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巴士-h短篇小说

那夜港铁没有停驶,Peter没有选搭,宁愿在深水埗走十多分钟路,等待那架翻山又越岭,平时想也不会想的巴士。他走到深水埗街街头,比往常平静,晚上七时多,街道颇为萧条。晚风柔和轻拂,斯人未见憔悴,却看到,站在身旁一起等巴士的,是一对只有十多岁的小情人。

 

Peter与许多人一样,摒弃了近日变得不怎么友善的港铁,无论出行或工作,都会选搭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入夜后的巴士,班次变得不守时,Peter倚着旧式巴士站已见锈色的圆柱栏杆,打开手机应用程式,看看巴士的预订班次。下一班车是21分钟,原来这班车比起想像的更疏落,如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那样遥远。

不过,Peter没有什么抱怨之心,路是自己拣,跌倒也不会喊,更何况晚风柔和,似是乱世下的风景,对面街的矮旧唐楼,此刻看来份外巍巍。那间贴着一张张便条纸的小食店,是淡静街角下的一点光。听着风,没有歌,再看手机应用程式,巴士到来的时间却变了26分钟。

这会不会是倒行的巴士,扭曲了时间,变换了空间,让Peter能够乘车往宇宙黑洞?换着是平时,Peter一定会发起牢骚,挥袖而去改搭班次稳定的港铁。然而,他却没有,仍然站在原地。一对约莫十多岁的小情侣来到,站在他旁边,态度亲昵的有说有笑,男生长得相当高大,而女生则长发披肩,小鸟依人。

再过了约15分钟,Peter已由晚上七时半等到接近八时,那显然不止头一次看的21分钟了,此刻手机显示的到站时间是8分钟,事实却已过了28分钟,Peter叹了一口气,原来要等巴士时,巴士却不会来,但不会来的巴士,也会继续等,与其他执意等巴士的人一样,平静地等。

再过了近10分钟,那架久违的巴士才来到。记忆中这班车的搭客不多,每次都有位坐,Peter打算走到上层倚着窗边看山头夜景。这架不寻常的巴士,到站时已没有座位,车程要一个小时的长途车,此刻的确没有座位。

与往日鼓噪的乘客不同,等了超过半小时的搭客上车时,没有一个向车长质问为何巴士迟迟不到,更遑论会用不礼貌言语。这班搭客,除了Peter外,大多是年轻人,有数名一看便知是中学生,包括那对小情人中的女生,他们宁愿放弃半价乘搭港铁的便捷,在街头等半个小时巴士,即使等到了还要没有位坐,仍旧无悔无恨。那个光境,有点像蚂蚁进入了三维空间,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事物。

付款上了车,没有位坐,Peter只好倚着车门旁的玻璃,准备好站至少一段时间,至少要去到沙田才会有位坐。巴士开动了,站着的人愈来愈多,每个站上车的人都络绎不绝,往常听到的骂语,在这架迟大到的巴士上,却一句也听不见。

小情侣最后原来只有小女生上车,那个男生陪伴女生站了半个小时,在巴士到来前悄悄离开了。Peter想起小时候,也曾有这样的幻想,如果可以陪伴小情人等巴士,多期待巴士迟大到,愈迟愈好。因为有些时候,女生都不愿意让男生陪她一起搭巴士送她回家,然后再折返,那样很笨。若果只是陪伴等巴士呢,那就不同,多久也愿意,只是Peter中学时期没有女朋友。

巴士驶了接近半个小时,才到沙田,车上的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上车的人挤满了车厢,到了插针的地步。听到有人有礼地向车长查询为何迟到,依稀听见车长回答是对上一架巴士坏车了,然后乘客就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找一个能够站立的空间,有人插着耳机听歌,有人亮着手机,让蓝光映照着有点倦容的脸庞。

Peter没有看手机,透过车门外的小空间,看着路上的风景不停后退,脚虽然累,计及等车的那半小时,已站了快一个半小时。也许太久没有这样站过,脚开始酸,却不能伸展。车经过那年发生重大意外的急弯,没有埋站,在转弯时看到新建的防撞路壆,不胜唏嘘。

在人群中透出一个小空间,原来那个小女生仍在车上,插着耳机很沉默地听着音乐。看见她的书包上,扣着一个很特别的襟章,章上印有一种以特别而近日常出现的字体标示的两个中文字,简洁而有力的两个字,香港。

蓦然间,原来这架迟大到的巴士,站满了客的车厢,驶到Peter要下车的站。车厢的人逐步减少,Peter第一个下了车,由等车至上车的一个多小时里,他都一直站着,没有一刻坐下。他看着渐渐远离的巴士,没有第一时间离去。

也许,这是搭巴士的时代,即使巴士仍然会间歇性地撒娇,但会教训不听话的巴士的人,似乎会愈来愈少。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巴士-h短篇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