军旅之间的我,从小弓马娴熟,到今天也不敢荒废了。
有空就打打猎,磨练磨练骑射的能力。

经常锻炼,身体就会强健,也不会贪懒厌倦。

建安十年,我跟父亲一起平定了冀州。
濊貊族献上了良弓,燕代之地也呈上了名马。暮春时节,和风如煦,我跟堂哥曹真一起在邺城西边打猎,收获很是不小。

后来南征刘表,尚书令荀彧来到我部队中劳军,与我谈论射术与骑射之道。

-----------------------------

「我」是曹丕。

上面的故事,出自于曹丕的《典论》自叙。
想要尽量照着他的原文写也不容易。

魏文帝曹丕的文名,以一个帝王来说,可说是前无古人,后面来者倒是挺多。
凭良心说,这一小段算是「易读、有韵、不难明」的优秀作品。

在这边先画上休止符就是,其实真的很难「信达雅」的传达曹丕原作。

曹丕。

乱世奸雄曹操的儿子。因为长兄曹昂死于宛城之战,而成为继承人。
更在曹操过世后,接受了汉献帝的禅让,开创了全新的「三国时代」。

对三国有了解的人,不至于不认识曹丕。
但在东汉末年群英乱舞的年代,曹丕向来只是一个配角。

越了解先秦两汉,就越觉得这样的叙述视角有些可惜。

曹丕所开创的新时代,并不是单纯的「承接父亲成果」那样简单。
他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典论》,虽然残篇有限,但也描绘出了两汉与魏晋之间价值观重要的转变。

史书不是胜利者的话语,而是知识份子留下的记录。

想要了解历史的真实面貌,至少需要史书与考古的并行,才能更接近全面。
文字记录,就只是这些识字的人的「文化」。

通过《大秦王朝》(史记)、《大汉天威》(汉书)、《新汉演义》(后汉书),在政治斗争与英雄并起的历史中,知识份子的浪潮,在底下伏流。

都说诸子百家,但影响这段中国史最深的,莫非法道儒三家鼎立。
其中,儒家就像我们知道的「中华文化」,具有非常强大的「包容性」。

儒中有法,儒中亦有道。

但在伟大而包容的中国文化下,强大的排他性跟歧视也同样是存在的。
时间去到东汉,儒家产生了强烈的「排道性」。

事实上,黄巾之乱的太平道,不是道家分支。
而是儒家道派的分支。

被排挤的儒家道派,我向来简称阴阳儒啦,发起了巨大的逆袭。
物理上的黄巾之乱,以及思想上的反动。

三国之中,最大幅接纳阴阳儒思想的,以东吴为首。
最广收阴阳儒人员的,却以曹魏为先。

而诞生于这个物理上与思想上乱世的曹丕,也选择了「道」来开启他的王朝。

曹丕的道,不是阴阳儒的道。
而是老子的道,是汉文帝的道。

在曹操生命的最后几年,与刘备孙权打得不可开交,又面对着有史以来最大的瘟疫……
曹丕完成了他的《典论》,立定了「以道治国」的志向。

但在《典论‧自叙》中,曹丕主要强调自己的「善武」。

他想说什么?
他想说的是,平衡。

-----------------------------

「我」也学过击剑之术,当时拜了很多老师,各门各派的法门秘诀都不相同,但还是京师一带的最为高明。
桓灵之时,有虎贲勇士王越善于击剑,在洛阳地界鼎鼎有名。

王越有个好友,名叫史阿,也从他那边学得了整套剑法。
我就是向史阿学习的。

有一次,我跟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一起喝酒。
听说邓将军武功高强,擅长五种兵器,又能空手入白刃。

但我跟他聊了一阵子,不得不说他的剑术似是而非。
我以前也很喜欢这些小技巧,不过现在学得史阿的剑术后,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高明。

邓将军不服,想要跟我比试一场。

当时我们也喝得七七八八,正要准备吃甘蔗了,我就跟邓将军拿起甘蔗,下场比划比划。
交手了几回合,我一连戳中邓将军的手臂三次。

大家都哈哈大笑,可邓将军就更不开心了。
「这不算,我可没拿出真本事,如果玩真的,我肯定不会输。」

邓将军这么说,我假装皱起了眉头。
「我这套剑术不能制人于死,所以只攻击手臂呢。」

邓展听了,更是强烈要求非得再来一回不可。

我知道,他这次一定会攻我中路,就假装突进要取得先机。
邓将军果然大步上前。

我立刻伸腿一扫,邓展一个站立不稳扑倒,我的甘蔗已经抵上他的额头。

这一下来得突然,在座宾客都是大惊。
我收回了甘蔗,回到坐位上,笑道:「以前阳庆要淳于意舍弃过去所学的医术,才传授他真正高明的上古医道。今天我也是希望邓将军能够放下过去所学,进而习得真正的剑道啊。」
一坐尽欢。

-----------------------------

这种事情别人写就算了,自己写得自己智仁勇具全,曹丕也不害臊的吗?

其实他接着就写了:
事情啊,不能总是认为自己好棒棒。

「余少晓持复,自谓无对;俗名双戟为坐铁室,镶楯为蔽木户。」

百度说「持复」大概就是「舞双戟」的一种武技。
不过我会这样翻:

我小时候学过「双持」的技术,自认为天下无敌。
都说持双戟固若金汤,一手刀一手盾就像个破木屋嘛。

后来我跟袁敏学武,他教的却是「以单攻复」,像神一样。
对手根本不知道他会如何攻击。

要是哪天我非得跟袁敏对决,应该只有想办法抢得先机一条路吧。

曹丕短短几句,让人有种在看「独孤九剑」一样的感觉。
他明白「人上有人」,但你说有没有自满?当然也是有。

而通篇几乎都在写自己学武经历,插了一句玩耍只喜欢「弹棊」后,曹丕最后才开始完成这篇「序言」。

我的父亲很喜欢诗书文籍,虽然常在军中,也是手不释卷。
他常说:「年纪轻时做学问较容易、因为杂念较少,思虑容易专一,但等到年纪大时就容易忘记所学……」

所以我从小就读书,长大了读更多书。
自己更写了书、论、诗、赋,共六十篇。

《典论》的主体,普遍相信就是「曹丕文集」。
曹丕在自叙中表示,自己生于乱世,从小习武,但也不忘研读学问。

而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他父亲曹操的家教。

这是一个成为魏王太子的自我检讨与未来展望。
展望。

后来,他的儿子曹睿,把《典论》刻在石碑上,立于曹魏宗庙门外。
这跟汉灵帝立于太学的「熹平石经」,显然有不同之处。

不过其实在成书之时,曹丕就「集诸儒于肃城门内,讲论大义,侃侃无倦」

而《典论》只是一个开端。
曹丕召集了这些人,宣扬了自己的「教义」后,展开了中国首部皇家百科全书的编辑计画。

名曰「皇览」。
《皇览》的完成,基本上也在曹丕称帝之后了。

很多人都说,《典论》是曹丕为了争储才展开的写作计画。
不过我们尊重一下史料。

帝初在东宫,疫疠大起,时人雕伤,帝深感叹,与素所敬者大理王朗书曰:「生有七尺之形,死为一棺之土,唯立德扬名,可以不朽,其次莫如著篇籍。疫疠数起,士人雕落,余独何人,能全其寿?」

曹丕决定把《典论》拿出来广布,是因为他感受到人生的无常。
而他认为,著作比一个人生前的名声地位都还要重要。

这是一个文学狂人。
成为了皇帝。

但他也明白,乱世之中,需要的不只是书本上的知识。

魏文帝,曹丕。

http://www.intu.club/?p=7148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董卓杀少帝,毒害何太后,颠覆了大汉。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