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感人的现代乡村题材,比较凄美的简短曼妙谷俗的爱情故事

故乡郭家坪位于无定河以东30里的一个塬上、再往东不远就是黄河了!綏德和陕北其它地方一样、地理特点一是河流大多南北走向、再就是多塬,而所说的塬相信读了陈忠实小说的人都会有印象,就是纵横交错的沟壑间突起的平地!既可住人又可以种庄稼!
郭家坪虽然只是一个有60多户人家的小自然村、可要说像我们榆林妮(王二妮)唱的那样“拉着我的手、旮旯旯地走”那般爱情:浓烈的热、香醇的绵,那就像是装在背筐里的大红枣,倒也倒(道)不完!真所谓:婆姨的红丝线、引着汉子的路、牵着汉子的命!
郭爷的一生就有过两个女人!
那一年花园口决堤黄河发大水、郭爷的全家一路从豫东走来、过潼关、过风陵渡、准备上愉林再到包头走西口。不料想走至綏德地界时遇上一伙土匪打劫,小郭爷和家人走散后被我们郭家坪的一算命瞎子收留。既名也姓单字就叫“郭”了。上个世纪60年代初,虽然乡亲们家境都困难,但郭爷俩靠走村串户挑货郎的营生,尚可勉强渡日!那时候的郭爷已经20多岁了、按当地习俗可谓大龄青年。因没有家庭背景、也没人上们提亲,他早已经断了成家的念想,不料想突然一天早上、太阳还没有升起照进天井、破败的窑洞口已经站着一姑娘。郭爷当下开门想提裤子上厕所,可一看见那身影忍不住大叫一声:“坏”!不由得想起发生在几个月前的那两次象梦游一般的事情来。那是个傍晚、十几里外一村庄边的戏台上、郭爷刚想收拾货挑钻进临时窝棚休息,发现一人影蹑手蹑脚偷货挑上的东西。郭爷大喊一声、那人撒腿就跑,然后郭爷就追、然后是扭打、摔倒、翻滚进沟,当郭爷看清是一位姑娘想偷东西时,拍了拍身上的草自认倒霉地说:“好男不和女斗、下次别让我再碰上你!”
奇怪的是第二天晚上姑娘又来了、这次不偷东西、而是直奔郭爷,好像要复仇,上去就扭打。然后是摔倒翻滚进草丛、互掐互啃。当两人的嘴再一次啃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再分开、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现如今姑娘的出现让郭爷如何是好?
只听姑娘轻声地说:“上次你啃我、打我下手那么很 、你看把它打的鼓起来来了,姑娘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肚皮!”,此刻的郭爷啥都明白了。也自知已无任何退路、只能硬着头皮怯懦地说:“那你想咋样子、要不我明天早上就去自首!”?姑娘捏着辩梢的手突然停下,吃惊地大眼看着郭爷说:“你说啥哩!你咋会那么想呀!俺是来让你娶俺哩!”!那一秒钟,郭爷感觉窑洞前的天井突然亮起、那是掉下来的星星、那是七仙女的光辉!啊!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三年后、取名叫郭保的儿子也两岁了,已经送走了养父的郭爷本以为可以好好的过日子了、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真所谓人生起伏呀!
那年冬天,全国学大寨的运动如火如荼,在无定河的一条支流上,公社要建一座小水库,郭家坪的青年突击队也冲了上去。一天下午、一头是货筐一头是儿子的挑担的郭爷被叫进了公社革委会大院。一个郭爷认识也是天天走村串寨的全公社唯一的公安干警小刘,站在他面前庄重地说:“你家婆姨和另一位牺牲在水库工地的社员都是好样的!这些天所有的事情我负责、我会为你们解决问题尽全力,请相信我!”,此刻、哭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儿子郭保在沙哑地喊要妈妈,因为另一间屋子里响起的是更大声的女人的哭声,但郭爷知道:没有了婆姨、他的天塌了!
几天后、吃住在公社的郭爷父子与另一走了丈夫女人(我叫她翠奶)被叫去听了两条人道的抚恤宣布:一、鉴于两遇难家属皆没有在世的老人需照料且一孩子尚小、强烈建议俩人一起建立新的家庭!二、若同意第一条可给援建3间新瓦房并给予新建的村供销社代销点经营负责权!当下两个人竟异口同声地表示不同意!郭爷更叫嚷说一定要到北面找个米脂女人!刘干警当然知道无论忘记还是接受都需要时间、也因为盖新房也有一个过程、便约定一年期限、郭保暂有翠奶来带!
树叶树枝树根根;亲山亲水有亲人!忽然有一天人们惊喜地发现没有生过孩子的翠奶竟然那么的细心:夏天里为了怕孩子蚊虫叮咬、热出菲子,翠奶能用扇子连扇3、4个小时;忽然有一天翠奶的窑洞门口停着郭爷的独轮推车,只听郭爷就门外(规定不准进屋)大喊一个字:“走”!翠奶说:“去哪?哪也不去”!郭爷再倔犟地再叫:“走!”!原来郭爷从窗下听翠奶哄孩子时念叨想吃四十里铺的羊肉面。也从此每逢初一十五郭爷都会来接翠奶前往!坐在独轮车上的翠奶、听着郭爷浑厚跑掉秦腔,看着眼前的莫生又熟悉的男人;羊肚白的毛巾扎在头上、脖子上的绳子紧紧地嵌进了宽厚的肩膀的肉里,翠奶的眼神慢慢地一天天地从迷惑到释然从湿润到兴奋!也是忽然有一天、从没有大声的翠奶恶狠狠地拍了郭保一巴掌、吼到:“告诉你那死鬼的爹、、俺就是米脂人!”
新房落成的前一天晚上、郭爷终于推开了翠奶那虚掩的窑门!红绵袄的光辉使满屋温暖,标准丰满的米脂婆姨的体香郁郁扑鼻!郭爷的天又要亮了!有等了几个月的好事者听墙根、只听翠奶说:“早就包产到户了、地不能老荒着!”听后激动的郭爷颤抖着手好长时间才将电灯拉灭!
也为了这份爱,不管刘干警的工作去綏德上榆林进省城到北京,每年都会收到一袋上等的大红枣!
光阴荏苒、冬去春来!翠奶的女儿也早就出生!郭保(我叫他保叔)也一天天的长大!就在他上初三的16岁那年,保叔竟也突然恋爱了。其实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早恋晚恋、有的只是控制的节奏!正所谓:来了挡不住,来了忘不掉!
那是一个初夏的清晨。睡梦中保叔被轰一声惊醒,穿着裤头的他夺门而出一看就傻了眼。原来隔壁邻居曹干部(我叫他曹爷)几年前从省城下放回乡、由于房盖的匆忙、一堵山墙被昨晚上的雨淋的倒塌了半拉。因曹爷前一天到公社写材料不在家,看着身边也是16岁的曹爷的女儿秀秀在哭,保叔马上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立马招集儿时的玩伴好朋友,大家各自从各自家供现东西:工具、砖、土胚、木板、木棍,拉车、推车两个小时后,20人的小队伍和物资全部到位。傍晚时分补救抢险工作全部完成。第二天中午曹爷请保叔到他家吃饭、其间曹爷多次模着保叔头说:“孩子、我喜欢你,将来一定有出息的!”。保叔机械地点头,但他只在意秀秀的那句:“是呀、我也喜欢你”!要知道邻居3、4年,秀秀从来对他就是爱搭不理的、而现在那眼神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快乐!
有次上劳动课、大汗淋淋的秀秀看着保叔在太阳下晒的通红的脸,将她的全校唯一的精辩草帽戴在了保叔的头上、那一秒他们离的很近、秀秀身上散发的不知啥味道扑的一下让他迷惑、他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保叔突然惊醒:“难道我该想婆姨了?”,第二天放学,保叔有意甩开虎朋狗友,秀秀也好象故意晚走,在俩人一起回家的路上,看着秀秀白衬衣领子翻出来在外衣上、想着和它同时流行的女人给爱的男人用勾针勾的白衣内衬领,保叔突然大胆地说:“我想要个白衣领!”,秀秀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轻轻地说:“我知道了”!顿了片刻秀秀又说:“我想要个口琴!”保叔高兴地紧跑两步大声喊:“我也知道了!”而秀秀却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你不知道!我要的是不能用别人的钱、也不能作坏事“!“啊!”
在经过一晚上的思考之后,保叔去了趟队长四爷家:“哎、四叔(保叔应叫他叔)呀!打明儿起给俺权哥的送煎的中药保我身上,你歇两天!”四奶哈哈地笑:“臭小子,打小就看你鬼点子多!高中初中不一路就不麻烦你!有屁快放!”!“就是让四叔把队里的香瓜按批发价给我两筐!”,“那你明儿就去地里摘吧!将来有出息可别忘了你权哥”!四爷答应了!
接下来的两天、保叔担起了扁担往30外的綏德县城跑、在电影院门口、香瓜卖的很快、保叔的劳动真的换来了一口琴。而用口琴换来的衣领、角上还多了两个心形的小花。傻小子借用翠奶的首饰盒来保存、还挨了翠奶两巴掌呢!
而高中一年级时的一次突发意外也结束了保叔的第一次爱情!那天保叔和秀秀在一起写作业、可能是头挨的比较近吧、保叔按耐不住头发香气的冲击,竟然在秀秀的脸上很很地亲了一口、哪逞想秀秀抬手就给了保叔一巴掌!被打懵了的保叔看着也吓傻了的秀秀、模着脸离开了秀秀的家。没有眼泪、没有羞辱,只有不解、迷惑!爱情不就是感觉吗?陕北人看一眼女人的眼神就可以上前拉手手、就可以上前亲口口!这到底怎么了!
半个月之后、曹爷因调动带秀秀回到了西安!此后保叔再没有像陕北人一样主动过、热情过!一年以后,秀秀上了西北大学,几年后还留校任了教。然后秀秀还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且有个女孩叫曹怡(母姓),可秀秀从大一到留校到现在快退休、不止一次对保叔表示过后悔:“太小不懂事、感情太细腻、若再过一年亲那一口、她定会和保叔义无反顾地私奔!”,每次收到这些信息,保叔就会伸手去摸完整保存在精致盒子里面的、永远放在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桌上的那个白衣领!面对这样的暗示、保叔每次只能苦笑:“阴影挥不去呀!”尽管从建筑公司到地产公司、每一步都有曹爷的推力、尽管到现在秀秀还是保叔最好的朋友!
一道道梁来一道道山,着情的妹妹往怀里钻!保叔第一巴掌没了爱情、而挨第二巴掌却有了婚姻!
高中毕业那年,保叔没有考大学。因为榆林地区要建一个大型电厂。省建四局将承建所有的20栋大楼,远在省城的曹爷特意推荐了以保叔为首的郭家坪人作建筑队主力。半年后,保叔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也不再是施工队了。在榆林闯荡5年后,保叔决定向西安发展,可有一个人觉得不能再等了,她就是保叔干妈的女儿、18岁的郭萍!24岁这一天,保叔又回到了郭家坪。像往常一样的这天去他干妈桂香家吃合烙面。对于这个家,过去20多年保叔三分之一时间在这里住!这天一进屋门、桂香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保叔的脸上:“打你这巴掌是说你以后作事掌握好分寸,本来就是想着等你萍妹再大一点给你作婆姨,没想到萍今天告诉我说你昨天晚上就把她欺负了!”保叔被骂的莫名其妙、刚想辩解,却看见吐着舌头露着笑脸的萍,,便闭上了眼睛。他想起去年回来干活萍妹为他擦头上的汗水后、如醉地闻汗巾;他想起自从去年给萍妹买衣服后自己总奇怪地让她发个穿后的照片过来;他想起这两年只要萍妹要什么他都会完全满足;他想起只要萍妹从身边走过、总要忍不住闻一下……太多了!那一瞬间他知道了、这就是青梅竹马,只是以前不再意!
这天晚上,连干妈也觉得不能再等了。桂香毅然决然地将保叔的被褥抱进了萍的屋。夜深人静、萍抱住保叔的身子在不停地发抖。她说从12岁起每年送给保叔的荷包上都绣着:快点长大嫁保叔、现在终于成真。
保叔满意叹口气:唉!咱陕北的爱、浓烈!好!
第二年,保叔的双胞胎儿女出生!綏德又多了俩唱信天游的人!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感人的现代乡村题材,比较凄美的简短曼妙谷俗的爱情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