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暗行

去旅行可以不只吃、喝、玩、乐,若果可以的话,应该闭上眼睛,用手触摸世界的温度,用耳朵聆听世界的声音。

日前访问中接触到一个盲人,想起之前《暗中旅行》这个节目,留意黄心美这个女生,看着她与李轩到台湾旅行,重游十年来一直生活的旧地。这一次的感受,除了内心对李轩那种怜悯(一开头的想法),还有就是与旧情人忘了忘不了的纠结,令她很多次都流出黄豆般大的泪水。与其说是戏剧效果,我选择相信那是内心的感受。

李轩是个只剩下不足一成视力的视障人士,暗中旅行的意思,也就是与一个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一起旅行,头一个系列的「暗」,就是李轩。

从外表上看,他就是个打扮时髦的时下年轻男儿,没有超厚的墨镜,也不用导盲犬和盲人拐杖。黄心美看到他,就是打从心里觉得他可怜,他笑着说没什么,她却哭了。

感受最深的是李轩挑战买衫任务,他看不到颜色和款式,触摸得到的只是衣服的质地,嗅到的也许是新衣服那份独有的气味,但不能看着镜子试穿衣服,不能自行判断那样穿着是否合衬,只能百分百信任店员推荐。

台湾的店员耐心地替他选衣服,细心讲解那是什么款式,售价是多少,配衬后的效果怎么样,也会问他喜欢什么颜色和款式,让李轩感觉良好,最后很开怀地买了一件外套。

若果换作香港,在没有镜头的情况下,李轩会不会只是得到一句「随便睇随便拣,睇啱咗可以帮你架喎?」然后店员就忙着招呼内地豪客,带李轩到一个角落里,让他自己独个儿面对黑暗,可能还会听到「唔买就过主啦!」之类的冷言冷语。或者换个角度,店员为了要他买衣物,不理会那款式是否适合李轩穿着,言之凿凿地说「件衫好衬你,信我啦,你着咗劲靓仔!」然后就收他的钱,送他出店外。

当然,那是我不安好心的想法。相信香港的服务质素一定不会这样,对于视障人士,也不会有歧视,顶多只是部分人不耐烦而已。


一位驾车的朋友曾与我分享一个经历,让我感受很深。那是个夜闲人静的晚上,当他驾车到一个单线行车的斑马线过路处时(不是红绿灯),有一个盲人持着拐杖缓慢地横过斑马线,他用拐杖指着前方的路面探路,一步一步地移动着。

我的朋友离远看到他已把车子煞停,还把车头灯关掉,让他慢慢而安全地横过斑马线(行人有绝对优先权使用斑马线),后来有数架车辆驶至,看到我朋友的车停在斑马线前熄了灯,尾随的第一架车二话不说就响了一下咹,那声音在宁静的夜晚特别刺耳,相信对听觉特别灵敏的盲人来说,响咹声更加刺耳。

朋友意会到后车已到,他立时亮起死火灯,示意前方有事需要停车(可能熄灯不对,引起了误会)。此刻,尾随的司机更接二连三地不停响咹,有人还刻意长按着不放,那些咹声比起火车笛声更嘈吵。我的朋友只能无奈地关上车窗,开了音乐,待盲人安全地横过马路后,才重新亮起车灯,熄掉死火灯,慢慢发动车辆。

而那个盲人横过马路后停下了脚步,不知道那些特别刺耳的咹声,是对他的一种打击,还是已习惯了那种对待。

每个人看到视障或盲人的感觉都不同,像黄心美一开头看到李轩笑,她内心却很难受,反要李轩哄她笑,后来他们打成一片,最后大家都笑得开怀,还能成为朋友(我相信)。

日前亲身接触过盲人,他拿着盲人杖,总是微笑地对我说走路时要留意盲人砖,很多砖都为盲人带来陷阱。电话访问盲人也有数次,每次留言给他,他都会回覆我的电话,而且很开怀(喜欢在这篇用这个词语)地向我说很多很多话。

喜欢李轩这个音乐人,他的才华不受制于视力,能够看到开阔的世界,可以让看他的人鼻酸酸,听他的音乐时眼红红。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暗行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