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老黄的菜地-一个很好看的短篇小说

小区算是城里数一数二的高尚社区,静谧雅致的街道两旁,春风轻扫,樱花,海棠花,紫李花,灿放如浮云流霞。风格各异的小洋房,仿佛鸡尾酒会觥筹交错的女人们,既默契地彼此关联,又不动声色地保持距离。家家门口,都是精心设计打理的园林花草,好像打翻的颜料盘,五颜六色,层层叠叠流泻着,融成地面一片绿草如茵。

6089号门口,随风轻轻晃动的广告牌上,女地产经纪端庄妩媚的脸蛋上,斜着,大剌剌砍一道:“SOLD”,只露出谦谨微笑的嘴唇,透出些诡异。

“这么快就卖掉啦?” 赵太一手拈着几只新剪下的玫瑰,一手扶着白色篱笆,探着头。

“可不是!现在市场疯了一样,听说最后买家比要价多加了50万才拿到呢!”林太裹着睡衣,睡眼惺忪地拎着门口的报纸,向着对面努努嘴唇。

“不知道搬来什么人?”赵太有些好奇。

“如此人傻钱多,除了新移民,还有谁呢?”林太撇了撇嘴,她那混血儿子最近刚刚丢了银行工作,死皮赖脸带着女朋友搬回来蹭吃蹭喝,睡到日上三竿还不起床,

两个女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静悄悄地开过来,停在6089号的driveway上。门一开,顿时好像打破了什么,随着男女老少涌出来的,还有大嗓门的嘈杂说笑。

打扮入时的中年男人从司机位上跳下来,绕过车头,殷勤地开门,扶着女人,孩子下车,最后是一对老夫妇,

“就是这栋,爸,妈,怎么样?”

“房子嘎漂亮!”染着一头红色爆炸卷发,穿着纪梵希花夹克的老太太满眼得意地笑。

“还行,地小了点儿。”老头儿穿着皱皱巴巴的土黄色夹克衫,背着手,在草坪上转来转去。

穿着超短裙高跟鞋的时髦女人大呼小叫着,追着小男孩跑进门去,差点崴了脚。老太太对着房子摆弄着一个巨大的IPAD, 横照,竖照,还招呼着自拍合影,激动地要发朋友圈。。。。。。

最后,“嗖”地一下,噪音连同人,似乎全被房子里的妖怪一口气吸了去,只剩下一个老头子,默默地绕着房子踱步,脚下仿佛在丈量着什么,嘴里念念有词。.

赵太和林太,面面相觑,互相交换了一个复杂的表情,羡慕又厌恶。

**

6089的新主人姓黄,哦不,男主人姓孟,女主人娘家姓黄,老夫妇是孩子的外公外婆。没过几个月,孟先生就拍拍屁股,飞回国内,继续做他的生意去了,留下老婆带着父母和孩子,坐移民监。

大部分时间,老头子一个人在园子里忙忙碌碌,不知道搞些什么。有邻居路过,好奇探看,他总是热情地打招呼,告诉邻居,他姓黄,老太婆是上海人,他老家是安徽。一来二去的,大家都叫他“老黄”,也慢慢地熟络起来。

直到一个月后,大家才恍然大悟地发现,老黄原来在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改造临街的前院。他们这一边的房子,坐北朝南,前院面积大,花草茂盛蓊郁。老黄家的单位还是“金角”,比别人家又大出一半来。

被老黄摧残过的花园,大片绿油油的草坪被连根拔掉,土地赤裸着贫瘠的胸脯,在一片花草园林间,显得特别突兀丑陋。

没几天,土地被犁刀划开,臭气熏天的牛粪鸡粪洒在土里,苍蝇虫子嗡嗡而至,挥之不去。林太和赵太瞪着眼,气得说不出话来。

铺上厚厚的黑土后,一垄垄菜畦撮起来,一排排绿油油的菜苗种下地。再过一周,各型各色的粗树枝,废木棒,横七竖八地插满了新开的菜地,豆角,黄瓜秧子,一天一个样儿地缠着猛窜。老远一看,仿佛少林梅花桩一般。不仅邻居嘬舌侧目,连路过的司机都要按下车窗,不可置信地猛回头看。

“太过分了!”林太狠狠地喝了一口咖啡,望着窗外,老黄家,临建棚一般乱七八糟却又生机勃勃的菜地。

“哎呀,你别说,老黄还真是绿手指,你看他的菜种得蛮好的。”赵太笑眯眯地摇头。

“好什么好?我跟你说,他这个乡巴佬把前院花园搞成这样,我们的房子都要跟着贬值的!”林太把脸贴近窗玻璃,怒气迅速在玻璃上形成一层薄雾蔓延。

“那倒是。不过,我们也不卖房子嘛,他要种,我们也管不着啊。谁叫我们这里没有HOA呢?”赵太拈起一块点心,塞进嘴里,支支吾吾地说,“我还想和他讨几根菜苗呢,他的豆角品种好多!”

“你说什么?”林太愠怒地扭头,“这些新来的土豪,有钱没素质,根本不懂规矩,得有人教教他们,丢尽中国人的脸!”

赵太安静地嚼着嘴里的点心,不敢再吭声。

隔了几天,还真有几个西人邻居老太太,上门找老黄,对他擅自将前院改成菜园表示不满。可老黄夫妻连带女儿,英文不懂半句,完全鸡同鸭讲。最后,小孙子懂几句,和外公说,客人是说外公你的菜!老黄热情地跑到后院温室,又抱出几盆菜苗,慷慨地塞到西人老太太怀里。几个白人老太太,面面相觑,败下阵来,悻悻地抱着菜苗离开了。

林太隔着窗子,看了个满眼,忍不住冲出去,对着正要关门的老黄叫道,“前院不能种菜!这是规矩!你们懂不懂?”

老黄疑疑惑惑地停下来,望着手舞足蹈的林太,看看老伴,对着林太,打着手势,表示听不见林太说什么。

林太索性左右张望一下,看没车,就冲过马路,一把推开半掩的门,“你们是新来的吧?叫我林太吧,我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外国人规矩你们懂不懂啊?前院只能种花草的,你知道你刨掉那个花园啊,前房主花了好几千刀设计,每年花很多钱保养的。瞧瞧,叫你们糟蹋成什么样了?刚才那几个白人,就是提意见来的。叫人家看不起哦!说中国人不懂规矩!”

老黄吓了一跳,自言自语道,“我。。。没干啥,就是觉得那些花草没啥的用处嘛。种个菜算啥? 咱中国领导人,中南海高级吧? 也有菜园啊。”

老黄老婆的红色爆炸头挤过来,瞬间充满了林太的整个视野,“就是,别欺负我们新来的,人家美国总统,白宫,也种菜的,好伐?谁不懂规矩?  ”她五彩丰满的身躯,生生把林太差点挤下台阶。“来十几年神气啊?土生的白人都穷的要死好伐? 哪有我们魔都海派洋气国际化? 到底谁没见识啊? ”

林太未曾料到被两个新来的土豪挤兑,气得爆出几句英文粗口,对面两个老头老太干瞪眼,听不懂也没法子,只好丢下一句,“跟你们乡下人讲不清楚道理!”掉头回去了。

“你说谁乡下人? 瞧侬家个旧宝马,哪年的哦? 穿的衣服有啥牌子啊? 侬才是乡下人!”老黄老婆的红色爆炸头在老黄的拉扯下,在门口窜了两下,终于随着“砰”的一声,消失了。街上,又是一片静悄悄,只有老黄菜地里,无辜的番茄,豆角,黄瓜们,拼命吸着水,卯足了劲儿,开枝散叶的刷刷声。

从此,老黄的菜地,变成了小区地标一般的存在。邻居开Party,都和客人讲,诺诺,那个少林梅花桩,丑的要死的菜地,看见啦?右拐第一栋就是我家啦!

邻居们傍晚散步,路过老黄的菜地,都要驻足欣赏一会,夸老黄的菜种的好,老黄也会慷慨地送东送西,甚至,还大人不记小人过,大大方方地给林太也送过一篮子番茄豆角。反倒让林太羞愧不已,赶紧回送了一个苹果馅饼,唯恐被乡下人高姿态看不起。

**

一转眼,老黄家搬来有4年了,每年春天,老黄都要弓着腰,勤勤恳恳地翻着地,松土,施肥,起垄,下苗,除草,杀虫。。。每年夏天傍晚,老黄都要拿一把竹躺椅,坐在菜地边上,眯着眼喝着茶,和路过的邻居们打招呼,显摆他的杰作。

甚至林太,也已经熟悉了,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从窗口望到,老黄郁郁葱葱的菜地,所感受的勃勃生机。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已经进5月了,老黄的菜地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经历了一整个冬天的土坷垃,有些被冷落似地,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满腹委屈。靠墙,是一堆老黄从各处捡来的木棍树枝,也安安静静地靠着,孤儿一样,无声无息。

林太有些疑惑。总想问问,到底为什么。

这天赵太过来借蛋糕模具,林太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进来进来,我有事问你。”

赵太慢条斯理地,“怎么了?什么事,你好着急的样子啊。”

指着窗外光秃秃的菜地,林太做了个手势,”怎么回事啊?老黄家出去度假了?”

“没有吧,前天我还看到他女儿和外孙子,还有他太太,染了奶奶灰的头发。”赵太摇摇头。

“老黄呢?怎么没看见他出来弄他的菜地呢?”林太自己也有点困惑,跟着解释道,“他每年送我的菜很新鲜,我也想和他讨几根菜苗呢。”

“哦。。。不知道啊。”赵太扭头望着老黄家,静悄悄的菜地,若有所思,“对了,你知道老黄多大了吗?”

“多大? 70多?”林太耸耸肩膀。

“90多了!这是他最小的女儿。”赵太声音低了下去。

“啊? 他每年可是,自己下地种菜,90多? ”想象老黄每年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勤劳辛苦,林太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我得走了,晚上party,再不烤蛋糕要来不及了。谢谢啊。”赵太拿着蛋糕模,扭头向门口走去。

林太默默地跟在她身后,送她出门。

走下台阶,赵太突然停住脚步,回头和门口的林太说,“也许,今年我们吃不上老黄家的菜了。”

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马路对面,那片曾经绿草鲜花的园林,那片曾经面目全非的少林梅花桩。她们仿佛又看见,老黄乡巴佬似地弯着腰侍弄菜苗的身影,和送菜上门时粗糙手指里没洗干净的泥土。

赞(1)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老黄的菜地-一个很好看的短篇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