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无助的中年大树-好看的短篇小说

他约莫四十至五十岁,架着一副黑色的粗框眼镜,聚精会神地看着餐牌,额头上的坑纹,皱起上来时相信可夹死三数只苍蝇,脸上尽是岁月的痕迹,却有一头令人羡慕的浓密黑发。喧闹的酒楼里,放眼望去,只有他一个人悠然自得地坐在一张四人方桌旁,一个人饮茶。

大叔独占一桌的画面,吸引了坐在不远处的我的眼球。曾经有人拟定了一个人从事活动的孤独级数,一个人去不同餐厅吃东西的程度都有分野,如吃麦当劳只是等级二,但烧烤或打边炉则去到等级八。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到酒楼饮茶的选项,大概因为拟定的人没有这种概念,其实一个人饮茶,是我一直想试但却又一直未有去试的活动。

我还是喜欢看邻座的大叔,他不算特别有佬味,却有种无法言语的魅力,大约是我这个接近大叔年纪的人才会渐渐感受到的况味。他叫来酒楼经理,用有点沧桑的声线,点了一壶铁观音。原来酒楼有这种茶,我每次跟不如和小女儿饮茶,都只会点香片。然后,他把点心纸递给知客,安静地坐下来,没有看报纸,没有看手机,只是专注地看一看桌上的白色瓷杯,久久没有放开视线。

茶端来了,他却没有如一般茶客般,先用茶清洗餐具。茶甫放下,他即倒进白色瓷杯内,再放进鼻孔轻跤,如大师般品茶。那原本预备了让人洗餐具后倒水的大碗,原封不动地放在桌上,煞是有型。

过了大约十分钟,第一样点心上桌了。那是一笼四个的蟹籽烧卖。在我的标准里,若然是头一次光顾的酒楼,要测试它是否值得再去,点一笼烧卖就知端倪。大叔的品味果然也和我相近,他细细口呷一口茶,再以纯正的手势夹起一粒烧卖,整个放进口里。

我看着他那种豪迈,突然也很希望点一份烧卖,也要学他那样一口吃下去。我呷着自己的香片茶,然后总希望能够尝到铁观音的茶味。大叔的那份说不出的雅乐,让我这个原本陪家人饮茶的七分四大叔相当投入地欣赏,那与观察一个美丽女人不同,那种看,是有点儿膜拜的看。

大叔的第二份点心是一碟叉烧肠粉,他拒绝职员为肠粉浇下豉油。白白的肠粉夹杂略红的叉烧粒,有零星的葱花,原来不添加豉油的叉烧肠是那样的,可惜我每次点的时候,阿姐都会在电光火石之间加了豉油,已来不及举旗警告。

他夹一小截肠粉放进口里,咀嚼着,不知怎地,总觉得这样吃肠粉应该特别美味。其实,男人踏入中年后,就应清心寡欲,既不嗜色,也好不重味道,一杯铁观音,一件没有豉油的肠粉,也许是一种生活态度,也是正确的态度。

两份点心送上来后,过了一段长时间,也没有点心或其他食物送到他的案上。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自己为自己的茶杯斟满茶,那画面深深刻划在我脑海里。

点心逐点被他消灭,原来一个人吃的份量,就只有那四粒烧卖及一份叉烧肠。他没有再坐很久,午间的茶楼喧闹不注,在他那处孤独而不失雅致的角落里,却感受到如竹林深处人家的宁谧,每一口茶都那样具备品味,是一个大叔饮茶的品味。

人有很多杂念,很多傻思想,有时候想极也不通,有时候想通了却懒去做。我在筹谋着一件事,那件事说易不易,说难不难。究竟一壶铁观音,一笼蟹籽烧卖,一份不添加豉油的叉烧肠粉,是不是能否成就一个大叔的传奇。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无助的中年大树-好看的短篇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