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肉酱意粉

一个人晚餐的时候,尽量不要到有侍应的餐店。那一晚,我独个儿走进一间大家乐,点了一份肉酱意粉配煎蛋,餐饮是一杯冰块比例较多的可乐。

 

看着白色瓷碟里的意粉,上面铺了一层肉酱,还有一只只是蛋白熟了的煎蛋。我二话不说用铁叉把肉酱疯狂地搅拌,像制造水泥的田螺车那样,有规律地让叉子旋转着,务求让每一条意粉都沾到肉酱。

至于那只半熟蛋,我就吃了蛋白,让蛋黄也融入酱中,就那样混混沌沌的,像近期的人生那样,胡乱的堆砌起来。吃一口意粉,味道百般复杂,一边吃着,脑海里一边萦回着陈奕迅的《黑洞》,第一句就是「寂寞在流动」。

然而,那意粉的味道还能保持水准,有小学时订餐的回忆。那时候也是大家乐。用锡纸制的外卖餐盒,每次有肉酱意粉时,阿姐把餐盒送到课室外,已传来阵阵肉酱意粉的香味,那半节课都不会有心机听书,肚子就在打着鼓,想像着一会如何将肉酱疯狂地拌匀意粉的画面。最记得的是,一位永远吃不完其他餐的女同学,唯一能把肉酱意粉清碟,然后总是流一点酱汁在嘴角,久久也没有抹掉。

年纪大了,一个人吃晚餐的速度也放慢了很多,早前吃一个猪柳蛋汉堡餐,十分钟内就能消灭所有东西,包括用可乐杯渗出的水来抹手。那一晚,一口一口的吃着意粉,用了三十五分钟才吃完,然后饮品的冰已融进可乐里,让液态的黑色淡了一个刻度。

一个人晚餐的时候,喜欢选没侍应的餐店,不想被别人问「先生,一个人啊?」让自己一个好好的坐一会,放下电话和工作,就只与食物单对单的,让自己跳进那个舒适区(Comfort zone)内,享受一顿没有人打扰的晚餐(说穿了,其实寂寞在流动着)。

最近留意到一篇新闻,说南韩一份国民健康及营养问卷调查指出,独自吃晚餐的人患抑郁症的风险,比与家人一同用膳高出一点五倍;独吃的男士比起女士的患病率,更高出二点四倍。

独个儿吃晚餐的男人,除了我,那一晚还有数名伯伯。但时间是晚上九时了,我也在思索着为何伯伯还在吃大家乐,老人家不是已经准备睡觉了吗?然后我偷听到其中一名伯伯的电话对话,他说九点后才有宵夜餐,连饮品才三十多元,每个星期只能吃一至两次,因为有时肚子太饿,不能不早点吃饭。

再说多花时间陪伴家中长者吃饭和聊天,很多人都会有「我有我生活,渠有渠忙碌」的理由。有时候,老人家也会想出千百个理由,在外面一个人吃过晚餐就算。

那一晚的大家乐晚餐,让我想起小学时的订餐回忆,也浮现陈奕迅的黑洞歌词,那数名独吃晚餐的伯伯,也有人和我一样点了肉酱意粉。

我在想,下一次我感到寂寞的话,或者可以走过去独吃的伯伯对面坐下来,问他一句:「呢度有冇人坐,我坐低得吗?」

然后尝试和他分享肉酱意粉的儿时回忆,也问一下他,会不会像田螺车搅拌水泥那样,让每一条意粉都沾到肉酱。(最后我成了打扰别人的一个)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肉酱意粉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