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一种对话──将离婚有感

前阵子在因缘际会下,到台文馆看了《日常对话》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是黄惠侦导演,透过影像希望能与母亲划开僵局,给母亲的一份礼物。在影片中所蕴含的三个层次,是作者与自身过去的和解、母亲与过去的和解、以及作者与母亲的和解。在这样的过程中,也因此揭开了,深藏在各自身上的心事,以及多年不曾交流的一场场对话。

这样一部女人与女人的对话,女人与自己的对话的影片。不禁使我想起了石中英的《将离婚有感》两首诗。本组诗为七言绝句,收入《诗报》第二十八号「海国清音」栏(1932 年1 月15 日)。石中英生平经历两段婚姻,首次结婚丈夫为鹿港诗人陈子敏,双方都具有深厚文学素养,诗作中也都曾显现对日人政权的厌恶,婚后也经常相偕出游并参加诗友聚会,使的双方日渐开拓眼界,然而或许因为陈子敏经常与朋友买笑寻欢,令石中英深感孤寂愁闷,在父权至上的时代,女性往往都面临着丈夫的薄情、背叛,亦如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在凤求凰的甜蜜时光后,面对的是丈夫的变心,相传卓文君以〈白头吟〉的力挽狂澜后,依旧收到司马相如一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唯独少了亿字的书信。说明了丈夫的「无意」。卓文君在悲痛与愤恨下,因而写出了著名的数字诗:「一别之后,两地相思,说的是三四月,却谁知是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般怨,千般念,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语千言道不尽,百无聊赖十凭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榴花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黄,我欲对镜心意乱,三月桃花随流水,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可喜的是,在看完这首诗之后,司马相如自觉惭愧而回心转意,然可叹的是,那份心意是否能回到从的相知相爱,能否相伴永恒,这对卓文君而言都是极大的伤痛与不安。

所以在女性自主权稍稍兴起的时代,在日日以泪洗面之后,石中英决定主动提出离婚,以结束这段令人伤心的婚姻。不愿再做「良人一夜出门宿,减却桃花一半红。」的怨妇,而是多爱自己一点。从第一首诗中,便可体会到诗人一股深深的情绪,勇敢地提出自己的心境与批判:「每逢薄幸欲何之,最是无情轻别离。始觉冰人多巧语,当年误信悔难追。」除了让人们看见,那个时代、普世间所存在的问题。「当年误信悔难追」当时误信媒妁之言而结婚,由此可知婚前彼此并不相识,如今后悔莫及。

不论是在媒人或是情人的巧语花言下,浮动、暴躁的心,即便多年后依然没有改变,让人发现了整体社会结构下的问题。许多年后的台湾《日常对话》中,与这首诗异曲同工的,揭露依然不变的女性在家庭中,弱势地位。故事中的母亲是位同性恋者,在媒人的介绍下、家庭时代氛围的压迫下,嫁给了一位会酗酒赌博且打人的丈夫,从此过着阴暗的生活。母亲与石中英不同的是她没读什么书、从来没爱过那个男人,然而彼此的共同点是──勇气。因为有这份勇气,让她们决定跳脱婚姻的束缚,那不见天日的悲伤监牢。石中英选择了离婚,而影片中的母亲,选择逃跑,带着两个女儿连夜逃出,那可怕命运。因此也就有了机会,让她的生命故事被人看见,透过女儿的摄影机,将那难以面对及言说的秘密,呈现在观众的眼前、解放多年来让母女窒息,看似不堪的往事。

婚姻的结束、离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依旧活在阴影之中,找不回原本快乐的自己。这才是失败的婚姻格外让人心痛之处。而诗人石中英在诗中的心境与Adele 演唱的Rolling In The Deep,歌词中有许多相似之处,由此更可知,美好的文学作品,是能够跨时代产生共鸣的,并且产生呼应。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一种对话──将离婚有感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