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香城(5) -我愿意

「我请在场各人见证:我陈文理愿以妳张杏梅为我合法妻子。」

简单的一句誓词虽简而有力,众人拍手欢呼,当中还有人眼泛泪光。

每对情侣结婚之前,都会出席过其他人的婚礼,一心和允行也不例外。

「恭喜陈Sir和Miss张,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管是现届的、或是已毕业的,只要曾是他们两人的学生,都获邀出席他们的婚礼见证,囍宴则只供亲友参加,听到这个消息,各学生可能会松了一口气。

「免却了人情,但我还是想送他们一份礼物,但Miss张就不领情。」同学A说。

「Miss张是不想师生之间有何金钱瓜葛。」同学B搭话。

「嗯,这就是Miss张,她就连师生应否在Friend book交友,也会跟陈sir理论不休的人!」

「他们都很理性很认真,即使是芝麻绿豆的小事也会争持不下。 」一心说。

同学C爆料:「听说他们在婚前冷战了两星期,为的竟礼帖上的书法字体。」

「或者陈Sir就是喜欢她这一点,认真的女人最吸引。」允行说。

外人听起来怪怪的性格,在某个人心目中却是难能可贵。

爱情是不可理喻。

婚礼后,一心捧着抢到的花球回家,珍而重之地放在餐桌上。

有人曾经提醒男生,千万别带女友出席婚礼,除非他有意娶她。

那一刻,允行看着花球「不偏不倚」地落在一心手上,他终于明白这句话的真谛。

女生不会直接催婚,但会让身边的男人知道她想结婚。

「终于恨嫁了吗?」一允笑问。

「不是呢!只是替他们感高兴。」

「要不我们明天就去排期!」

一心没好气地笑了笑:「其实我们也不急于结婚,你看陈sir不也是年过40才娶妻吗?」

「他们坚持置业后成家,按着这个目标,他们算是早婚了!」

「唉,香城之中,到底有多少情侣为买不到楼而闹分手呢?」

一心向着花球叹息,仿佛在为那些苦命情侣默哀。

空气散着淡淡的忧愁,允行突然认真起来。

「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心早就听腻了这些话,眼不看他的回应:「假设性问题不答。」

「我什么都没有,你愿意嫁给我吗?」允行再问。

一心望向他,确认允行并非说笑。

允行取过花球,单膝跪下。

「你愿意吗?」

一心笑了。

我愿对你承诺,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我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诚。

没有派对,没有惊喜,没有钻戒,连花球也是借花敬佛,跟他向她说的一样,什么都没有。

一心就这样答应了他。

——-

(待续)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香城(5) -我愿意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