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她传送给我的相片当中,有一张影着一条无尽头的路轨。这条路轨一直延伸着,沿着路轨一直走,不知道会走到一个什么地方去。然后,听她说有关鬼仔和糜烂生活的故事。鬼仔遇多了,见闻广了。轨,是否一直都在。

 

在澳洲农场工作兼寄宿,除了她以外,其余男女都来自亚洲以来地区。也就是说,She is the only Asian girl,顿时她变得相当稀有,就如Pokemon Go里的超梦梦那样。

困在杳无人烟,要步行二十五至三十分钟才有一间超市的市镇里,一班农夫(干柴烈火)晚上的活动,除了烟酒和大麻,还有性爱。

香港时大情大性的她,在这班外国人面前,显得相当腼腆。

外国人喜欢谈情说性(甚至忽略了情,直接跳到性),部分人更会用下体体验糜烂生活,有时候将巨型音响放在农场外,把音量调至最大,务求令人震耳欲聋。然后喝一口烈酒,抽一口大麻,就轻易把裤子脱掉。

有一晚,一个长得高而瘦,样子不差的比利时仔,在她住的屋外喝得烂醉如泥的。后来比利时仔竟然闯进她的屋内,走到她床边叫醒她(她原本已睡着了),然后对她说:「你可唔可以扮去厕所,然后去我间房陪我瞓觉啊?」(广东话传译)

「我唔需要去厕所!」她答。
「扮去之嘛!」比利时仔佻皮地说。
「唔使喇,我要瞓觉!」她坚决拒绝。
「其实我留意咗你好耐,我想同你做爱。」比利时仔直白地说。

她承认自己有一点儿崇洋,加上那时在澳洲没有性生活,但比利时仔的举动,却令她看不上眼。比利时仔那种无赖,令她内心不是味儿,心里暗骂一句「渠就算硬咗都入唔倒嚟啦!」

 

比利时仔给她的感觉是个没有内涵,只懂得用下体思考的男人。听说他与多个国籍的打工女孩有过一手,但不知道每一次都会问「我想同你做爱」就可以得手,或者浪漫一点,用法语说「Je veux faire l’amour avec toi」。(比利时母语是法文)

比利时仔直截了当的求爱(做爱的爱)方式,被唯一的亚洲女孩拒绝了,她那刻完全没有意思要让他碰,内心只是有一种呕心感,强调他是个没有内涵的男人。也许有港女会反问,有洋肠就足够喇,内涵又填补不了心中的寂寞。

在外国工作与生活,她看到那种属于香港以外的开放。情况有点像在一个大观园里,有着许多男男女女,某男与某女看上眼了,就可以不建立爱情,而享受性爱。

但那一晚,她的感觉却不是那种大观园,反而有种「躺在床上就要被男人占有」的屈辱感。其实,每个女人都不是任何人的泄欲工具,如果很有Feel的话,至少要聊聊天,彼此了解一下吧。

那一晚,她没有理会比利时仔,没有让他硬的那话儿得到舒缓。

然而,到了清晨五点,比利时仔仍旧沿用扮去厕所的桥段,要求她去他的房间让他脱掉裤子发泄。

她在睡眼惺忪朦胧之间,不知道要生气还是要大笑,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不会过来了,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会,准备待会出发的Road trip吧!」

然而,真正能够让她欣赏的男人,却又真的让她遇到了。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