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好看的短篇小说】现实版金屋藏娇,你真的懂吗?

山里小村,炊烟袅袅升起,又是新的一天。村里的小孩笑语声不断,他们知道新的一天等于距离长大又近了一天,每个小孩子都希望长大,因为成年人可以自己决定一切。村里有一对青梅竹马,两人都渴望长大,男孩则是因为母亲说过,只有长大才可以把女孩娶进家里;女孩自然就是因为男孩而想长大。这天,两人又在村口的那一棵合欢树下相靠,有时候在这里他们可以坐一整天,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或许只是在享受彼此的相依吧。男孩突然开口说:「阿娇,长大之后,我要到外面闯荡。如果我可以干得一番大事业,我就买一间很大很大很大的屋子,然后接你到那里,我们一起住!」女孩轻笑道:「那你一定要买一间很大很大很大的屋子给我哦,不然我可不跟你走!」男孩一听到马上就慌了:「这……这可不行,如果你不肯跟我走,我……我……」女孩不禁莞尔一笑:「你就怎么样,还想强抢我不成?哼!我不理你了!」说罢便把头歪到一边去,男孩这次是真的慌乱了:「啊……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嘛!你……你别不理我啊!」男孩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女孩也知道玩笑开大了,又转头低声对男孩说:「别哭,男孩子怎么能哭呢,要我理你也行,不过你得跟我拉钩,你长大之后一定要努力工作,早日干得一番大业,然后……然后……」女孩说到这里脸都红了起来,男孩马上接 「然后就娶你回家!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到的!」女孩嗔怒了男孩一眼,可却尽是温柔,缓缓的伸出手指。两人的手指紧紧的扣在一起,合欢树下,男孩与女孩的约定宛如一篇童话。

几个春秋过去了,村口那一棵合欢树已不知几次开花结果,男孩女孩亦不知多少次相靠而坐了。今年男孩十六,是要出去拼搏的时候了。太阳慢慢落下,一缕阳光从群山缝中射进,正好射在男孩与女孩的身后。男孩已经长大了,一身的青衣配上那张俊俏的面孔,不知会有几多少女被迷倒;女孩的亭亭玉立,一身浅蓝色的衣裳,满头青丝,虽不算天仙之颜,可却也有西施沉鱼之貌了。两人依旧相靠而坐少年看着远方道:「阿娇,明天我就要走了,到那遥远的城去了。」少女闭上眼睛,是怕眼泪的落下,缓缓说道:「我会在这里等你的,你可不要忘记我,我会一直的等,等到你带我走的那一天。」少年紧紧握住女孩的手,依旧看着远方道:「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那一天很快就会来的,到时候,我要你当那个最美的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再把你接到那间很大很大很大的屋子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就是我们的未来,你说好吗?」少年的眼终于看向了少女,少女的眼睛也已睁开,泪已止不住,四目相对。少年抬手擦掉少女的眼泪,温柔的道:「别哭,我最美的新娘哭了就不好看了。」少年的泪亦落下,两人又何曾想分开,只是爱是需要负责的。少女将头靠拢过去,两人在西落的阳光下,紧紧的拥吻在一起,或许眼泪还在流,但却是甜的。就在少年离开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少女的话语:「阿彻,无论你到天涯抑是海角,都别忘了这里有个你最美的新娘,我喜欢你!」少年虽然流着泪,可却掩饰不了脸上的笑容,如此的灿烂,人生能得一人相伴,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到了县城已有一年,少年没有任何行商的经验,也没有考状元的能耐,可他却能在一间商铺内当掌柜,那是当地最大权力卫家的店铺,少年年纪轻轻却是凭何得以当起掌柜?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又岂是如此简单,少年经历的不是一般人能经历的,可却又是他想经历的吗?

话说那天是少年来到县城的第一天,那时候刚好是元宵节,城中正举行花灯展览,那场面哪是乡村少年见过的。人潮川流不息,少年看着路旁一盏盏的红灯,心里暗暗起誓,以后一定要和阿娇一起,看这城的喧闹;看这世间的荣华。一路上少年见识到许多新奇的玩意儿: 皮影戏,红粉青楼,还有一间间的店铺,可是见得最多,听得最多的却还是卫家。少年的容貌无疑是玉树临风,想要知道一些事情当然不难,卫家是县中绝对的豪商巨贾,三代皆是朝廷命官。卫老爷更是当今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少年刚好得知明天有一个机会,若能通过考核便有机会进入卫家,少年当然想有一个在卫家店铺干活的机会,可他一个无名之辈哪有什么太大能耐呢。进入卫家工作的机会就像一块肥肉,无数人就要争夺一块肥肉,可肉就那么点,人却是源源不断,少年凭什么抢呢。但就算机会再渺茫,少年也要去试,因为远方还有一个人在等他。第二天一早,少年在客栈吃了个包子就出发了,一路上少年还在四处观望,只因这里有太多东西他未曾见过。看着市集上还没退去的热闹气氛,少年却不由的感觉一阵孤独,他转头看着远方,仿佛又看见了那棵合欢树。就在少年沉浸在思念中,突然听见一阵声惊叫声,转头一看竟是一个小姑娘惊愕的站在原地,随即马上对着少年大叫:「帮我拦住那个小偷啊!」少年反应过来才发现那贼人已从身旁掠过,少年当即转身就追,他边追边呼喊,希望有人能帮忙拦住那贼人,却发现路人好像都失聪了一般,反而让出了一条路来,让他们两人一个继续跑,一个继续追。又追了好一回,少年自幼替父亲处理农活,体力自然不错;反观那贼人却已气喘吁吁。就在少年快要追上贼人之时,那人突然跪下,手上还递上那个偷来的绣包:「大侠饶命,千万不要送我到官府那去啊!若不是我家里有三个孩子,我又实在找不到工作,我……我也不会出来偷东西的啊!」少年听完后,心中一软,拿起那个绣包后,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一两银子,对那个贼人说道:「这些够你们一家用好一会了,快找个工作吧,别再出来偷东西了。」那人接过银子后向少年磕了个头后,跌跌撞撞的跑走了。少年又回到市集,发现那个小姑娘还在那等着他,少年跑到姑娘跟前拿起绣包递过去道:「姑娘,我帮你把绣包抢回来了,可是那人我却放走了,希望你不要在意。」那小姑娘一脸的感激道:「反正东西回来了,其他什么的没什么。多谢公子,不知公子稍后可有空闲,不如到舍下,待小女子招呼公子一番。

未时已到,少年走到卫家的门前,少年定睛一看,这才知道什么叫宏伟壮观,卫家简直与少年想像的皇宫有些相似。少年回过神来四周环视,竟是万籁俱寂,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影,显然是招人已结束。少年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现在连住在哪里都是个问题啊!」「公子!」少年一转头便看见方才那位小姑娘,疑惑的问道:「姑娘怎么也到这里来了,你也是来参加考核的吗?可惜已经结束了……」少年的脸上还满是失望,却听对面的小姑娘轻笑一声:「别人考核是结束了,但你的考核才正要开始。」说罢便小跑到卫家门前,抬起门环的圆挂件,轻轻的叩了几下。门慢慢推开,一个小男孩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惊喜的道:「菊姐姐,你回来啦!有没有给我带糖葫芦!」「哈哈!当然有,我们先进去吧,别让姐姐的客人在外面久等了。」少年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小姑娘竟是卫家的人,但少年马上归于平静,因为他看到了希望,一个可以早日达成承诺的希望。「公子,你先喝壶茶,我已经让小弟去找父亲了,那时你就可以开始考核了。」少年听后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姑娘你不会是卫府的两位千金之一吧。」对面姑娘听后又轻笑一声道:「若我有小姐那般的福气就好了,不过你也不用怕我们的小姐,她们都很和善的,就是二小姐有时候太活跃了,而且有些不听教而已。」「好啊小菊!枉我平时这么疼你,你竟然在背后说起我来了!」门外一个少女走进来,那少女穿着一件浅红色的长锦衣,绣出一条条鱼蛇的图案,让人看着好生喜爱。阿菊一听,马上跪下道:「奴婢知罪!」那少女一见阿菊跪了下来,立即扶起她来,又气着道:「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样,开个玩笑而已,怎么个个都如此呢!」这时少女终于看见了少年,也不知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少年的外貌;或许是很少有接触男子的机会;又或许只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少女一下子突然呆住了。两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最后少年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缓缓开口道:「姑娘不知鄙人有何不妥,为何一直盯着鄙人呢?」少女回过神来,有些慌乱的道:「只是见你面生,又感觉似曾相识而已……嗯,就是这样。」阿菊听到这里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少女一听,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马上就跑开了,少年看着却是觉得莫名其妙。这是门外又来人了。那中年人一进来就对着阿菊问道:「小菊,找我作什?」「阿爹,这位公子在市集上替我把阿娘给我的绣包从小贼那抢了回来,而他又正好想要找一份工作,我便把他带来了。」中年人眯着眼望着少年:「好,我给你个机会,明天卯时再到这来,我告诉你如何考核。」少年听到后就愣住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多谢!多谢!明天我一定会准时到的。」少年摸一摸自己的口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又不好意思地问道:「不知道这里可还有一间空余的房间,鄙人实在是囊中羞涩。」中年人就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后来还是阿菊为少年准备了一间客房。找一份工作,我便把他带来了。」中年人眯着眼望着少年:「好,我给你个机会,明天卯时再到这来,我告诉你如何考核。」少年听到后就愣住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多谢!多谢!明天我一定会准时到的。」少年摸一摸自己的口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又不好意思地问道:「不知道这里可还有一间空余的房间,鄙人实在是囊中羞涩。」中年人就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后来还是阿菊为少年准备了一间客房。找一份工作,我便把他带来了。」中年人眯着眼望着少年:「好,我给你个机会,明天卯时再到这来,我告诉你如何考核。」少年听到后就愣住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多谢!多谢!明天我一定会准时到的。」少年摸一摸自己的口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他又不好意思地问道:「不知道这里可还有一间空余的房间,鄙人实在是囊中羞涩。」中年人就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后来还是阿菊为少年准备了一间客房。

小客厅中,那中年人对着阿菊语重心长的道:「小菊,阿爹知道你善良,可你也不能随意相信别人啊!若那人是图谋不轨的话,我们便要连累卫老爷了。明天我会试试他,若是真有什么的话,我就替你将他砍了。」阿菊刚想辩驳,可中年人马上又瞪了她一眼,阿菊也只有不情愿的点点头。阳光缓缓渗入房内,少年还能听到窗外黄鹂啾啾的叫声,少年起身洗漱后,便直接前往客厅内等候中年人了。不消一会,中年人已经到了,在他身前的是二小姐,这在少年心中却是奇怪,自己一个下人的事情,二小姐怎会也参与在内呢?不过少年却也没有时间可以思考,那边中年人已经对少年道:「由于你是后来参与考核,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作担保,这次二小姐会跟随你参与考核,以免你败坏卫家的名声。至于考核则是想看看你能否一个有潜质的商人,一个月的时间内你有一定的本金采购货物,若你能赚到我们的标准便可通过。」少年本以为可以立即开始,可接下来他才知道千金小姐的厉害,那出行的阵仗可谓是声势浩大,一堆的仆人,满满的行李。趁着二小姐几人准备的过程,少年正要外出采购物资,这时二小姐却突然来到少年身旁,拿出一张纸道:「这里是一些便宜物资的采购地点,你只要全部买这些材料的话,就可以很容易通过考核了。」少年满脸笑容的道:「这些商铺倒老实,物美价廉,商家倒也没有先生说得那么坏。」二小姐却是啐的一声:「怎么可能物美价廉,这些只是便宜而已,都是些劣质货。」少年笑容逐渐消失,有些气愤的道:「你明知道是些劣质货为何却还要我去采购!」二小姐那曾被人这么凶过,委屈的道:「我好心帮助你,你现在居然还要这样对我,你尽管去买那些上等货,我就要看看你怎么攒个盆满钵满!」说完气愤的跑走了。卫家一间书房里,一幅幅的名画无一不彰显这里的豪华。书房里有两人,一人坐在书桌面前正悠悠的写著书法,而另一人则站在他身旁只是默默的等。待书法完成,一旁的中年人立马称赞起来:「老爷的书法又进步了。」卫老爷先是笑了几声,又缓缓开口道:「唉!可终究是老了,不知道还能写多少次了。对了,有什么事找我?」旁边那中年人恭谨的道:「二小姐要跟一个年轻人 出去进行考核,奴才不敢阻拦。」卫老爷突然大喝一声:「卫叶!」那中年人立马站直了身子:「奴才在。」卫老爷又叹了一口气道:「你说说你……唉!我就说了不要每次都奴才奴才的自称,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也一直把你当作家人……唉。二小姐那边就不用理了,也就一时的好奇罢了,如果她真的喜欢就随她吧。」卫叶又问道: 「那需要派人紧跟二小姐吗?」「安全问题就更不需要在意了,还没有几个人可以从我训练的暗卫手上抢过人。先退下吧,我再练一下书法。唉……老了老了……」

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已接近中午,少年与二小姐正式出发,目的地是县城附近的一个小城。这一路上少年本想找机会与二小姐道歉,毕竟对方是一番好意,可二小姐却完全不想理他,就算停下休息也要离他远远的。所以少年这一路上只能和阿菊闲聊。少年本就有一肚子的问题,如今终于可以问出来了:「菊姑娘,不知卫家这次的招人是为何?我观卫家也不是缺人之际。」阿菊摆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然后道:「我听阿爹说,这一来是要挑选人才,二来是要打好人际关系,嗯……后面的我忘了……」阿菊嘟起嘴,皱着眉,那样子简直让人忍不住捏一下她的脸。少年正想继续询问一些问题,却发现已经进入了树林,附近的氛围异常阴森。众人的心不禁开始慌张,附近的绿叶在失去了光明之下仿佛变成了黑色,与绿叶不同的是一朵花,它鲜红如血,又仿佛真的有几滴鲜血滴落在花瓣之上。阿菊不禁开口道:「阿爹说过,他曾在书上看过一种花叫彼岸花,那是开在黄泉路上的花。就是如此红得骇人。」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尖叫把众人吊着的心都快吓没了「啊!小菊别说了!别说了!你们快点走!快点离开这里!」二小姐拉开了轿上的红布,虽然不能看见她的身子,但声音却是颤抖。众人听完阿菊的话后都不禁加快了脚步,红色的彼岸花却是满地都是,花越走仿佛越多,而周围已经不能听见任何声音了,就如同坟地一般,坟地也是没有如何声音的。突然少年看见旁边有一双眼睛,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是从高处俯视着众人,最恐怖的是那附近没有任何的树,一双红色的眼睛就这样凭空出现,少年的额头已经流下几滴汗水,他抓起身旁阿菊的手。感受到阿菊疑惑的目光和稍红的脸庞,他只得低声的说了一句:「那边有一双凭空出现的眼睛,等等我们跑吧!」阿菊疑惑的扭过头看了一眼,她只看了一眼就马上把头转了回来,这次她再也不敢再出声了,她感觉再说一句话就要触怒那一双红眼睛的主人。少年本想拉着阿菊就跑,可他却想起二小姐还在轿子里,可能是出于对二小姐的歉意,他又低声对阿菊道:「你先走,等我去把二小姐一起带走。」阿菊僵硬的点了点头,少年走到轿前,让那个骑马的人停一下,他就在轿外对着里面 的二小姐道:「二小姐,这里可能有鬼怪,你跟我一起跑吧!」二小姐一听当然不信,还以为少年在捉弄自己呢,探出头去道:「要跑你自己跑,真当本小姐好糊弄。」少年也是紧张,他生怕下一刻便跑不掉了,当即拉起二小姐的手大叫:「快跑啊!」这一声出来,众人立刻听到一声拍翅的风声,少年三人都没有回头看,但却能听到一声声的惨叫声,甚至还能看见血溅在那一朵朵的彼岸花上。三人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没有人敢停下来,就连二小姐也是全力的跑,她本不相信有鬼怪之说,可是那一刹那她仿佛看见了一个人不似人,鸟不似鸟的庞大生物,它没有头却有一双红色的眼睛,那是什么?她不知道,但那会成为她的噩梦。三人终于停了下来,已经有一丝的阳光射入,这就像是救赎的光辉,三人纷纷瘫了下来。少年是第一个冷静下来的人,他不知此地到底是否安全,所以不能久留。阿菊由于没有见到过那只巨怪,所以只是有些害怕而已;可是二小姐却是堕入恐惧之中,少年只好将她背起,三人就这样继续往小镇的方向走去。

「啊!」满头冷汗的二小姐突地醒来,醒来后不住的喘气。守在一旁的阿菊立即递上一杯水,安慰二小姐道:「二小姐放心,我们已经离开那里了,这里已是霖镇了。老爷夫人和公子很快就到了,两天前我们就到了,你一直不醒都快吓死我了!」二小姐把头扑在阿菊的怀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泣不成声,久久才平息下来,又睡了过去。那边少年却已经开始了他的考核,幸好货物是由另一条路运送过来,不然他的考核还没开始便要结束了。少年在当地卫家的一间店铺内贩卖,本来因为卫家的招牌,还有一些人光顾,可到了后来,人们都发现价格的昂贵,人便越来越少了。少年很苦恼,这些明明都是一等一的货物,一分钱一分货,为什么会门可罗雀呢?他还特意的问别人,可大多数人都只说他是恶商,骗他们的钱。少年也是冤枉,满肚子的委屈也不知和谁诉苦,如此过了十几天,中途他还想去探望一次二小姐,可想到自己的身份也只能罢休,而他的生意却是再没有太多的光顾。而在这依旧绝望的一天,却有一个不速之客。少年看向面前的二小姐和她身后的阿菊,疑惑的问道:「二小姐你怎么来了?」二小姐笑着回答道:「当然是来看看公子的生意如何。」少年却是苦笑:「原来是来笑话我的吗……」二小姐却是急得摇头:「不是……不是,一来是想感谢你那日救了我;二来是想教导你如何行商。」少年惊讶的问道:「二小姐你竟然会行商?」二小姐又摇头:「不能说会,但在耳濡目染下,也比你这种老实人强!」说罢,外面居然陆陆续续搬进来一堆的货品。二小姐指着这些货品说:「霖镇的百姓不是富有人家,你买的这么贵当然没人会买,即使那是上等的丝绸,上等的果肉。这一些便宜的才是他们该买的东西,再加上刚刚我已经让人去散播这里的东西降价了,他们本就知道这里的货品好,可却是买不起,现在他们以为好东西便宜了,很快便会有人来了。而且他们也根本不知好东西有多好,这里的货品虽然不是上等货,但也不是那些四流的货物可比,所以没人会知道的。」听完二小姐一系列的计划,少年似乎开始明白行商,可知道了这些真相之后,他却反而更抗拒行商了。二小姐看着少年呆了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用自 「鄙人刘彻,一介草民,不足挂齿。」二小姐一听轻笑道:「你已经不是一介草民了,你现在已经是我卫家的一人了。」少年却招手,慌忙道:「这可不行,这些东西是你卖出去的,怎么能算我的呢!」二小姐又轻笑道:「真是个呆子,正好父亲要找你,等等你就明白了。小菊你带他去找父亲吧,而且要改口了!」少年这下是真的糊涂了,好像所有东西都来得突然,改口又是什么意思?卫姑娘的父亲不就是卫老爷吗?他为什么要找我呢?幸好这一切即将便能解开。路上少年还问了一下阿菊:「二小姐现在已经恢复了吗,我见她满脸笑容似的。」阿菊忧愁的答道:「当然没有,不过比起当初醒来已经好很多了,而且每个少女知道自己即将成亲,都会很快乐的。」少年缓缓的回答:「那就也是,或许成亲的确可以让人变得快乐一点。你说我真的可以通过考核吗?或许说我真的适合当一个商人吗?」阿菊掩嘴笑道:「你果然是个呆子,若有人救了卫家二小姐的命,想得就不该是这些了!嗯,已经到了,你自己进去吧,踏进这扇门你就要改变命运了,若是让别人知道你的奇遇,肯定要羡慕死了!」少年打开了门,里面是一个老人身旁还站在一个中年人,正是卫老爷和卫叶,卫老爷也不多说就开始对少年道:「刘彻,如今你有一个天大的机缘,就看你是否懂得把握了。你……」卫老爷还没说完,少年已经打断他的话 「我不愿意,我不想当一个商人了,那种感觉就像在欺骗百姓们,很难受!」卫老爷笑了:「你是自从我上了年纪第一个敢打断我话的年轻人,可惜却是个傻子!你想一想自己为何出来谋生,为的是谁,是你的家人,如今你为了一群不认识的人放弃你的家人?而且行商如何就是欺骗了,这只是一种皮囊,就像人一样要有一样东西包裹住,商人只是将货物以一种好看一点的方式卖出,百姓买了有吃亏吗?没有!绝对没有!吃亏的只是那些不能攒钱的商家,也就是你的敌人!善良是每个年轻人必然会经历的事情,慢慢你就会懂了。不过今天却不是要与你谈行商。你可知道是什么事吗?」少年仍在思考,只下意识的回答不知道,卫老爷又继续的道:「为了我二女儿的终身大事,你就是我选中的赘婿。」少年还在想着刚刚的问 题,哪里能想到卫老爷立说出如此震惊的话,嗯了一声后才反应过来,大叫道:「这……这不可以,我的娘子在故乡等着我,我不可以……不可以的!」卫老爷缓缓地说道:「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相信没人会介意。」少年还是摇头:「不行,若阿娇知道了她会难过的,这赘婿我做不得,多谢好意,告辞!」正当少年准备要开门出去,卫老爷又缓缓开口:「你是第一个敢拒绝我的年轻人,可惜还是个傻子!你知道从这里走出去的后果吗?我的大女儿是当今皇后,我又是当今丞相,你觉得你一个小百姓能怎么办?能与我二女儿成亲是多荣幸的事,能与我二女儿共事一夫又是何等荣幸,而如今你拒绝了我,是在打击我卫家的脸面,你觉得你以后的生活如何,你觉得你那娘子的生活又如何,更不用说你能否平安走出这个门口都是问题!年轻人,如今是你 择的时候了,希望你能聪明一次,无论是为了谁,若你不想让她知道,瞒住她不就行了,男人就该有些手段! 」少年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他还有一个月的机会,一个与阿娇享受最后的机会。

又回到村口,那棵合欢树就如一两个月前一般,村口还有一个少女的等待。当她看到少年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可当发现真的是少年时,少女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她不在乎少年是否在外面闯荡失败而回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已不能再离开少年一分一秒了,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只要有你相伴便足够了。两人的眼泪再一次的流下,两人再次拥吻在一起,就像当初离开之前,只是如今少年的心里已多了些秘密。两人相靠坐在合欢树下,少年深情地看着少女缓缓地开口:「我在外面已经闯到一番事业了,我们成亲吧!」成亲是多大魅力的一个词语,所有少女都会为之疯狂的,少女自然也不会例外。他们在三日后成亲,仪式不隆重,只有村里的一些人参加,可是少年却感觉那是最快乐的一天,洞房花烛之时,那一夜少年与少女的心终于成为彼此的依靠。少年履行了年少时的约定,那一间屋子真的很大很大很大,大得无法填补少年的内心,也没有办法填补少女的寂寞。少年爱得是阿娇,却不能和少女在一起,错的是谁?或是说谁又有错?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好看的短篇小说】现实版金屋藏娇,你真的懂吗?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