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他身处花花世界里,而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

未怀已经继续打了十多个喷嚏,她桌上放满了已皱成一团的纸巾堆。

她顶着通红又破皮的鼻子,继续研究从网上搜寻到的汤水食谱。

夜晚十一时了,晚风把窗纱吹起,介华还没有回家。

半小时前,在未怀拨号四次以后,她终于联络到介华。

介华用像是抑制着不耐烦的态度草草打发了她:我正在和客户应酬,你不要在这不方便的时候找我啦,我应酬完就自然会回家,就这样吧。

不等她响应,电话里头就只剩下嘟嘟嘟的冰冷声响。

未怀感受得到他不只是不耐烦,语气还带着一点保护自己的意味。就像是人感到心虚、愧疚、羞耻、害怕被人责难、又不愿承认自己的错误时,反而自己会先当起发难者的角色先发制人,好让自己心安理得一些。

他身处花花世界里,而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

未怀愈来愈少跟朋友联系,她很害怕朋友们打探他们之间的事情,就算是关心也好。连自己也想逃避的事情,根本经不起别人的打探。

过了不知多久,介华回来了,未怀躺在床上还没入睡。

介华换过家居服后,就从被子的另一边溜进了未怀身边。他从后抱着未怀,把头枕在她肩后,就像个小孩般依赖着她。

未怀突然觉得眼皮好重,睡意突然来袭。她好累……

————————————

介华走到饭桌一坐下,便下意识地把手机屏幕朝桌面放下。

你是不是结识了另一位女生?未怀冷不防问起介华。

介华喝着未怀煲的悉尼无花果汤,胃和心都正感到和暖、舒服的状态,但未怀的疑问就像是一盘冷水,令他发寒。

她竟然有胆量这样质疑他?

为什么这样说呢?你不信任我。介华挺起胸,仿佛要感到抱歉的应是未怀。

对呀,我不信任你。那你可以告诉我答案吗?未怀想为自己勇敢一次。

介华脸如死灰。

当一个人在你面前没有拐弯抹角,就这样赤裸着她对你的不信任,对双方而言,这都不是容易承受的事。

上次送你回家的男人又是谁?我都没有怀疑你呀,为什么你要不信任我呢?

还是其实你倒是希望我跟那个男人有暧昧?未怀现在每句话都如一根针,不见血地剌入介华身体里的深处。

我们明年就结婚吧!你以前不是说过想去欧洲度蜜月,我会好好安排的。介华紧紧握著未怀的手。

未怀的鼻敏感又发作了。

她没有跟介华提起过,其实她的过敏原,就是介华一直以来每个大大小小的谎言。每当介华一说谎,换来的都是未怀鼻子痕痒、不断打喷嚏的结果。

鼻敏感发作时她都会很狼狈地一直擤鼻涕,根本没心思再去理会介华,也让她有逃避的空间。以前的未怀不愿拆穿他的谎言,更不忍心拆穿他们之间已渐渐变调的爱情。

最后他都自以为聪明,觉得谎言是被顺理成章隐瞒过去,不过她还是拥有面对现实的勇气。

未怀松开手起身去寻找纸巾,她认为此时此刻,一包纸巾比爱情来得实际和可靠。

本文原创来自“谭嘉燕”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他身处花花世界里,而她的世界只有他一人。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