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民间小故事):恶婆李寡妇

清朝光绪年间,在山东东南有个李家楼村,村里的李老汉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叫凤忠,二儿叫凤诚。两个儿子二十多岁就先后都娶上了媳妇。大儿家生了两个儿子,二儿家生了一个儿子。李家日子过得虽算不上十分宽裕,但老汉见两个儿子老实能干,孝敬老人,三个孙子活泼喜人,心中经常美滋滋的。

民间故事:恶婆李寡妇(上)

但唯独让李老汉不顺心的是二儿子凤诚媳妇,这媳妇长了一张俊俏脸蛋,过门来成了李家楼的人物头儿,谁不夸凤诚有福娶了个俊媳妇?可人真不能貌相,凤诚媳妇面俊,心丑,为人太刁抠了。头几年公婆忍让,兄弟将就,总算在一起过了几年日子,自从老大家连着生了两个儿子,凤诚媳妇就整天象被蝎子蛰一样难受。不是狼脸就是狗脸,摔摔打打,无事生非,有时装病几天不起床,硬逼着凤诚端饭到床,有时就守着公婆摔盘砸碗指东骂西。其实老汉看得很明白一一闹分家。

到了这步田地,这个家实在不能再维持了,老汉就叫来了儿子的舅,请来了族长,合计了合计,除了老两口的养老地和房屋,其余财产二一添作五,兄弟俩平分了。

自从分了家,李老汉闷闷不乐积闷成疾,不到两月就去世了,凤忠凤诚为爹办完了丧事,将就出殡用的祭品办了桌酒席,请了帮办丧事人员以及族长和舅父后,总算把殡葬费用结算了下,总共花了一百五十吊钱,这自然得兄弟俩平摊。凤忠同意这么办,凤诚刚要说话,媳妇一步闯进门来,横眉竖眼地说,怎么?还得俺搁钱?没门!分家以前,大哥管家,粮食尽着他粜,钱尽着他使,他从大堆里肯定挖了老鼻子,这点殡葬费俺不但不搁,俺还应该再分一些钱,说完轮腚施风,扬长而去。

民间故事:恶婆李寡妇(上)

很好的一个场合叫老二媳妇给搅了。老二媳妇既然说了,是真是假,反正在场的人也不陌生,当场就核实了一下,其实小家小户,每年除了吃用,根本就剩不下钱,还幸亏凤忠勤俭持家,要不还接不上趟呢!凤诚心里明白,可就是惧内人,有心同意分担,又怕回家头不好剃,但是在公道面前实在说不过去,最后还是应承下来了。

凤诚回到家,媳妇逼问最后怎么定的,凤诚只得说了实话。这一说不要紧,媳妇的辣劲上来了,把男人一头碰倒在地,掐、拧、打、直折蹬到半夜,非要凤诚顶住不搁浅,凤诚老实得要死,向来百依百顺,这回也实在觉着过不去了,就说:总不能红口白牙说胡话赖人吧?太伤天害理了,事明摆着,咱赢不了,小媳妇一听这话,气的脸都变了形,一蹦老高,酿瞪得溜圆。好歹没把眼蛋子瞪出来。她指着男人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胳膊肘向外拐的孬种,你要是今晚上死了,老娘我保证能赢,凤诚不听到死字真还没想到死,这一听心里想活着也是个受罪,真还不如死了好。当晚,凤诚就在磨房里悬梁自尽了。

第二天,凤诚媳妇发现凤诚真的死了,就以凤诚被大伯哥逼死为理由,到县衙告了大伯哥一状。那时县令是一位刚上任不久姓周县令,周县令派了总管王官五去李家楼调查处理。王官五是个正直人,听说是人命案,特别慎重,便带了文书和两个衙役到了李家楼。为了别冤屈了人,王官五访了地保访百姓,访了大人访小孩儿,结果桩桩件件都是凤诚媳妇的无理,没有个说凤诚媳妇好的。

民间故事:恶婆李寡妇(上)

王官五心想,说不定凤诚之死还是小媳妇害的呢。王官五便派人把凤诚媳妇叫了来,当面说,经过访查,你所告之言不实,纯属诬告。王官五话音未落,凤诚媳妇就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你想想这小媳妇哪是省油的灯,口象刀子一样!泼口赖舌地将王官五骂了一顿、王官五哪能咽下这口气,就命衙役将小媳妇带到县城漏底湖里羞辱了她一顿。

自从这小媳妇死了男人,人们都称她李寡妇。李寡妇吃了点亏,回家呆了几天,忽然人影不见了,到底上了哪,无人所知。两年过去了,一天李寡妇身穿华贵的衣裳乡坐着三八轿车,来至衙门前停下,手持龙头拐杖下了轿车,大有贵夫人的派头,高着嗓门吆喝把门衙役,要见周县令和王官五。衙役见来者不善,不敢怠慢脚打腚锤儿来到内院报告了周县令说:告知大老爷,门外有一位很有来头的贵夫人指名道姓地要见您和王总管。知县一听,不禁一愣,心想小小的知县怎会有贵夫人求见?不管怎样,先见见再说。

民间故事:恶婆李寡妇(上)

赶忙理衣整冠,来自大门外,只见一位三十来岁的高贵夫人手执龙头拐杖,昂首仰面,盛气凌人,派头确实不小。是谁?待细一瞅,原来是李寡妇,不觉松了一口气。李寡妇倒看出了周知县的心思,便向前靠了一步说:周大老爷,你认识我李寡妇,可不一定见回这根拐捧,我今天来就是让大老爷见识见识这个的。说着就把龙头拐杖在知县面前拍了三下,然后递给了周县令。周县令不看则罢,一看立时吓得汗毛陡竖,面如土色。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民间小故事):恶婆李寡妇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