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
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这条项链的名字是粉红色的眼泪。

这里是海岸旁的一条小镇村落,每间独立小屋排列得整齐也密集,小屋的外墙都像穿上了一层甜美色彩的糖衣,再加上淡紫蓝色的天空色调,远看这迷幻的景色就如一幅美丽又不真实的油画,身处其中旅游的阿晨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童话的角落里。

如果可以,她想一直逗留在这里,一辈子躲在这里,就这样每天早上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配啤酒,然后骑着单车自由穿梭陌生的大街小巷,再寻觅一间别致的咖啡店悠闲地坐下来放空,晚上只坐在沙滩上望着夜空和享受微风就已经可以快乐起来……又或许,她只是抗拒重返某个令她呼吸不了的地方。


阿晨根据当地人的介绍,来到一个人潮涌挤的周未市集,场内有不少小孩都手拿着粉红色与白色混搭的气球,大人也会写意地边呷着果酒边游逛。这里的欢笑声流泻空气之中,泛起甜蜜的味道。她需要这一种快乐的气氛。
市集内众档口不只有单一种类的贩卖品,而是百花齐放,例如:新鲜调配的混搭水果酒、可爱的婴儿玩具、宗教风格的饰品、小型家庭电器、二手书籍和唱片,甚至也有塔罗牌占卜、帮忙寻找失物服务和指甲彩绘等等的档口,看似连不上边际的东西都安然共存在同一空间内。


阿晨抬头一看,天上挂着一大块好像阿拉丁神灯形状的白云,她见状马上从手织包包中掏出手机去捕捉有趣的画面,但一秒间云朵已经被风吹散开来。
阿晨漫无目的地随意跟着人潮方向,当她经过一档首饰摊位时,她被一条水滴形状的粉红色玉石项链吸引着眼球……
「这条项链的名字是『粉红色的眼泪』。虽然我们大多都是在悲伤时流下眼泪,但眼泪总能温柔安抚我们受伤的心,哭过后我们就能重新振作起来,而且能够接纳和面对自己的软弱,也是一种勇敢的表现吧。」
「这颗眼泪会指引和带领妳寻找到对妳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喔。」
晚上,阿晨坐在民宿厨房的露台里,把马尾解放下来,任由发丝凌乱。她一手把玩着项链,眼睛盯着无尽延伸的大海、和前方那遥远却明亮的灯塔光芒,脑袋回荡起摊位女老板厚实和沧桑的声线话语。


人生总有举步维艰的时刻吧,当下会非常恐惧,担忧不知自己是否能够安然跨越,但等待时间一过,不经意回头一看,才会发现原来一切困难都已云淡风轻地抛在身后。
可是人在当下进退维谷的时候,心灵总是比较脆弱亦沉重,我们害怕自己作出的决定、害怕要承担不如意的坏结果、渴望可以依赖他者的意见去指引前路,所以有时候我们宁愿相信星座运程、相信算命师、相信占卜,听从别人的安排可能还可以哄骗自己、还比较轻松吧。
阿晨忆起来,她曾经问过比她思想还成熟的妹妹一个问题:「每一天我们看似可以选择我们的人生,但事实上是什么都没得选择。我可以主动找机会去达到我的目标,但最后成功与否都要等待命运和际遇安排,不由我去选择。」
她记得妹妹老练和自若的语气:「很多事情都由不得我们去选择,这是没错,但我们可以去克服自身的弱点。我们在社会生存就是要学习克服很多厌恶性的东西,没法一尘不染,但之后我们就会成长,这都是为了成长!」


——————————————
阿晨穿着整洁的米白色套装和黑色高跟鞋,坐在陌生的接待处旁,神色暗淡地填写着个人资料。这是她这三个月来第十一次的工作面试,而之前十次的面试经验最后都被她自己搞砸了。
虽然这次已经是阿晨出社会以来第三次找工作的过程,但她仍然觉得很受挫、很不适应。谁会希望一整天都被约束在工作里头?谁喜欢花一整天时间去做不属于自己的事情上?谁会喜欢不自由、被命令的感觉?
难道一份工作、一个职位就能够代表我们整个人吗?我们的身份价值只建立于工作上吗?我们人生就是为了寻找和依附一间大公司,然后努力让自己竞争成功后挤进去,再埋头苦干、卑躬屈膝地所谓「向上爬」来换取说上嘴会好听一点的虚名,和争取在下一次求职时用到的一封推荐信吗?苦苦追求这些有又何意义?到头来不也是一场空吗?
找工作要如何是好?按兴趣和理想志向?薪水、假期多少?还是工作地点和时间?


「张晨小姐,请跟我来,轮到妳去面试了。」接待处员工面无表情板着脸,像是很疲倦地唤着阿晨。
一踏入这间公司,阿晨就觉得很不对劲。员工们都是没精打彩、毫无笑容,气氛肃静,环境又杂乱成一团。而且原本约了下午二时面试,老板却在四时才出现。而最可笑的是,之前有七间公司都是同一样子,那些老板们更用理所当然的态度去迟到。
「好想逃跑呀!」阿晨在心中力竭声嘶求救着。
「不要逃跑!人都是需要一份工作去赚钱生活的啊,这是现实!难道妳现在那份旧工作很好吗?妳不是想改变现况吗?就再尝试一下吧。」另一把理性的声音力劝她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为什么员工不可以每天替公司加班至晚上?」、「为什么员工会要求中上程度的薪水?」、「为什么员工要求公司给予福利条件?」、「为什么我们要浪费资源去培训员工,而不是你们一坐下来就懂得做事情?」坐在会议室大桌子后方的中年男老板用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双手张开,气势高涨,仿佛自己是神一般,正不断向阿晨高谈阔论著公司员工「应有的态度」,就算阿晨从坐下后除了自我介绍外都没有再说过任何话。
「九千元,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要自愿加班两小时。怎样?我给妳这个机会进来为我工作,妳何时可以上班?」最后,男老板喝下一大口清水,用着施恩的语气询问阿晨。
阿晨被他排山倒海的歪理弄得头昏脑胀,但这是她三个月来第一份成功得到的工作。如果她有骨气地拒绝,她就要继续沉沦在找工作的漩涡之中……
「答应他吧,每份工作、每一个环境都是地狱,就算另一份都会遇到同样恶劣的情况,那就不如现在答应他,免得再受找工作之苦。」阿晨感应到她胸口上那颗「粉红色的眼泪」如此跟她传话。
什么?不是说这玉石会指引和带领她寻找到最重要的东西吗?到头来这样劝她掉入深渊里面?那她要不要答应他呀?尝试过才知道结果,要勉强去尝试吗?但做这份工作明显是在浪费时间,不会令现在的生活变得更好……
「答应他吧,妳最重要是有一份安稳的工作和薪水去生存呀,而且每个人都是这样卑躬屈膝地工作的呀。」那颗「眼泪」又再怂恿她。
「但我不想做这份工作啊!」
「但妳需要改变现时的工作环境,同时需要金钱去生活,妳还是面对现实吧。」
——————————————


阿晨踏出写字楼,重重吁一口气。她除下了胸口上的项链,觉得这条项链简直是坑人的玩意。
她拒绝这份工作了,还好她顺应自己的心意拒绝了。
「你也太坑人了吧,想推我进入黑洞之中,还好我不屈服。」阿晨大力握着项链,眼框泛泪。
突然,她脚一软蹲了下来,她像被全身抽干力气般泄气起来。为什么她要这样狼狈地去找工作?阿晨用剩余的力气把项链抛到马路对面的行人路上,她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阿晨失神地盯着被砸破了一角的项链,直到有人经过好奇地把它拾起来。
「啊,不好意思,这条项链是我的。」阿晨心急地大步跨越马路,从路人手上把她的项链取回手中。
唉,真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拾回你这块坑人的眼泪。
转过身来,她看见自己身后的有机本地蔬果店的门上贴着大大张的招聘海报,上头写道:招聘店务店!如你支持本地农业、对种植蔬果有浓厚的兴趣、爱护大自然、执着自己的生活态度、不想只当个苦闷的上班族,欢迎加为我们!我们提供五天工作天和六小时弹性上班的工作模式,绝不加班,偶尔员工可以到户外农地作工作交流,或到商场摊位作宣传工作,薪水面议。
望上去好像是份很不错的工作喔,真的会这么善待员工吗?一天在工作之余还可以拥有自己的私人时间?阿晨透过玻璃门看到里面的店员都挂上满足的笑容,大概他们都工作得很开心吧。
虽然阿晨本身对蔬果没有很深的认识,这是她不熟悉又从没想过的范畴,但她一直认为会认真了解和对待植物、对食材抽丝剥茧的,都是热爱生命的人,她渴望可以成为一个对生活充满着热情的人。
她要去尝试一下这陌生的新地方吗?这里会有她需要的东西吗?
「推门进去吧,这里会有妳意想不到的收获喔。」
「好……」阿晨鼓起勇气,推开这一道带领她去新方向的木门……

本文原创来自“谭嘉燕”

赞(0) 打赏
本文由欣益奇自媒体整理编写,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欣益奇自媒体 » 这条项链的名字是粉红色的眼泪。
分享到: 更多 (0)

欣益奇自媒体|一个专做自媒体运营赚钱的博客

欣益奇自媒体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