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夸李白是诗仙、却说李贺是诗鬼,天理何在呀?

夸李白是诗仙、却说李贺是诗鬼,天理何在呀?

近日读李贺诗全集,渐渐沉浸到他诡丽仙幻的诗境之中。想起文人们竟然称他为“诗鬼”,对比之下,李白却被称为“诗仙”。不禁愤慨!忍不住把二人的诗放在一起比较,发现:李贺诗中的仙气不比李白差多少,个别诗篇比李白的还“仙”。而李白的的确要比李贺“豪迈”很多,从而也更多些“雄浑”之气。若把李白称为“诗豪”或“诗雄”,也许更妥当。“诗仙”?是不是得先跟李贺PK一下啊?

PK开始:

《大堤曲》(李白)
汉水临襄阳,花开大堤暖。
佳期大堤下,泪向南云满。
春风复无情,吹我梦魂散。
不见眼中人,天长音信断。
本人不才固然是诗词新手、低手,但直觉还是有的,请诸位诗友上眼,李白这首诗中的“仙气”何在呀?不过就是一首五言四句诗,描述了被人悔婚的女子内心的悲伤,其它再难找到亮点。再看被无端扣上“诗鬼”帽子的李贺的同题之作:
《大堤曲》(李贺)
妾家住横塘,红纱满桂香。
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
莲风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
郎食鲤鱼尾,妾食猩猩唇。
莫指襄阳道,绿浦归帆少。
今日菖蒲花,明朝枫树老。
请细细品味一下,通篇都有“仙气”。尤其这几句:
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珰。
浓浓的头发绾了好几个高髻,仿佛头顶上立这几座小山峰一样。“明月与作耳边珰”更是美呆了,这两对耳环肯定是大圆环形的,像极了八月十五的月亮,太招眼了。
莲风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
读这一句诗友们品出了什么?至少品出李贺诗中的女子是有心计的,是果断的,是感情奔放的。刚走到这即将要挥手离别的大堤之上,只见女子突然把男子双手抱住,死也不放他走!南方的女子最守家,而北方的男子不畏远行,此时被心上人死死抱住之后,看他怎么办?这下可走不了喽。真是柔能克刚,女子高兴,二人开始享受小资生活:
郎食鲤鱼尾,妾食猩猩唇。
精通美食的诗友也许知道“鲤鱼尾”如何烹饪,又好吃在哪里。我自己只知道“梭鱼头、鲶鱼尾”好吃,其实也好吃不到哪里去,梭鱼头个大,鲶鱼尾扁长,食之有物而已。“猩猩唇”可就有点儿诱人啦,非仙家不可常得。吃着吃着,男子好像又想起什么:
莫指襄阳道,绿浦归帆少。
女子见他又隔窗往北看,娇嗔地打断了他:“又看国嗲木子(这是模仿吴语,请南方诗友翻译)?哪里也没有家里好!”男子还没答话,女子又说:
今日菖蒲花,明朝枫树老。
好像在说:再不好好地守着媳妇过日子,今天还年轻,明天就老了。细品一番,同样是“襄阳道”,李白写得泛,而李贺却写得如此有生气!“生气”中还渗透着“仙气”,哪里像“诗鬼”写的?
再接着PK:
《将进酒》(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尊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酤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白这首《将进酒》若论豪气、苍雄之气,是可以力压李贺。而且全篇还渗透出些许飘逸之气。不过,要是想找“仙气”可就比较难了。“仙气”得在李贺下面这首里找:

《将进酒》(李贺)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每句似乎都有仙气呀: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首先,李贺的酒具和酒高档,只能天上有,人间至今无:钟是琉璃钟,酒是琥珀浓,浓得都跟一粒粒珍珠似的。而李白上面的酒是啥酒?“美酒”而已。

烹龙炮凤玉脂泣,
佐酒物也仙俗立判:李贺这儿吃的是“龙肝凤髓”,明明仙人才吃得着。李白上面吃得不过是牛羊肉。
罗帏绣幕围香风。
喝酒场所的布置也不同,“罗帏绣幕”雅致不说,里面有仙女陪伴,所以有“香风”。李白上面的喝酒场所呢?一句“陈王昔时宴平乐”道出真相,“平乐”正是汉代的声色狗马一条街。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乐器歌舞也都带着仙气。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又恰逢良辰美景,不像李白“斗酒十千恣欢谑”的“嗜酒滥饮”。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最后这句用典,写到了“刘伶坟”。无聊文人多以李贺诗中常写出“鬼、泣、血、死、坟、阴”这类字为据,称他为“诗鬼”,其实李白也没少写,如:“高坟五六墩,崒兀栖猛虎。”“我昔飞骨时,惨见当涂坟。”等,还有N多。难得只须李白放火,不须李贺点灯? 6park.com
干脆再接着PK几首:
《夜坐吟》(李白)
冬夜夜寒觉夜长,沈吟久坐坐北堂。
冰合井泉月入闺,金缸青凝照悲啼。
金缸灭,啼转多。掩妾泪,听君歌。歌有声,妾有情。
情声合,两无违。一语不入意,从君万曲梁尘飞。
细品李白这首《夜坐吟》也是有情义,无仙气。
《夜坐吟》(李贺)
踏踏马头谁见过,眼看北斗直天河。
西风罗幕生翠波,铅华笑妾颦青蛾。
为君起唱长相思,帘外严霜皆倒飞。
明星烂烂东方陲,红霞稍出东南涯,陆郎去矣乘斑骓。
比较上面李白的同题作,李贺这首更有生气,略带仙气?
继续:
《猛虎行》(李白)
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肠断非关陇头水,泪下不为雍门琴。
旌旗缤纷两河道,战鼓惊山欲倾倒。秦人半作燕地囚,胡马翻衔洛阳草。
一输一失关下兵,朝降夕叛幽蓟城。巨鳌未斩海水动,鱼龙奔走安得宁。
颇似楚汉时,翻覆无定止。朝过博浪沙,暮入淮阴市。
张良未遇韩信贫,刘项存亡在两臣。暂到下邳受兵略,来投漂母作主人。
贤哲栖栖古如此,今时亦弃青云士。有策不敢犯龙鳞,窜身南国避胡尘。
宝书长剑挂高阁,金鞍骏马散故人。昨日方为宣城客,掣铃交通二千石。
有时六博快壮心,绕床三匝呼一掷。楚人每道张旭奇,心藏风云世莫知。
三吴邦伯多顾盼,四海雄侠皆相推。萧曹曾作沛中吏,攀龙附凤当有时。
溧阳酒楼三月春,杨花漠漠愁杀人。胡人绿眼吹玉笛,吴歌白纻飞梁尘。
丈夫相见且为乐,槌牛挝鼓会众宾。我从此去钓东海,得鱼笑寄情相亲。
《猛虎行》(李贺)  显示自动注释
长戈莫舂,彊弩莫烹。乳孙哺子,教得生狞。
举头为城,掉尾为旌。东海黄公,愁见夜行。
道逢驺虞,牛哀不平。生何用尺刀,壁上雷鸣。
泰山之下,妇人哭声。官家有程,吏不敢听。
这一轮PK,若论豪雄奔放,则李白压倒式获胜,但若仅以“仙气”的多少评胜负,则这次李白和李贺打成平局。 6park.com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再继续:
《君子有所思行》(李白)
紫阁连终南,青冥天倪色。凭崖望咸阳,宫阙罗北极。
万井惊画出,九衢如弦直。渭水银河清,横天流不息。
朝野盛文物,衣冠何翕赩。厩马散连山,军容威绝域。
伊皋运元化,卫霍输筋力。歌钟乐未休,荣去老还逼。
圆光过满缺,太阳移中昃。不散东海金,何争西飞匿。
无作牛山悲,恻怆泪沾臆。
《有所思》(李贺)
去年陌上歌离曲,今日君书远游蜀。帘外花开二月风,台前泪滴千行竹。
琴心与妾肠,此夜断还续。想君白马悬雕弓,世间何处无春风。
君心未肯镇如石,妾颜不久如花红。夜残高碧横长河,河上无梁空白波。
西风未起悲龙梭,年年织素攒双蛾。江山迢遰无休绝,泪眼看灯乍明灭。
自从孤馆深锁窗,桂花几度圆还缺。鸦鸦向晓鸣森木,风过池塘响丛玉。
白日萧条梦不成,桥南更问仙人卜。
这一轮若也仅以“仙气”的多少评胜负,这次李白和李贺打成平局。
看了最后这两轮PK,未通读李贺全集的诗友势必得出一个不正确的结论,即:李贺并无豪雄之作。果然这样认为可就大错特错了,请看李贺下面这首:

《雁门太守行》(李贺)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这下总算知道“黑云压城城欲摧”这句刚烈豪雄的诗是谁写出来的吧?
不才写成这篇并非要推举李贺出来跟李白争冠亚军,论诗歌的总体成就,李贺肯定争不过李白。而这篇文字是专对给李贺扣个“诗鬼”的帽子打抱不平。是,李贺死得早,27岁就死了。死得早就得被人称作诗鬼吗?那王勃呢?死得还早,26岁死的,怎么不称他为“诗鬼”?况且李贺的诗中反而有仙气,上面已经跟李白的同题作比较过一番了。所以只能说,把李贺称为诗鬼的人是先做帽子,再找人戴。唐诗人中已经有:“诗圣(杜甫)、诗仙(李白)、诗魔(白居易)、诗佛(王维)、诗囚(孟郊)、诗骨(陈子昂)、诗杰(王勃)、诗狂(贺知章)、诗奴(贾岛)、诗豪(刘禹锡)”,还得找个“诗鬼”,于是就选了李贺。还得有“诗痴、诗王、诗霸”呀,不知道会选谁?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夸李白是诗仙、却说李贺是诗鬼,天理何在呀?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