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从错误开始赏识,你的人生是否有新的起点!

《错误》是于1954 年写作的一首现代诗,当年郑愁予只有22 岁。郑愁予说这首诗合乎现代英诗的基本要件:场景、时间、人物以及戏剧效果。场景在江南,时间是3 月,里面有两个人物,一个是匆匆过境的人,一个是等待的人,戏剧效果则在最后两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但是却以江南典型物象:莲花、东风、柳絮、春帷等元素,用寥寥几语就生动描绘出一幅静美的古典中国景色。或许正是如此,虽然诗本身只有短短的数句,却充分表现出哀婉含蓄而且易感的心境。因此被许多华人读者所喜爱与传颂,让郑愁予因它而享誉两岸三地。

郑愁予分析,他说这首诗文句看似在描述爱情,其实是不折不扣的战争诗。战争诗需要一个发声的主角,例如李白写战争诗(“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 《春思》“ 雨落不上天,水覆难再收。君情与妾意,各自东西流” 《妾薄命》),手法是描叙性的,诗人代女性而写,口气像是女性自己说出来的。“ 而我是以’ 打江南走过’ 的那个角色发声。” 他表示《错误一诗“ 用了看似是爱情的调子,却另有寓意。其中多半是有政治意味的,或是因为对时局的忌讳而写,或者是个人信仰上的暗托。”  这首诗以江南小城为中心意象,以自己的母亲为原型,写出了战争年月闺中思妇等盼归人的情怀,寓意深刻。

1949 年,内战越发激烈,郑愁予和母亲辗转到了南京。他和母亲站在路边,看到运输炮火的马车在大街上呼啸而过,感到战事近在咫尺。当时国共战场已蔓延到了江南,整个情势显示,如果不往东避往台湾,他们也得往西避往四川,而不论往东还是往西,都要路过江南。因此,郑愁予在写诗时,很自然地写下了“ 我打江南走过” 这几个字。

《错误》细腻地描写了一个思妇的情感起伏。诗的开首两句统摄了整首诗的发展。「我打江南走过」一句,短速地表达了「过客」的匆匆。而「那等在季节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则以十五字之长表达了思妇在漫长的时间等待着「归人」的到来,时间是漫长的。随着季节的不断更换,莲花的不断开落,思妇的心情也随着起伏。但时间把希冀消磨了!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三月的江南是何等的美丽啊!「烟花三月下扬州」。江北的扬州尚且烟花弥漫。那江南呢?为何温暖的东风不来?为何爱人的跫音偏偏不响?这美丽的江南的阳春,这姣美的青春的容颜,难道就要这样给浪费了吗?春天需要「东风」的润泽,思妇需要归人的爱。毕竟,春帷内的容颜是要留给那人-归人看的。春天的需要东风比拟思妇渴望爱人的归来。但是两者都失望了。「不来」而「不飞」,因为「不响」也便「不揭」。作者以这一串否定性的字眼加强了思妇那种寂寞无奈的心情。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作者又再巧妙地安排对偶句。「寂寞」的城是空洞的,孤独的、沉闷的、看不见爱人归来的心好比这「寂寞的城」。但时间慢慢地流逝,希冀也给消磨尽了。开放的「城」渐渐地变成「紧掩」的「窗扉」。是本来巳经很小的希望变得更小了。思妇那失望的心情跃然纸上。

郑愁予表示,青石代表禁锢的情欲。等待爱人归来的心是炽热的,好比在红红的烈日下煎熬着的青石那样熨手。但时光渐渐地消逝了。中午红红的烈日巳变成了向晚柔和的夕阳。熨手的青石也慢慢地变得冰冷。这心也不就是青石吗?「莲花的开落」,季节的更易,思妇的心早巳变得冰冷若向晚的青石了!

此刻寂寞、无奈,孤独,以至死了的心给「打江南走过」的「我」打破了。「我达达的马蹄」带来了美丽的希望;过去的痛苦一消而逝了!但,这希望只不过是美丽的错误。这匆匆的马蹄带来的只是「过客」而「不是归人」,心再度沉寂了!我以「达达的马蹄」打破了平静。他犹如一小石无意地投进了死水,使其泛起一串串的涟漪。但「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这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死水的涟漪再变平静,思妇的心也再度寂寞了!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从错误开始赏识,你的人生是否有新的起点!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