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屋村里收藏着很多地道小店,她们像发掘宝藏般去探索。

虽然每天韶欣都很期待下班的时刻,但今天的她以特别期待的心情去希望时间快点过。少了点悔气,多了点兴奋情绪。因下班后她会和两、三熟稔的同事去吃街边美食,每次只要下班后有约,她上班时都会多分能量,脸色也比较和悦,因当天的日子不只有上班、下班及回家,还有自己的生活可过。

一到六时正,韶欣已急不及待收拾包袱及提醒同事走人。虽然她知道老板不喜欢同事准时下班,但她认为准时下班有何不可,如果员工不可以准时下班,那老板也不可要求员工准时上班。

韶欣雀跃地背上小背包,对坐在她旁的小琳轻声细语:走啦走啦!再拍拍仍在默默低头专注做事,做到天昏地暗、不知时日过的美琪。

美琪终于完成了她今天的工作,吁一口气:行啦行啦,你们先离开吧,楼下等。她没发现自己的头发十分凌乱。

小琳替三人打卡:好!

韶欣对街边的小店美食特别有情意结,她记得以前大专时期,她最爱和友好的同学们在放学后、或赶完功课后一起吃美味的烧卖、鱼蛋放松自己。虽然那时有那时的烦恼和忧虑,但对比出社会后面对职场的日子,她对读书时期还是保持着一份怀念。日子简单点,也快乐一点。

屋村里收藏着很多地道小店,她们像发掘宝藏般去探索。

入夜后天气渐凉,韶欣不自觉磨擦着双手。走着走着,韶欣对一间日式章鱼小丸子店非常感兴趣。店面非常简朴,很细小,没有坐位,只能多卖。也没有多余装饰,门面就只挂着一个红色的日式灯笼,但已经有十多人正在排队等候。

吸引到韶欣的,不是小丸子的卖相特别,或排队人流,是因为店铺只售卖章鱼小丸子一样东西而已。在这要多向发展才能生存的时代,专注只做好、做精一件事情这回事,很难得。

韶欣停了下来:不如我们试试这间章鱼小丸子?

最后她们也等待了差不多半小时,但幸好不是一人排队,有人陪伴可以聊天打发等待的时间。

刚弄好的章鱼小丸子很烫口,谨慎又细心的小琳提醒着韶欣和美琪:小心烫口,你们要吹凉点才吃。

韶欣反复吹凉小丸子,虽外层已凉,但咬下去后中间部分还是有点烫。

哎呀!韶欣很怕吃烫的食物,相反美琪不怕烫,已经可以直接把小丸子放进口中。

看着美琪大口大口、豪迈的食相,韶欣想起她的一位旧同学——雪莹,她也是不怕烫的一个女生。

雪莹同学已经结婚生子了,过着幸福、平稳的家庭生活。自从三年前大专毕业后,她们就只有半年一约而已。

长大后会分道扬镳,这是正常的人生过程,韶欣对此并没有太大的伤感。

韶欣忽然想起,雪莹也曾和她一起吃过章鱼小丸子。那是五颗盒装的小丸子,两人难以平均分配,最后雪莹让韶欣吃了三颗。虽然只是一颗章鱼小丸子而已,很小事,但韶欣觉得雪莹一直都很迁就自己。

她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半年前吧,刚为人母的雪莹虽没带小婴孩出来,但常在二人的聚会中兴高彩烈地谈起自己的女儿,脸上流露出疼爱女儿的母性光辉和喜悦,但韶欣看着、听着觉得很刺眼和不悦。

韶欣还没结婚,她不懂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一天成长是什么滋味,她只知道自己哑口无言。

最后韶欣诚实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但是怒气冲冲地说: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你的家庭生活了?我完全听不明白,为何硬要说一些我不明白的事情?

韶欣看见雪莹眼神流露着尴尬和失望,她内心也渗出后悔感,但覆水难收。往后她们的联络次数就更少了,连在手机上的沟通都变更少。

韶欣觉得雪莹是在生她的气才这样。

想起往事,韶欣想着想着,思绪已飘向远方。

美琪:喂,韶欣,你又在想什么想到入神。快吃完最后一盒小丸子啦,待你吃完我们就去下一个地方。

美琪的声音把韶欣从回忆远处引回现在。

韶欣摇摇头:喔,没什么。

韶欣!有把熟悉的女声从远处传来。

韶欣转脸看见雪莹的身影向她走近,心想:不会吧!她又不是住在这区的人。

雪莹抱着婴儿向韶欣打招呼:没想到在这遇到你。我看到杂志推介这间章鱼小丸子店,打算前来试吃,能遇见你也太好了,好幸运。

雪莹态度自然,相反韶欣则有点尴尬、不安,还好她有同事陪伴着。

雪莹望着女儿:这就是我女儿,韶欣你第一次见她真人吧?因为忙着照顾她,与你更少联络了,不好意思呀。

韶欣挥挥手:不会呀!你不用不好意思吧……看着雪莹的微笑,她的心情好像放轻了一点点,她觉得雪莹的女儿其实很可爱。

下一站,她们三人来到一间卖鸡蛋仔、铜锣烧、特色饮品的小店。这间店两旁都是空铺,夹在空铺中间,自然显得抢眼。

美琪点了巧克力鸡蛋仔,老板即点即弄,每颗鸡蛋仔内都充满巧克力酱。

吃着巧克力鸡蛋仔,韶欣又想起了一个人。读书时期,韶欣喜欢带着同学到一间很出名的小食店吃巧克力口味的鸡蛋仔。因为当时她喜欢的人——阿秋,经常光顾那间小食店的巧克力鸡蛋仔。当然不是韶欣每次去都会遇到他,但每次她都是怀着这心情和期待去吃巧克力鸡蛋仔。

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也没有变很熟稔,只是浅淡地交谈过一、两次、或打一下招呼而已。但往后每次吃鸡蛋仔,韶欣都会想起这个人,虽然他的样子及印象都渐渐模糊了。

韶欣也觉得很奇怪,他们二人之间没有什么深刻的回忆真实存在过,关系淡如水,但她就是一直把他记在心上。

今晚会再遇到他吗?像巧遇到雪莹一样。韶欣想再次遇到他,她刻意四周张望,但没有看到熟稔的身影。

美琪:韶欣,为什么东张四望呀?今晚你怪怪的喔。

最后鸡蛋仔也吃完了,她们都打算坐车回家,韶欣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只好失望而回:唉,这也没办法。

小食店的老板看见男子的身影靠近,急忙脱下围裙给他:喂,阿秋,你吃完饭啦?现在轮到我去吃啦,我饿坏了。

阿秋利落接过围裙:好啦,现在轮到我看档啦。

本文原创来自“谭嘉燕”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屋村里收藏着很多地道小店,她们像发掘宝藏般去探索。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