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这个男孩不太冷

沉静,应该睡去的夜里,可能都埋藏着人们只可独自一个人玩的小把戏。这份快乐来自那份秘密感只有自己能暗暗享受。

寒流来袭,令人有暖意小确幸就是躲在被窝里,吸取着自己散落的温度,被自己制造的小世界包裹着,与纷纷扰扰的外在世界一刀切割。被窝里的世界,也是仲淇的秘密小世界。凌晨两时,本应还在梦乡的时份,但浅眠的仲淇却睡醒了。仲淇搔搔自己凌乱的长发,灵机一闪,她把头也缩进了厚厚的纯白色绵被中。仲淇闭着眼,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稳定地像在浮空中般沉下去,轻轻的,轻轻的,沉下去。

直到,她感受到自己安然落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她才缓缓在温和明媚的日光中张开双眼。她看见熟悉的景像,她置身于一望无际广阔的草原上,这里永远都是充满生气的春天,是回暖的季节。仲淇还穿着她的粉红色波点睡衣,和白色卡通猫袜子。虽然她已经快要三十岁了,但还是保持着一份孩子气。

三年了,每次当仲淇觉得在现实世界里感到局促,她就会躲到这里来。当初她刚发现这个被窝里的世界时也很惊讶:为何我的被窝下收藏着这片森林?至今她仍然不知道,但她好好享受其中就是了。这里不只有她一人,有时候,她会遇到一位灰色短发、戴着黑帽子、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孩,他永远光着脚丫子。

仲淇与男孩偶尔会聊一下天,她知道他叫阿猛。他们会说说这阵子彼此的生活,但就是没一起追究过他们可以在此交往相遇的理由。而且更大多数时间,他们是各自在这片大草原上休息,或自由活动,晒晒太阳呀,坐着想东西呀,听听大自然的声音去放空,什么都好。再回到不可爱的现实世界时,仲淇都可以重新得到力量。

在相同空间里,彼此看见对方,却相视微笑,不作打扰,仿佛有无形的默契与交流飘散空气中。今天,仲淇再次遇见那位灰发男孩。仲淇在这里的模样会随着现实世界的前进而有所改变,但灰发男孩永远都是同一个样子,永恒不变。

注视着灰发男孩——阿猛的单眼皮眼睛,仲淇先开口:其实,我们要不要尝尝在现实世界里见面呀?她形容到好像网友见面似的。

阿猛一步一步向她走过去:为什么?在这里交往比较梦幻呀。

仲淇其实是好奇阿猛在现实世界中的样子,但她没说出口。

仲淇思索如何编一个原因才好:唔……

阿猛有着一对笑眼,笑起来眼睛弯成像月亮:还是不要啦,我们在这里见面就好了。

仲淇心里好像有点失望:嗯。保持一点点神秘的未知空间。

她有时走在现实的街上,遇见过好几位很像阿猛的男生,但最后她认真望明确一点,就会发现他们不是同一个人,只是轮廓像样,却不是真正的他。情况也像她交过五个男朋友,每次都觉得那个他就是生命中的另一半了,最后绕了一大圈,跌撞过才发现,原来并不是他。

仲淇第一次跟他说起爱情的事情:你现在有交女朋友吗?

可能三年来他们都没聊过关于感情上的事情,阿猛脸庞僵硬了一下下,但又很快回复自然:没有呀。

仲淇察觉不到,其实她心中暗喜:那之前呢?交往过多少个女友?她盘问下去。

阿猛笑笑: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奇我的感情世界,那妳又如何?

想起自己的爱情运,仲淇头上仿佛冒出一片乌云:我的爱情运太差劲了,交过五个男友,但我不是被劈腿,就是无故被说个性不合就分手了。现在我单身。

阿猛听着听着,心也苦涩起来,他知道,她的爱情霉运,可能都是他的原故。

仲淇追问:那你交往过多少个女友?她心脏跳动得愈来愈快。

他们就这样站在离对方差三步距离的对面。

阿猛回过神来,搔搔头:三个。

仲淇瞪大双眼:看你好像才二十出头,就交过三个女朋友了?每次交往时间都很短吧。

阿猛没有正面回答:嗯……

好奇心一旦打开,仲淇就收不回了:那最后一个女友呀,你是什么原因跟她分手的?她想知道更多。
回想到当天的情形,阿猛记忆犹新,恐惧感重回感官,身体不禁微微发抖起来。

仲淇见状,挥挥手:你没事吧?我们还是聊别的好了。她想转移气氛,她猜可能他落入当时分手的感伤中吧。

而阿猛一个转身,就背着仲淇没有停留地走远了。

————————————————————————————

他们再见面,是三个月后的事情了。经过上次,仲淇再望着阿猛,都有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他们并肩坐在草地上,仲淇换了一件黑色的睡衣,阿猛仍旧同一件白色衬衫。

这次先开口的,是阿猛。

阿猛的笑容很温柔,仿佛上次他们分开时是以快乐的方式结束的:妳相信宿命吗?

仲淇认真思考:我应该相信吧。世界里有注定的命运,但人也要努力去推动命运,而不是无力的只是坐下来任由摆布。

阿猛再问:那妳觉得世上真的有命中注定的姻缘,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吗?他神情显得有点紧张。

其实仲淇常常思考这问题:我现在对此很悲观,可能真的有命定的伴侣这回事,但我觉得,可能我这辈子都会单身,遇不到彼此喜欢的人了。她已经三年没遇到过会让她心动的男人了,可能这就是心如止水。

阿猛语重心长,用着不像年轻人的口吻鼓励她说:其实,一个人也可以好好过日子吧。就算单身一辈子,妳也可以精彩地過妳的人生的。

仲淇推推他肩膀,吃吃的笑:喂,不要这样咀咒我吧,心底里我还是想结婚的。

仲淇以一半认真,一半玩笑的语气说:我有时伤春悲秋时会幻想呀,可能我的另一半已在一百年前出生,又死去了。

阿猛心里泛起悲伤,但他也故作轻松:可能我也会单身一辈子呀,现在我不会觉得有遗憾,所以妳也要勇敢一个人活下去。

————————————————————————————

当时,仲淇不懂他的话,只觉得那时的氛围突然变得好凝重。

直到今天,某位同事跟仲淇聊起女生__填空__婚男友的话题,同事给了她看一则新闻报道。

仲淇看到了,阿猛的照片。这是他,这真的是他的模样。她没想到,在现实世界里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报纸的照片上。

三年前,因工作压力患上心理病的女生在家里__填空__婚男生,二十三岁,穿着白衬衫、黑帽子的男生不肯这么年轻就步入婚姻,让敏感多疑的女生发疯,大吵大闹自编故事说男生劈腿,最后,她用刀子划下悲剧。因邻居听到整个争吵过程报警而赶来的警察也无能为力了。

仲淇的眼泪夺眶而出,脑海也闪过她与他从三年前相识以来的零碎片段。

————————————————————————————

之后,仲淇差不多都要隔上好几星期才会在草原上再遇见阿猛。

他的笑容仍然温柔,又夹杂着一点点怅然。她穿回一套粉红色的睡衣,和白色卡通猫袜子。

她和他,仍旧是偶尔聊天,但太多数时间都只是相视一笑而已。

她开始会给他一个短暂而永恒的拥抱,或者坐下聊天时,把头轻轻放在他肩上。而他就会不敢动,但会破坏那一刻的安静。她知道,每一晚,她都不会、也不是孤独地睡去,因这里会有他一直的陪伴。

这里永远都是充满生气的春天,是回暖的季节。

————————————————————————————

她以一半认真,一半玩笑的语气说:我有时伤春悲秋时会幻想,可能我的另一半已在一百年前出生,又死去了。

他也故作轻松:可能我也会单身一辈子呀,现在我不会觉得有遗憾,所以妳也要勇敢一个人活下去。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这个男孩不太冷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