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人的命运不好说,卫子夫是如何成为宠妃?

上篇《汉武帝刘彻的功过得失》中提到的卫子夫,是如何成为刘彻宠妃的呢?说到这里,相似的一幕出现了,姐姐刘嫖给弟弟刘启献美女,妹妹平阳公主(史未留名)给哥哥刘彻献美女,她献的是卫子夫。

插个话题。刘彻的妹妹何以称作平阳公主呢?乃因她嫁给平阳侯曹寿为妻,故得此称。曹寿又是谁呢?他就是开国老臣曹参的曾孙。

闲话少叙。但说这年三月,刘彻灞上祭祖,路过平阳公主家。平阳公主自然不肯错过向皇帝哥哥献殷勤的好机会,于是大开筵宴。席间,一班歌女弹唱起舞,就中有一女子,青丝成髻,娇喉宛转,引人注目。刘彻好色,凝眸审视,把那女子看得羞涩满面。小女子知道那是皇帝,靠上去,必生富贵。于是,大着胆儿,偷眼刘彻。嘿,那刘彻什么人,玩的就是色目传情,心惊肉跳。这在后宫,虽则佳丽千万,却几无敢挑逗皇帝的。今儿个到老妹家里,竟有大胆女子,挑逗皇帝,这让刘彻那个兴奋,恨不得立即抱了那女子欢爱一番。然,他还没有忘记自己是皇帝,只好耐着性子,从长计议。

平阳公主见皇帝哥哥一双饿眼贪歌女,遂道:「陛下以为,这个歌女色艺何如?」刘彻答非所问:「她何方人氏?姓甚名谁?」平阳公主知道哥哥钟情那歌女,遂道:「她乃平阳人氏,叫做卫子夫。」刘彻失态道:「好一个平阳卫子夫!」平阳公主心领神会,正要说什么,刘彻先就佯称天热,离席去了更衣室。平阳公主唤过卫子夫,如此这般交代一番。卫子夫内心欢喜不已,照公主的吩咐,随刘彻同入尚衣轩侍驾。到得里面,二人把门一关,迫不及待,宽衣解带,稠密无比。

一番云行雨施,二人性满意足,双双走出尚衣轩。平阳公主见哥哥与卫子夫满面红光,知道成就二人好事,遂道:「若陛下喜欢……」刘彻打断道:「喜欢,哪有不喜欢的道理。赏金千斤!」平阳公主受宠若惊: 「若陛下喜欢,情愿将这卫子夫相赠。」刘彻笑纳,并起身返京。临别时,平阳公主嘱咐那卫子夫道:「将来但得尊贵,勿忘我也!」卫子夫连连应诺,上车随刘彻皇帝而去。自此,刘彻慢待皇后陈阿娇。几番缠斗,阿娇终而败北。刘彻废陈阿娇,改立女奴出身的卫子夫为皇后。

说到卫子夫的身世,牵扯出一个非常复杂的关系,我们把相关的人,置于这一小节之下,做一个了断。不如此,无以说清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先来简单的勾画一个人际图:

刘彻↓平阳公主↓卫子夫↓卫青↓霍去病↓霍光

 

其实,还有一些人不在这个人际图里。下面提到时,再适时引出。

上面说了,卫子夫是刘彻的妹妹平阳公主献上的。那么,这卫子夫到底是平阳公主家的什么人呢?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位文艺女青年,或女歌手。那时可不这么叫,而是叫做奴婢,也就是女奴。但是,这个女奴不种田,不打杂,而是以歌喉舞技供主子愉悦心情。我们说卫子夫是文艺女青年、女歌手,不过更容易让她接近我们罢了。要知道,刘彻也爱好文艺呀,所以,他们走到一起。想来,卫子夫的受宠,多基于此。

卫子夫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叫卫青,名气冲天。今天,略有历史认知的人,都知道这位抗匈将军的威名。这是说他发达以后的事,卫青以前,也只是平阳公主家的男仆。卫子夫、卫青这姐弟俩,用今天的语境来表述,就是平阳公主家的服务生,可那时就得说是家奴。卫子夫唱歌跳舞,叫做艺奴;每当平阳公主出行,卫青骑马相随,叫做骑奴。上苍垂怜,让刘彻看上卫子夫,这才有了这姐弟俩后来的飞黄腾达。

再进一步追究,卫子夫、卫青姐弟俩的父母之处境,还不如他们。卫子夫与卫青为同母异父关系,他们的母亲系平阳侯家的婢女,叫什么不知道,总之她嫁给卫氏,生下三个女儿,长女叫卫君孺,次女叫卫少儿,三女叫卫子夫。后来,丈夫卫氏死了,妻子仍然带着三个孩子在平阳侯家为奴。再后来,卫子夫的寡母与主人的男仆郑季私通,生下卫青。

郑季已有妻室,不能再娶,唯把卫青认领回家。当然了,这时的卫青大约已有六七岁。郑季的妻子不能见容,让卫青去放羊,待遇如仆。郑家诸子不与卫青称兄道弟倒也罢了,还一味的苛待。待卫青长成,尝尽寄人篱下艰辛的他,决意离开郑家,并改作卫姓。卫青遂又请生母设法,帮他找条出路。卫青的母亲别无他法,只能去找平阳公主,恳请给她儿子一口饭吃。平阳公主也很好说话,就恩准了,说:「把你儿子带来,让我看看。」结果,一见即喜。喜在哪里?喜在卫青帅呆了。于是,平阳公主把卫青留在身边,做了一个骑奴。

卫青在平阳公主家做了一两年骑奴,认识了好多朋友。其中,有位叫公孙敖的骑郎,这人比较意气,见卫青不错,就把他引荐到建章宫当差。这时的卫子夫已入宫,成为刘彻的侧室。皇后陈阿娇与母亲刘嫖,对卫子夫夺爱的行为,恨之入骨。加之阿娇没有生育能力,卫子夫又怀了孕,这对母女越加恨那卫子夫。母女正愁着无法对卫子夫下手,赶巧听说卫子夫的弟弟卫青在建章宫中当差,决定拿他出气。刘嫖与陈阿娇母女也真够笨的,什么事呀就逮捕卫青?这不是惹火烧身吗?可她们竟然真就那么做了。公孙敖等力加营救,卫青有惊无险。这事传到刘彻耳里,知道是对着自己来的,索性拔擢卫青,让他做了建章宫的监侍中。于卫青而言,可谓因祸得福。这并非卫氏一族走运的一个终结,我略梳理了一下,且看下文。

卫子夫先封夫人,后立皇后;卫青先是大中大夫,后封侯拜将;卫长君(卫青兄长)封侍中;卫君孺嫁公孙贺①;卫少儿弃霍仲孺改适陈掌② 。卫氏三姐妹卫君孺、卫少儿、卫子夫,出身卑微,却立身荣华。看看与他们密切相关的人物,了得!三姐妹中,就算卫少儿所嫁之主最为一般,可你看看她与霍仲孺(平阳公主家吏)偷情所生的那个儿子,又是何等了得!那私生子就是汉朝大名鼎鼎的抗匈将军霍去病。

说起霍去病,那真是战功赫赫。此人寡言少语,善骑射,十八岁那年,便官拜侍中。卫青发现,霍去病平日的谈吐虽是只言片语,但关涉谋略时,往往切中要害。征伐匈奴时,便带他去前线锻炼。果然,霍去病是个打仗的材料。出师战捷,枭虏侯,擒虏目,斩虏首至二千余级。一仗,即成就霍去病威名。再后来,由霍去病独任将领,出征匈奴。前一二一年,二十三岁的霍去病出陇西(甘肃临挑),越过焉支山(甘肃山丹东南胭脂山)五百公里,斩匈奴八千九百余人。同年,霍去病再出陇西作战,杀敌三万余人。

霍去病横穿河西走廊,如入无人之境。战后,在匈奴人的地盘上,建河西五郡,即酒泉、张掖、敦煌、武威、金城。因征伐匈奴有功,霍去病官至大司马。霍去病也由此格外受刘彻喜爱,他去前线打仗,竟自带行厨,奢靡至极。刘彻知道后,听之任之。可惜的是,霍去病英年病逝,刘彻大悲,赐其侯爵,令其子霍嬗袭封爵位。

不及封大将军,霍去病便撒手人寰。刘彻爱屋及乌,把大将军的名号,封给霍去病的异母弟弟霍光。霍光这个人,第四章咱们已说过,终生未上过战场,却得封大将军衔,且实际执掌汉室江山二十年之久。这正应了民间那句俚语,叫做:「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霍光就是那有福之人。

本节所涉诸人,转了一圈,再回到平阳公主身上,就显得特别有趣儿。平阳公主的丈夫曹寿死了,年近四十的平阳公主不肯守寡,就琢磨这朝中,可否有如意郎君。其实,公主已有属意之人,只是不好开口,便假意召问仆从:「现在各列侯之中,谁是那最贤德之人?」仆从料知公主有改嫁之意,便把「卫大将军」四个字,齐声呼出。平阳公主不好意思道:「公主下嫁昔日的骑奴,这合适吗?」仆从道:「今非昔比了。如今的卫青,姐姐做皇后,自己又是大将军。你说这朝中,除了当今皇上外,还有谁比得了卫大将军的尊贵呢!」

平阳公主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做出纳谏如流的姿态,私下去找皇后卫子夫,以撮合她与卫青的好事。此时,刘彻的生母即皇太后王氏,已去世一年,平阳公主夫丧已阕,母服亦终,故着艳服,乘车入宫。平阳公主见了卫子夫,直言不讳,说:「本公主看上皇后的弟弟卫青了,想嫁给他,不知意下如何?」卫子夫虽说是皇后,可也是由平阳公主家里走出来的人。况且,她能有今天,也多亏了这位平阳公主。卫子夫喜道:「公主说什么意下不意下的,能高攀公主,那是卫青的造化。我这里先替卫青谢过公主。」

待平阳公主离去,卫子夫把卫青召入宫中相商,卫青道:「姐姐所言利弊,固然重要,可我是有妻室的人,如何违背伦常。」卫子夫再三晓以利害,卫青这才答应,与皇家女儿结亲。之后,卫子夫方与刘彻谈起这桩婚事。刘彻心疼妹妹,就说:「大公主看上卫青,那是你们卫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就这么定了。」卫青再显贵,说穿了还是刘彻的奴才,让他娶公主,那就是抬举他。卫青不敢怠慢,把从前的女主人娶回家做老婆大人。人的命运,真的不好说。而当下最最不好说的,是卫青的原配夫人,没人知道她的处境与结局。

上之所述,还不是卫青显赫的顶峰,其人生最耀眼的时刻,是他的三个儿子封侯。要知道,卫青的三个儿子封侯时,还都是吃奶、穿开裆裤的料。这时,有个叫宁乘的待诏方士提醒卫青,说:「大将军食万户,三个儿子又都了封侯,可谓位极人臣,一时无两了。大将军不曾想过『物极必反』的话吗?」卫青皱眉道:「焉有不想?只是苦无高人指点迷津。」宁乘道:「大将军得此尊荣,并非全靠战功,更多的还是因为有个皇后姐姐。可问题是,如今你的皇后姐姐已失宠,你哪里就能常保富贵呢?」卫青恳切道:「宁先生所言极是,但愿能为卫某出谋划策。」宁乘道:「这有何难。我听说,如今是王夫人为皇帝新宠。当下,王夫人的老母亲在帝都,未曾封赏,大将军何不赠其千金,预结欢心。多个内援,多份保障,此后方可无虑也。」

卫青如梦方醒,谢道:「幸承指教,自当遵行。」遂纳宁乘为幕僚,养在府中。同时,取黄金五百两,遣人赍赠王夫人的母亲。王夫人家母得了厚赠,便在王夫人面前美言卫青;王夫人复又转告刘彻。刘彻心喜,转念又一想:「卫青没这头脑,定有高人背后指点他。」遂把卫青召来:「赠金的事是好的,但朕很想知道,是何人替你指点迷津。」卫青只好如实禀报。

刘彻求仙若渴,齐人宁乘入都,为待诏方士。这待诏方士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呢?说得好一点,是后备人才;说得准确一点,就是装神弄鬼炼丹求仙之人。这些待诏方士进京后,皇帝想起他们就用用,忘了他们便弃之不顾。日久天长,待诏方士的盘缠用完,因无人相顾,几乎沦为街头乞丐。情急之中,宁乘这才跑去给卫青支招。不料,歪打正着,惊动了刘彻,给他弄了个东海都尉干干。这是宁乘的命运线,正由低而高。卫氏一族的命运线呢?并没有因为宁乘的那一小计而改变什么。这就是中国人常说的,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刘彻晚年,也就是前九一年,后宫发生巫蛊③事件。刘彻派去调查巫蛊事件的人江充,与卫子夫、刘据(七岁时被册立为太子)母子有隙,遂借巫蛊事件陷害太子。刘据无以自明,乃矫诏逮捕江充杀之,又发宾客士卒与丞相刘屈牦等作战,最终兵败自杀,年仅三十七岁。

刘彻、刘据父子,因「巫蛊案」误判翻脸,大打出手。刘彻又遣宗正刘长、执金吾刘敢,收取卫子夫玺绶,等于把她的皇后名位给废了。卫子夫皇后把玺绶交出,大哭一场,投缳自尽。陈阿娇皇后由巫蛊被废,卫子夫皇后亦由巫蛊致死。卫氏家族,悉数坐罪。就是太子刘据的妃妾,也感到无路可逃,一并自尽。此外东宫属吏,因随同太子起兵,一律灭门。甚至任安与田仁,亦牵累其中,同日腰斩。太子刘据虽然没能坐上皇帝的宝座,但他的孙子刘询,后来成为皇帝。人的命运,真的不好说。

 

① 公孙贺,太子舍人(即门客),其父浑邪,为陇西太守,封平曲侯。后来,浑邪坐法夺封,其子公孙贺却得侍刘彻,官升太仆。

② 陈掌,陈平曾孙,虽为寻常小吏,却因长得帅气而被卫少儿看中。

③ 巫蛊,即巫术的一种。恨谁,就在木人上写下谁的名字、生辰八字之类。然后,把针扎向木人胸口及眼睛等处。一桩巫蛊活动,就此告毕。据说,这一巫术可以达到惩罚所恨之人的目的。刘彻每回生病,便疑神疑鬼,以为谁在背地里用巫蛊诅咒他。前九一年的宫廷巫蛊事件,就害死了他喜欢的太子刘据。当时,保皇党与太子党,在首都大战五天,死者数万。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人的命运不好说,卫子夫是如何成为宠妃?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