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红楼梦中的诗情画意,女权与文具的对话

《红楼梦》第六十七回薛蟠从南方回来一二十天之后,有两个小厮搬进来两个夹板夹的大棕箱。 薛蟠一见,连说:「唉哟!可是我怎么就糊涂到这步田地了!特特的给妈和妹妹带来的东西都忘 了,没拿了家里来,还是伙计们送了来了。」宝钗也拿她的哥哥没办法,只取笑道:「亏你说还 是『特特的带来』的,才放了一二十天!要不是『特特的带来』,大约要放到年底下才送来呢。 我看你也诸事太不留心了。」

于是一家人边说笑,一边开箱子看礼物,谁知看似漫不经心的薛蟠,却对妹妹表现得非常细腻而 有心。当他叫人解了绳子,去了夹板,开了锁看时,那一箱专给妹妹带的礼物竟是些笔、墨、 纸、砚,和各色笺纸!薛蟠仅管自己粗鲁无文,却知道妹妹的雅好文书用品,因此将各种文具摆在绫罗绸缎、脂粉钗环之前,以讨妹妹的欢心。这使人联想起日本女作家小川系在《山茶花文具 店》里,描写的女主角波波。她拥有一个非常梦幻的职业──代笔人。也就是以非常好看得体的手 写字,帮助各式各样有难言之隐的人写信。为了体谅收信人的观感,以及顾虑到书信本身的诉求 和功效,她精心钻研古今各种文房四宝。

书中因而出现了诸如:百年文具店伊东屋在大正三年发售的原创笔款ROMEO NO.3、风铃工匠 佐佐木定次郎在明治三十五年发明的冰柱般透明的玻璃笔、万宝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推出的 「大师杰作系列149」,还有充满毅然之美Waterman一百周年,笔尖闪着金色光芒的钢笔……。 墨的部分,她曾在J.Herbin珍珠墨彩三十种颜色中,选用「Gris Nuage」的墨水,这在法文中 为「灰云」之意;她也曾使用深棕色的墨水,为的是写出枯叶般色泽的字体;并将长在植物上的 虫瘿,磨碎掺入铁屑,再以红酒和醋防腐,制作出一种自中世纪留传至今的墨水,写在羊皮纸 上。刚写完时颜色较浅,然而它的特色是,时间愈久,颜色愈深!至于书写的信封及信纸,有那 忍不住令人想要用脸颊磨蹭美国Carne & Co.的棉浆信纸、宛如冬日夜空的深蓝色薄纸、比利时 制造给欧洲皇室御用的奶油帘纹纸;砚滴选择了崎阳轩雨宫家绘制的一系列四十八款瓷瓶小葫 芦;而磨墨的水,则取自镰仓五大名泉之一的「太刀洗」……。

女性对于笔墨砚纸竟如此视若瑰宝,并如数家珍!尤有什者,这故事起始时,小说家甚至不无傲 然地宣称雨宫家从江户时代起,「传女不传男,代代皆由女性继承代笔人这份家业。」这与《红 楼梦》第四十二回,作者描述薛宝钗指导惜春描园,变从纸张开始说起,首先不能用上品生宣的 雪浪纸,因为它虽然可以用来写字画、作写意画,甚或描绘画南宗山水图,那晕染效果很好,类 似露皇宣的丈六皮纸,既匀白、吸墨,又禁得起皴染。可是如要描画大观园,则必须用界画楼 台,所以得选用熟纸或绢来作画。

至于工笔画所需的各种各号笔,宝钗更是洋洋洒洒、不厌其烦地罗列起来:「头号排笔四支,二 号排笔四支,三号排笔四支,大染四支,中染四支,小染四支,大南蟹爪十支,小蟹爪十支,须 眉十支,大着色二十支,小着色二十支,开面十支,柳条二十支……」颜料方面,她也毫不含糊 地獭祭出:「箭头朱四两,南赭四两,石黄四两,石青四两,石绿四两,管黄四两,广花八两, 蛤粉四匣,胭脂十片,大赤飞金二百帖,青金二百帖,广匀胶四两,净矾四两。矾绢的胶矾在外,别管他们,你只把绢交出去叫他们矾去。这些颜色,咱们淘澄飞跌着,又顽了,又使了,包 你一辈子都够使了。」 然后是其他必备的用具,包括:「再要顶细绢箩四个,粗绢箩四个,担笔四支,大小乳钵四个, 大粗碗二十个,五寸粗碟十个,三寸粗白碟二十个,风炉两个,沙锅大小四个,新瓷罐二口,新 水桶四只,一尺长白布口袋四条,浮炭二十斤,柳木炭一斤,三屉木箱一个,实地纱一丈,生姜 二两,酱半斤……。」

宝钗甚至于连颜料的准备过程,也说得一清二楚:「你们也得另拢上风炉子,予备化胶、出胶、 洗笔,还得一个粉油大案,铺上毡子。」而前文提到小川系的小说女主人公因发现「灰云」的颜 色太淡,也曾想出一个法子:「打开瓶盖,放上一整晚,让水分蒸发,加深墨色。」她甚至于想 到:「如果把墨水和除湿剂一起放进塑胶制密闭容器中的话,可以加快水分蒸发的速度。」这样 终于使得墨色变深,和Carne & Co.的棉浆纸相得益彰了。

在高度电子化的新世纪潮流冲击下,我们的生活已经失去了书写本身带来手工制作的温度,此时 反覆重读这些文本,真让人无限憧憬和怀念那些温暖柔和,且能传达个人内心情感的各式书写工 具。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妥之处请联系处理。!欣益奇自媒体 » 红楼梦中的诗情画意,女权与文具的对话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