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黑帮的爱情-一个很好看的短篇小说

严厉家教出来的小孩,一般会走向两个极端。性情软弱的会萎靡孱弱,而生命力强大的会生出骨子里的叛逆,滋生出一种野草般,宽广蓬勃的野性。

隔一个走道,阿远坐在我旁边的位置。细细长长的脚,总是探出桌椅,恣意不羁的姿态。平头,刀把脸,瘦瘦黑黑的。单眼皮,眼睛小得只露出极少的眼白,似乎全是瞳孔,短短粗粗的眉毛,一管通直的悬胆鼻,细薄如刀锋般的嘴唇,组合起来,是一副令人胆寒的亡命相。他的名声亦是远扬的,据说身上有3处刀伤,后脑勺还被缝过十几针。校风不好的学校,大多是男生斗殴,女生风流。阿远便是这样一个中学里,这样一个黑帮头头。

数学测验,早早答完了,余光望到阿远的卷子,落落的一片空白。讲台上,监考的胖忠,秃头光亮,目光如炬。我将卷子慢慢挪右,垂落,笔故意地,轻轻敲击在文具盒上。阿远瞟了我一眼,笔下开始流动,随着他的节奏,我慢慢滑动答卷,直到题终。胖忠四处逡巡着走过来,我别起右肘,挡住了露出的答卷,装作检查。胖忠走到我和阿远之间,停下脚步,“小七,你仔细点,不要那么心浮气躁!” 我低下头,温良恭俭让的表情。从手指缝,斜着看出去,望见阿远笑眯眯的小眼睛,第一次看见他笑,比不笑的时候,更丑。。。

慢慢地,阿远不再冷冷待我,甚至偶尔也讲起,那些我渴望的陌生的人群与故事。每天坐公共汽车回家的路上,总会在人头攒动中,望见闪着妖冶霓虹灯的台球厅,我便在脑中,臆想乔装打扮成小流氓的样子,娴熟地打着台球,叼着烟,喝着啤酒,搂着妞儿的酷与快意。。。

最喜欢听阿远讲他们群殴血拼的故事。讲地眉飞色舞,听地虔诚崇拜。

“三角刮刀,知道吗?”

摇头,”什么东西?和改锥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三角刮刀有血槽的,捅进去,血从血槽窜出来,死的快!”

“好厉害!你捅过人吗?”

“当然,不过,你得问我,是不是被捅过。”

“你被捅过?三角刮刀?那你怎么还没死呢?”

“我命大呗。就捅在这儿。” 阿远在小腹左下方比划了一下。

“血蹿出老远,我一点也没觉到疼,一砖把那小子脑袋砸开花,红红白白一片!” 黑黑的小眼睛,凶光熠熠。

“那后来呢?” 我紧张地咽了下口水。

“阿东他们,带火枪过来了!火枪最厉害的,崩了脑袋绝对活不了!” 阿远冷冷笑着。

“然后,你们拨就赢了?” 我眨眨眼。

“当然!这片儿,我们横趟!” 阿远说这话的语气,充满了一种天然的淡定和大气。

**

“你们打架,我能看麽?”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

“你?” 阿远不屑地,又似乎觉得我这样问,实在是傻的可爱。

“远远的?不行吗?我想看看三角刮刀,还有火枪!” 我眼里闪射的小火花把阿远吓坏了。

“不行!你是女的,又不会打架,会有人欺负你的。” 阿远别过头,不再理睬我了。

真是过河拆桥,语文考试刚给他打过小抄。。。我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

学校评选市级三好生,全票当选的我,因为上课不守纪律,和坏同学划不清界限,不积极加入共青团,而被取消获奖资格。不公平的待遇并未带来烦恼或愤懑,反而令人惊觉,当一名“好学生”是如此的庸俗无聊,而做一个“坏小孩”的渴望愈发得强烈了起来。

那段时间,我更多得和阿远在一起。 有时候,会坐在露天体育场的阶梯上,聊天讲故事,他的弟兄们远远地跟着。

阿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哥们都问,你是不是我的马子?”

“马子是什么?” 我的眼神无辜,清澈明亮。

阿远抬头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终于默默地起身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那儿,笑了半天,才慢慢走回教室。。。

**

阿远书桌里有个秘密。。。

我看见他偷偷从书包里抽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鬼鬼祟祟地。

我问他,是什么?他根本不理我。。。

中午,教室按例锁门。在外婆家迅速吃完中饭,我偷偷返回教室,踩着破砖头,从预先留好的后窗跳进去,偷偷从阿远的书桌里摸出了那本书,塞进口袋,又跳窗跑掉了。

在学校后面的荒草丛里,我把人生第一本黄书《曼娜回忆录》读完了!一点没意思。。。直白嘛,不如我妈那些带解刨图的医学书;唯美嘛,比不上《红楼梦》里那些隐秘的段落。 。。

我以为是讲打架斗殴抢地盘的,结果是男男女女,乱七八糟。趁下午上课前,我又跳窗将书原样还回去。心里蔑视着阿远,看这种书有什么意思呢?

**

新年,我买的明信片送完所有想送的人,还多了一张,绿色松树的图案。我随手写了阿远的名字,扔到他桌上。他拿起来,看了看,甩到书桌抽斗里,一声不吭。

**

中学毕业考试,照例帮阿远打了小抄,哥们终于毕业了!而我,终于考上了全国最好的高中!

**

高中三年,每个新年,都会收到阿远寄来的贺卡,简单的问我新年好,鼓励我好好学习。我心想,小子还算有义气,没有忘记帮他打小抄的革命情谊!

正当我被高考折磨的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天中午,有一个别班的女生跑到食堂,神神秘秘地,“你是小七 吗?外面有人找你!” 我端着饭盆儿,疑疑惑惑地走出来,一眼看见阿远推个自行车,怪模怪样的,穿着一身崭新的西装,笔挺,还带着折痕,估计中午刚从他爸的箱子里倒腾出来,想象靠近了,一定还有股子樟脑丸子味儿。

两个人沉默地走在食堂和教学楼之间的路上,楼上窗口和食堂门口,众人好奇指点的目光,简直就能把人烧焦!我脸红的像个番茄,脚步匆匆,直到走出校门口,终于停下。虚荣心和羞涩的焦灼下,我开始暴怒。

“你来学校找我干什么?”

出其不意的,阿远很温柔,带着委屈,“我,想请你吃饭。”

“我刚吃过饭!” 我挥舞着手里的饭盆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远本来低着头,这下抬起头来,黑黑的小眼睛,看了看我,又迅速低下去,盯着自行车铃铛,

”七,我。。。喜欢你。。。一直等了这么多年。。。”

我  &%¥@#!*&*>^?

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闪现出,那个中午,荒无人烟的野草丛,那偷来的手抄本。。。

一言不发,我闷头跑掉了。。。

几天后,我收到了一封厚厚的,署名阿远的来信。 里面有一封长达6页的信,和一张明信片。信写的很美,字迹也美,从来不知道,阿远的钢笔字那么清秀挺拔!

“我三岁的时候,弟弟刚出生,还在吃奶,有一天,我妈离开家,再也没有回来。。。我爸是个酒鬼,每天喝醉了,就打我们。长大后,我会和他对打,护着弟弟。。。这些,都是我没办法选择的。。。我这样的人,注定无法走上一条好的道路。

而你不同,你是我十几年人生中,发生过的,最美好,最纯洁的。你不会看不起我,愿意和我做朋友,还冒险帮我打小抄,听我讲“黑帮”的故事。。。

这张明信片,是你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我把它放在自己的枕头下面,每天晚上拿出来,摸一摸,看一看,想象你认真读书的样子,就会觉得本来没什么希望的日子,有了光辉。。。”

读着信,看着边都被摸毛了掉色了的明信片,想象自己无知觉地,成了阿远,3年1000多个夜晚对生活唯一美好的憧憬和信念,我趴在桌上,哭地一塌糊涂。。。

哭声引来了父母。。。转天早上,在妈妈的注视下,我红着眼睛,寄出了回信。

那冷冰冰的方块字,滚落在金属的邮筒里,发出空洞的回声,

“我们是身处不同世界的人,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搅我!”

阿远很快回信了,很短,只有一页。他说,他马上就要从职校毕业,已经找到了一份铁路上的工作。春节他就要结婚了,对象是家门口副食店卖肉的售货员。他祝我高考成功,拥有远大光明的前途。最后,他保证不会再来打扰我了。

阿远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收到过他的只言片语。

**

在以后很多年里,我一直有冲动去找他。。。

每次,踱到他家巷口,拥挤逼仄的院落,却总是却步,

远远望见,破旧生锈的自行车,落满灰尘的杂物,违章搭建的小厨房;

隐约听到,夫妻斗嘴的叫骂,孩子委屈的哭闹,电匣子扭频道的嘈杂;

一只黄白间杂搞不清血统的小狗,对着墙根堆着的白菜,翘起了后腿;

迎面出来一个头发蓬乱面目模糊穿着睡衣的女人,出来泼了盆脏水,看了看我,问道,

“你找谁?”。。。

“阿远”。。。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黑帮的爱情-一个很好看的短篇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