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爱上舞女的好男人-一个很好看的短篇小说

那年冬天,雪特别得大,除了窝在床上,没完没了地做爱,哪也去不了。

落地窗外,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灯火疏离。Y低头温柔地吻我,

“七,我们去赌城过圣诞吧!”

**

转天早上,两人正排队进安检, Y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几个穿制服的机场保安顿时警惕地望向我们。

“你别来!我和小七正在机场呢!”

Y 一边压着嗓子对着手机发狠,一边冲着天花板直翻白眼,

“不行!你不能跟着!”

遇到我狐疑的目光,Y一脸的嫌弃瞬间化成宠溺的微笑。

“是小林!”

**

车行在stripe 大道上,两边,灯红酒绿闪烁,衣香鬓影穿梭。冷冽的空气中,浮动着人造的华丽与喧嚣。

进得酒店,穿过熙熙攘攘的游客,艳妆异服的女郎,正向前台走去,不经意目光掠到:

大厅角落的丝绒沙发里,陷着一个带眼镜穿夹克衫的清瘦男人,朴素的衣着,落落的神情,仿佛是胶片负片,熠熠闪光的热闹布景暗下去,黑色聚光灯亮起来,从高耸的天花板撒下细密的网,笼罩着他的全身,折射出安静沉郁的阴影。他的脚边孤零零瘫着一只耐克黑色健身袋。

“Fxxx ”,Y低声骂了一句,离开了等待check in的队伍,径直走过去。男人认出了Y,紧张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有些局促不安地搓着手。

Y 一拳打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晃了一下,张开了双臂。两个男人沉默地拥抱了一下。似乎是错觉,男人的眼镜片,一层薄雾,又瞬间消散。

Y粗暴地推开男人,一把把我从身后拉到到身边。“小七,这是小林。”

男人表情尴尬地冲我点点头,“你好。。。很抱歉,我。。。”

我伸出手打断了他,“我饿了,还没吃吧?一起去?”

两个男人默契地互相看了一眼,如释重负。。。

**

饭桌上,Y片片断断地,讲起,小林从中学到大学,从国内到国外,从学业到事业,从父母到家庭,人生每一步,都走得无比踏实完美;人生每一个角色,都扮演地无比努力出色。

我不禁好奇地问,“你怎么不带太太和孩子一起来呢?”

Y 看了我一眼,小林沉默了片刻,平静地说,

“Y没告诉你? 我要离婚了。”

他把盘子里最后一口蛋糕放进嘴里,放下叉子,拿起餐巾抹了抹嘴,随手一团扔在桌上,抬起头,直视着我们,

“这是,我一个人的圣诞节。。。”

**

从饭店转战酒吧,人声嘈杂,乐如滚雷。

身体的倦怠与精神的亢奋,交织分裂,最后合成一团混沌,滞在太阳穴处,鼓胀跳动。

Y 搂着我,跟着台上歌手的吉他节奏,晃动着身体。旁边的小林,默默地喝酒,似乎那身体的深处,有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深洞。

“你,还好吗?”我隔着Y 粗壮的胳膊,冲他嚷道。

小林恍然地举起酒瓶,对着我做出干杯的姿势,仰头将酒一饮而尽。他试图站起来,加入我们,结果身体晃了两晃,就一头栽倒在桌上,一堆空酒瓶,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周围的人群惊叫着弹开又聚拢,服务生和保安迅速跑过来,Y蛮横地推开试图靠近小林的人们,一把将他拉起,搭在肩头,我在另一边,努力撑起烂泥般的他。三个人蹒跚而狼狈地逃离。出租车也拒绝搭载我们。只好连拖带拽地往回走。

“这家伙看着瘦,怎么这么沉?”我踩着高跟鞋,歪七扭八地。

“小子和老婆分居两年了,天天健身!跑马拉松!憋得一身鸡肉!”Y 又恨又怜地把小林向他那边拽了拽。

在回酒店短短的路上,在扶着花坛不断痛苦的呕吐之间,小林几番试图挣扎着推开我们,却不断摔倒在热闹却清冷的街头。

“每天做着讨厌的工作,看着讨厌的上司,和讨厌的女人生活,一辈子!!!What a Big Loser !”

“。。。我他妈的就是一个傀儡,父母的,公司的,世俗的,傀儡!”

挣脱我们,他跑到大街的中央,挥舞着双手,对着陌生的人群,路两边巍峨耸立的建筑,大吼!

“你们知道我是谁???我是谁???我他妈的到底是。。。谁?!!!”

微寒的空气中,他仿佛一头鼻孔喷着热气的困兽,迷惑又绝望,不断撞击着无形的囚笼,鲜血淋漓。。。

被Y强行拖回房间,扔在床上,小林渐渐不再挣扎,瘫软着没了声音。

Y 抹了抹额上的汗,“这个疯子!”

我一句话也没说,走进卫生间,拧了一把温热的毛巾,走过去,帮小林把脸上身上擦干净。

Y 从背后抱住我,“对不起,七。。。”

**

转天,象根沉默的尾巴,小林一直跟着我们,帮着提购物袋,帮我们拍合影,谁也没有提及昨晚的疯狂,仿佛一切从未发生。三人行倒也平静和谐。直到魔鬼蛰伏的夜幕降临。

“今天能去吗?”

“行。”

我好奇地扭过头,看着对暗号的哥俩,“你们要去哪儿?”

Y 温柔体贴地看着我,“我们俩今天去散散心,你先上楼洗洗早点休息吧,这都逛了一天了。”

我盯着小林,他的微黑的脸上居然泛起了一层可疑的红晕。

“我也去。。。”我撒娇地拉着Y的胳膊,眨眨眼。

“那。。。行。。。吧”Y 熬不过,看了小林一眼。

“不行!”小林突然紧张地叫起来。“那我不去了!”

“去吧,去吧。。。” 我笑眯眯地,半挑衅半威胁地望着他。 “灯泡先生!我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我?”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尴尬地笑。。。

**

向东向西,左拐右拐,九曲十八弯,终于到了目的地。不出所料,门口巨幅裸女霓虹闪烁。我对着Y ,嘿嘿一笑。Y刮了下我的鼻子,也笑起来。小林则表情严肃僵硬,赴刑场一般推开了大门,里面黑黢黢的。我们仨,深一脚浅一脚地,摸了个角落坐下来。我迅速瞄了一圈儿,发现自己是观众席里,唯一的女性。

Y叫了些吃的喝的,便自己靠在沙发上,眯着眼开始享受台上的波涛汹涌,无边潋滟,一副自得其乐。转头看小林 ,坏了,可怜的娃大概第一次来这种场所,紧张得手脚无措,坐卧不宁。尤其我还坐在旁边,好奇地东张西望,他更加不能放松,直挺挺地戳在座位上。过了一会,他终于忍不住,黑暗中,探过头来,一本正经地,

“小七,你为什么可以接受Y 来这种地方?”

我笑笑,”那有什么?只是一种娱乐和放松嘛,和看电影一样,你干嘛那么紧张?  ”

慢慢地,瞳孔开始适应了黑暗,小林也开始适应了舞女们裸露性感的样子,开始忘记了我的性别。不知道怎么着,我们两就杠上了,开始打赌,猜哪个舞女的胸部是真的。几轮玩下来,我发现即便象小林这么笨的男人,也比女人有眼光。一双小眼睛,犀利如X光。我总是输!Y 在旁边看着我们两玩得不亦乐乎,我输了他负责给我们 叫的舞女小费。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上了一个穿黑色流苏舞衣的金发舞女,身材修长迷人如名模,脸蛋冷艳标致似明星,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高贵气质。等走近了,却发现浓妆下是一张已染沧桑的脸。她自我介绍,叫安娜,来自俄罗斯。然后优雅得体地问,“先生和女士,我该为哪位服务?”

我和Y  同时指向小林。安娜微微一笑,袅袅娜娜地走过去,跨坐在小林的大腿上,开始随着音乐,妩媚地扭动身体,优美地褪去衣衫。小林已然魂飞魄散,完全忘记了我和Y的存在。当安娜衣衫尽去,一丝不挂的时候,我悲哀地发现,她的双乳干瘪下垂,象两个布袋一样在胸前晃来晃去。安娜似乎对客人心理的期待与反差早有准备,小声地有些自卑地说,她17岁和男友私奔,可惜遇人不淑,生了两个年幼的孩子后,被男人抛弃,为了养大孩子,生活所迫,不得已坠入风月。。。Y和我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无疑是每一位欢场女子对每一位顾客烂熟于心的台词。可小林却好像中了魔,他带着一种神圣的崇拜,轻柔地碰了碰安娜的乳房,好像被烫着了一样,缩回了手,嘴里喃喃自语,“这才是真实的美。。。太美了。。。”

听到小林这发自肺腑的赞美,安娜有些感动,娇艳的笑容中,流露出一种凄楚动人的柔弱。她深情地附在小林耳边,轻语着,用身体温柔地磨蹭着他的脸颊。小林抬起头,迎着安娜蓝色深邃的明眸。两人就这样,深情凝望,仿佛过了整整一个世纪。

“安娜,你知道吗? 这世界上充满了虚假的,令人厌倦的完美,你是我见过,最真实,最美丽的女人!” 小林伸出手,轻轻地拂动她垂落的发丝,象面对着倾尽一生深爱的女人。

安娜粲然一笑,旋即落泪。。。泪水洒落在小林的脸上,身上。她握住小林的手,轻轻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就在Y和我感觉到不对的瞬间,小林蹭地起身,一把拉起安娜的手。

Y大叫了一声,“小林!!!”

小林头也不回,和安娜手牵着手,仿佛热恋的情人一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和Y ,坐在那里。沉默良久。Y 低声说,

“这下要对不起人了,本来只是答应陪他出来散散心。”

我望望台上的光怪陆离,内心一片荒凉。

为了打发时光,我又给自己叫了两个妞,一个金发碧眼,一个黑发黑眼,两人一起跳给我看,多给了点小费,我不甘心地摸了摸她们的胸,发现,自己的眼光实在是差透了,都是假的。而且身上毛茸茸的,象没洗干净的桃子,并不是很美好的感受。舞女们挑逗着说,“lady,我们可以摸你吗?”

我喝了口啤酒,笑道,“可以。。。不过把小费还我,我可是真的,你们赚了。”

两妞儿笑得花枝乱颤。。。Y 在黑暗里,神情哀戚。 。。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Y 看看表,

“还没出来,一定是加钟了。这哥们啥都模范,估计要认真做两套。”

我们相视大笑。笑毕,又不约而同地拿起酒瓶,默默喝酒。

舞池肉林的喧嚣,心情惨淡寂寥。

一直等到午夜,小林仍旧无影无踪。Y给了服务生小费去打探,说是早已带着安娜从后门离开,不知去向。

沮丧又担心的我俩,只好先回酒店。一夜无眠。

**

转天早上,看到小林黑着眼圈出现,Y和我都松了一口气。

小林 什么都没说,带着内疚又有些亢奋的情绪。

趁着Y 去帮我拿果汁,小林 突然郑重地对着我,

“小七,我爱上了安娜!。”

叉子从我手中,倏地滑落。

“小林。。。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艰难地措辞。

他面色苍白地笑了,

“我知道。。。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我自己做的决定,第一次自由意志做出的选择!祝福我们吧!”

我这才知道,那晚,小林把自己能给出的,毫无保留地,全部都给了安娜,他身上所有的钱,他荒芜已久的身体,他囚禁绝望的心,和他宝贵真心的承诺。。。

我仿佛看见,那寒冽的夜色中,无人的后巷,他和她,手拉着手,自由无忌地奔跑。。。

Y举着两杯果汁回来,看到沉默相对的我和小林,有些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了,小七,你还没看过小林的胖儿子吧?特别俊啊!一点儿也不象爹!”Y试图打破僵局。

“小林,快把你钱包里的照片拿出来给小七看看!”

小林尴尬地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掏出了钱包。

Y一把夺过来,翻出照片,毫无防备地,一个孩童,纯真无邪的笑容,如清晨带露的花朵,令人眩晕地绽放在我面前,脆弱美好地令人不可置信,仿佛捧着这世界上最不可能发生却又真实发生的奇迹,瞬间的恐惧,内疚和悲伤,将我心击得粉碎。。。

 

**

去年,我们接待了小林一家。小巧玲珑的太太知性优雅,高大帅气的儿子已经藤校一年级。小林 一派平和满足,面容已流露岁月痕迹。

燕窝羹端上来,小林太太拈起汤匙尝了一口,说味道不错。小林伸出手,轻轻拂动她垂落的发丝,女人娇嗔地凝眸一笑。

窗外,夜色正浓,岁月静好。。。

赞(1)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爱上舞女的好男人-一个很好看的短篇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