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短篇小说>土地的温度,家乡的变化!

 因为友人们想吃芒果冰的关系,利用周末假期,我和他们一行人朝着故乡前进。依旧记得,那时天空飘着细雨,第一次不是跟家人一起回故乡、第一次坐上公车朝着故土前去,内心充满着喜悦与紧张。不知不觉已经搬离故乡十几年了,和一群人在嘻笑间再次踏上故土,发现立在中央圆环的蒋公雕像已经消失。物换星移之感,竟会发生在这极少开方的乡下,顿时让人明白,原来我已经与此地的故事已经脱节。这样的感慨之情,也让我对于连横〈过故居有感〉诗作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此诗为七言绝句,收入《全台诗》第三十册。此诗作于1915 年,台湾改隶日本政权后,连氏家族在台南府城宁南坊马兵营的房地被日本人强行征购为法院用地,因而被迫搬迁,从此零散四方。因此诗人写下了:「海上燕云涕泪多,劫灰零乱感如何。」深刻的描绘了以末割台的窘境,「海上烟云」在此代指乙末割台事件,让人涕泣泪流。而在战火的侵袭下,此地已物逝人非事事休。

        故乡没有像连横当时一样经历大环境的浩劫,所以依旧是个缓慢美好的乡下,只是受到商业与光观产业的影响,老街上多了许多看似新颖的芒果冰店,人潮及车辆也增加了不少。在带领友人进入观光甜品圣地之前,我情不自禁的走向了古庙──北极殿。寂然庄严之景,让我有重回故乡之感。细雨让这庄严的气氛多了一份柔和,中庭的乌龟们也十分有精神的探出头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乌龟聚集于中庭中爬行,看着身旁友人啧啧称奇的表情,令我也展开笑靥。在参拜完,离开庙宇后,内心一股说不出口的沉重,愈来愈浓。越靠近观光胜地,也与故宅越为靠近,如此也才能够体会,这首诗在后半段,诗人所展现的浓浓伤感。

    「马兵营外萧萧柳,梦雨斜阳不忍过。」故居外的柳树萧条寂静,然而旧宅今非昔比,兴发诗人对于家国易主之慨叹,这或许才是诗人「梦雨斜阳之下不忍过」真正的原因。而之于我,所不忍的或许是对于自己所深爱亲人的逝去,而有了深深的怅然之叹,景物依旧,人事已非。已非的人事无法唤回,吃着冰凉酸甜的芒果,和友人们一同以观光客之姿,对着手机镜头摆出了各种姿势。不过除了芒果冰之外,我并未照下任何一张关于故土的景致,因为在不忍的同时,也是为了告诉自己,一定会再次回到此地,感受土地的温度。不论外在人事如何改变,这里永远都会是我的故乡,属于我生命的启程。我想连横写下这首诗,亦包含着缅怀故土的心意。台湾、故乡,无论外在如何转变,心中的感慨是否加深,他们依旧是我们根之所在,不忍,却是无法遗忘的珍贵宝藏──土地的温度。

    对于土地的温度与爱,是不分种族与时空的。

「我守着的这团火,跟我一样老了。无论是遇到狂风、大雪还是暴雨,我都护卫着它,从来没有让它熄灭过。这团火就是我跳动的心。」── 《额尔古纳河右岸》

So open your eyes and see

所以张开你的双眸, 你会看见

The way our horizo​​ns meet

彼此地平线交汇的那一刻

And all of the lights will lead

而所有光芒将会指引你

Into the night with me

与我共同步进那无尽的黑夜之中

And I know these scars will bleed

我亦深知过去的那些疮疤将会流血不止, 难以愈合

But both of our hearts believe

但我们彼此的内心都坚信

All of these stars will guide us home

所有天上的星辰将会引导我们回家

───All Of The Stars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短篇小说>土地的温度,家乡的变化!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