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董仲舒还会求雨?

前几篇《汉武帝刘彻的功过得失》、《人的命运不好说,卫子夫是如何成为宠妃?》所说,一是刘彻的家人家事,二是刘彻的罪责。对于他的大臣,我们简述以下几位:董仲舒、司马迁、李陵。

先说董仲舒。我们都知道,刘彻的独尊儒术,就来自于董仲舒这个人。这就涉及执政者的意识形态问题。周朝是一个多元时代,谈不上意识形态问题,犹如今天的西方,因为文化的多元性,无法形成统一,也就不存在立场问题。意识形态,特指某种政治立场,而且高度统一。多元的,以个人为立场;单一的,以强权为立场。周朝之后,嬴政用刀枪统一了中国人的头脑,那个刀枪,一个是实际的、看得见的,一个是意识形态的、看不见的。这两件家什都了得,一个能砍下人的头颅,一个能给人洗脑。其实,二者起到的效果是一样的。所以,很是可怕。我们给嬴政的这两个工具起一个共同的名字,可以把它叫做「焚书坑儒」─焚书是洗脑,坑儒是杀头。厉害吧。

到了刘彻,他的意识形态似乎跟嬴政反着。你看,嬴政是杀儒家学者,刘彻是尊儒家学者,而且是独尊儒术。实际不然,刘彻独尊儒术,是因为儒家学者那套理论尊君抑民。嬴政焚书坑儒,烧的是书,杀的是学者,破坏力有限;独尊儒术就不一样了,它是利益集团对人民的集体暴政,受害的是绝大多数人。这更厉害!

可怕的是,自刘彻起,「儒教即它创立的道德观,在上达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充当中国文明的基础」④。所以说,独尊儒术,构成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

查史,涉及董仲舒帮助刘彻定儒家为一尊之事,多一笔带过。如此浩大而影响深远的意识形态工程,居然找不出更多予以佐证的资料。是「定于一尊」那么简单吗?黄仁宇认为,「董仲舒之尊儒,并不以尊儒为目的,而是树立一种统一帝国的正规思想」⑤,但也找不到更多相关的证据。但看董仲舒求雨一事,才恍然大悟,其实,他还有道家的一面。也就是说,董仲舒不是纯粹的孔子主义者。刘彻是不是呢?更不是,他是迷信主义者、求仙主义者、专制主义者、恐怖主义者,也许还有这主义、那主义的,总之他是各种低劣主义的混合体,但就是没有民本主义。

刘邦祭孔也许单纯得多,刘彻尊儒就不好说。从他的「集权↓极权」来分析,他尊儒是因为孔子的那套主义,能为他的专制主义提供养料。这就像毛泽东的尊马,马克思主义能让他说服中国人跟他走。马克思是谁?老百姓哪知道,领路人说他的主义好,他又是个外国人,从众心理,便起哄似的,就上了马克思的道儿。马克思都死了,信奉他的领导人还说,马克思说了,你要如何如何,一百年不能变,然后还替马克思给你规划好未来二百年的路。那个洪秀全不就是这么干的吗?他自称是耶稣的弟弟,耶稣说什么了,由他传话给教民,教民就信了,跟着洪秀全去天国。天国就是天堂呀。可天堂也分着富人区、乞丐区。洪秀全们在富人区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跟他去了天堂的教民呢?依旧过着乞丐般的生活。就这样,乞丐们还被告知,你们不要仇富,要对于自己的处境,怀持一颗禅心:「还好呀,我只是个乞丐,幸而没有死去。」儒教里有没有这些东西呢?也难说。

接下来,我们看看董仲舒的出道,就全明白了。前一四一年,十六岁的刘彻即位后,在丞相卫绾的建议下,于前一四○年举办了一次全国人才总选拔,为国家选拔「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等国家管理人才。这考试由卫绾建议,当然也由他来主理。卫绾是儒家学者,儒家学派人士遂天经地义地被认为是唯一的国家管理人才。一位专门研究《五经》之一《春秋》的博士董仲舒,在他的万言试卷中,攻击其他学派全是左道旁门,邪说妖言。他建议:「凡是不在《五经》之内的著作,以及非孔丘所传授的书籍,应一律禁绝,不准流传。」卫绾在考生中找到知己,心中大快,遂把董仲舒列为第一名。刘彻一个孩子家,他懂什么,既然丞相都这么定了,那董仲舒就是第一名。

董仲舒的意见,既然经过皇帝采纳,那么便成了国家的政策。于是,一个重大的巨变,在不声不响中发生。

第一,祭祀部(即太常)之内所设的博士官职,原来由各学派人士分别担任。此后,只有儒家学派才能充当,而且限制范围,只能研究《五经》。其他学派人士,全部被驱逐,儒家遂独霸学术中枢,定于一尊。其他学派的著作既被政府长期的视为「邪说」、「妖言」,禁止阅读研究。至此,诸子百家只剩下一家,一家中只剩《五经》。儒家思想遂成为皇帝钦定的中国唯一的正统思想。

第二,儒家学派在祭祀部之下,创办国立大学(太学),由博士担任教师,传授《五经》及孔丘思想。学生由国家供给费用,只要被认可,一经毕业,即被任命担任地方政府官员。久而久之,儒家学派布满了各级政府,成为一种排他性极强的儒家系统。

无独有偶,刘彻把儒家思想定为一尊;毛泽东则把马列主义定为一尊。一尊之下,焉能容得下其他主义。就这样,中国在儒家一尊中,走过两千多年。「五‧四」使中国的文化进入多元时代,使中国人走出被一尊绑架的天下。岂料,炮声隆隆,迎来一位毛泽东,中国人再次回到一尊时代,尊马在建国后,立即演变成大规模的尊毛运动。毛泽东由人而神⑥,中国人重蹈覆辙,跌入万劫不复的思想深渊。刘彻尊儒,使他大权在握,为所欲为;毛泽东尊马,使他大权在握,为所欲为。两位不同时代的领导人之为所欲为,给国家、给民族、给百姓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孔子与马克思只是极权主义者手中的敲门砖,有时更是门面装潢,而他们真实的目的,只是一己私利,就是在有生之年,把手中的权力无限扩大。说穿了,他们就是要做那无限政府的首脑。肆虐天下,他们才有权力带来的快感。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董仲舒还会求雨?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