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天生一对

若说文字代表浪漫,那么音乐便是情人,结合文字与音乐,是天生一对的浪漫情人。无意中看到一篇文章,是有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Bob Dylan的故事,那一种音乐文字人的想像和空间,我这肤浅之士当然无法领会,但不知怎地,听一次他的音乐,看看他的歌词,却带来一阵阵感慨。

笔者是个音乐人,至少曾经带过木结他,在1984年的冬天,在巴黎Charles de Gaulle站内,唱着Bob Dylan的歌,歌名为《Like a Rolling Stone》。歌词带种伤春悲秋的离愁别绪,无家可归的落泊感。然后,我静静地一个人开了Youtube,听听那种音乐,查一下歌词的意思,会体会到,原来这个歌游者的音乐和文字,与现世代的香港人,距离并不那么远。

Bob Dylan最活跃和当红的六十年代,是个看似平和却又动荡处处的年代。曾经透过许多歌曲反抗社会的种种不公,他的处境有点像现时的香港。我们生存的条件不缺乏,但要富足地生活,许多年轻人就摇头叹息,有人说居住空间不足,有人说努力赚钱也没有应得回报,有人更挖苦地讽刺连做爱的空间也没有。

文学奖对于写字人来说当然是个最终的梦,对于村上春树迷来说,高墙即使推倒了,他却还未得到那个沉积多年的文学奖,会有点悲从中来。在我自己而言,喜欢村上那种文字的缠绵,也喜欢看着他的字幻想画面,尤其是描写女性赤裸裸的胴体时,那种想像后来变得真实。

文学奖颁给音乐文字人,让我想起林夕。陈奕迅许多歌都唱得绕梁三日,但有林夕的词配合,往往升华到另一层次。喜欢陈奕迅的歌,更爱林夕的词。

2000年面世的《当这地球没有花》,就是我印象最深的林夕填词歌,比起《Shall we talk》那句「宁愿在公园躲藏不想喝汤」,我更喜欢「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你肯珍惜我吗」,要重听三次,细味那种音乐人的愁绪,以及感受带听者到另一境界的魔力。林夕是个作词人外,他的诗集也触动人心,有时间的话逛逛图书馆或书局,会发现他的作品,许多本都值得细看。(以下为2003年Concert版)

我认为音乐和文字天生一对,不知道有几多人会和我一样,写字的时候需要播点音乐,不用把音量开得很大,就那样听着歌词,写一点自己想写的字。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天生一对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